(未完) 韓冬的性福生活 - 孫子要吃肉

鄰居的老婆偷情,鄰居被冷落
哥哥就用身體安慰鄰居
鄰居打電話來說怎麼辦老婆真的有老王
哥哥邊被弟弟幹,縮著穴,邊回沒關係他會想♂辦♂法 XDDDDDD

如果以弟弟的視角來看哥哥好渣受喔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集感覺哥哥要吃掉鄰居的老婆的情夫 好期待 XDDDD
哥哥根本腹黑渣受XDDD
但見到哥弟配覺得好甜QQ 啊啊啊啊啊啊 想1V1 QQ


《韓冬的性福生活》系列
《家裡沒大人,就要兄友弟恭》
簡介: 就是爸媽不在家,哥哥弟弟相親相愛的故事。
(忠犬腹黑攻x腹黑誘受,兄弟年下)

《偷吃傻鄰居》
簡介:韓冬發現鄰居小嵩似乎心事重重,決定用身體溫暖、幫助他的故事。
(呆傻懦弱攻x腹黑誘受)

《被知道的秘密與懲罰》
簡介: 韓冬的某個小祕密被發現了,弟弟懲罰他的故事。(嗚嗚這是什麼破簡介)
最後更新:2016.12.22

1. np,一受多攻
2. 多種cp,但確定不會有師生/父子/未成年
3. 作者的節操已經不見了,別找
4. 腦袋?好像也不見了...
5. 大家可以叫作者阿孫、小孫、孫孫,就是別簡稱孫子......


《家裡沒大人,就要兄友弟恭》
“冬,看好弟弟,家裡給你顧了!”媽媽把行李箱推出門外,爸爸接過去,揮了手,就先下了樓。
“媽!”韓振在沙發上搗鼓手機,擺手:“您老就趕快出去吧,不是已經快到集合時間了嗎?而且我都幾歲了,哪還要擔心啊。”
韓冬也把媽媽推出去,溫和地笑:“是啊,媽,趕快走吧,遊覽車不等人的。”
媽媽這才知道嚴重,趕緊叮囑幾句就急急下了樓。
“哥,”韓振走回房間去,眼睛還盯著手機:“吃飯叫我。”
“好。”韓冬意味深長地看他一眼,笑著應一聲,轉身就進廚房做飯了。
韓振剛上高一,課業目前沒啥壓力,長相俊,身子挺,人也開朗,在學校待的很不錯。哥哥韓冬今年升大三,除了上學還找了實習,雖然忙碌總是晚回家,但生活作息比起一般大學生是正常多了。韓冬身高和韓振差不多,就是瘦了些。他個性少言,所以朋友不多,忙完事情通常都直接回家裡去。
中午韓冬煮的餃子,韓振吃完就準備回房間。
韓冬叫住他:“今天沒和朋友出去?"
韓振這才抬頭:“沒有,明天要開學了就沒約。哥,你什麼時候開學?”
“比你晚兩週吧!”韓冬笑道。
韓振癟嘴,扔了句“大學真好”就又回房間玩手機去了。
韓冬收拾了碗筷,清理一番後,到廚房到了水喝。眼眸一沉,抿了唇又放開,就回房裡了。
韓冬打開衣櫃,在衣服堆裡面有一只上鎖的盒子,韓冬打開從裡面捏了一小瓶子出來。那瓶子裏面是白色的粉,韓冬回到廚房,把粉兌了水就喝下去。
已經過了晚上八點,玩著手機的青年才覺得有些餓了。
韓振走出房間,發現屋子裡都沒韓冬的影子,覺得奇怪,只好敲開韓冬的房門。
“哥?”床上的被子鼓成一團,韓振上前把被子拉開,發現韓冬面色通紅地喘著氣。
“阿振?”韓冬瞟一眼牆上的鐘:“餓了就把中午吃剩的餃子微波了吃吧,我不太舒服,就不弄了。”
韓振盯著韓冬醉酒般微紅的臉頰,一時居然移不開眼:“你是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看醫生?”
韓冬搖頭,接著面帶羞澀地把半張臉藏進被子裡:“我沒什麼事。”
韓振從沒看過哥哥這樣,他把手放在韓冬額頭上,被燙得一個哆嗦,
“這麼燙!”
“嗯~”
兩個聲音一起發出,韓振震驚地朝韓冬看,可韓冬已經用被子蓋住了整張臉。
韓振簡直不能控制自己,他一把將被子扯開,看見韓冬捂著紅透的臉,起伏著喘氣。
“哥,你到底......”
“......你真的想知道?”韓冬悄悄把被子拉回來,看見弟弟的脖子也慢慢紅了起來。
韓振吞了口水,沒有回答,只盯著韓冬看。
韓冬看著韓振,眼神誠懇:“我......身體癢。”
“哪裡?”說著韓振又把被子掀開來,卻一點不急躁。
韓冬的身體接觸到冰冷的空氣,不禁打了個冷顫。還沒反應過來,弟弟的大手掌就摸上了一個地方。
“你、你做什麼!”雖說是斥責,但韓振聽起來卻覺得媚意橫生,手收得更緊。韓冬輕哼一聲。
“哥,你不知道嗎?”韓振居然在笑。
“知道什麼?”
韓振不疾不徐地把哥哥的小棒子掏出來,驚奇地說:“哥的顏色好可愛,居然是粉紅色的!”
韓冬面色緋紅:“你快放開!”
韓振不依,開始幫他撸起來:“出來了,就不癢了。交給我。”
“嗯...你快點放......嗯...”韓冬說不出話,也控制不住地呻吟起來。
韓振眼神深邃起來,放緩手速,一隻手伸進自己的褲檔裡,把自己的肉棒也掏出來撸。
韓冬瞇著眼呻吟著,悄悄看弟弟半勃起就快半個手臂粗的大肉棒。只看一眼,就射了。
“哥,你還真快。”韓振笑道,收了手,兩只手只管撸著自己的那話兒,不時低喘起來。
那聲音聽在韓冬耳裡男人味十足,很快就被弟弟發現他的下面又硬了。
韓振哄著把兩人的下面脫的精光,面對面坐著。
韓振把哥哥拉近,韓冬只好把腿張開。兩個人互相幫忙,額頭抵著額頭喘氣。
韓冬又射了,他把頭靠在韓振的頸項邊,在他耳邊輕輕喘息。韓振的耳朵也紅的不得了,可他沒在意這個。
韓振的眼睛盯著哥哥的小穴,那裏正隨著哥哥的喘息收縮。
而且,居然隱隱冒著水。
韓振鬼使神差,伸出一根指頭,輕輕地戳進去。
“嗯...你出去......唔...”
韓振把手指插到底,小穴吸得緊緊的,拔都拔不出來。他的手指在嫩穴裡畫著圈兒,惹得韓冬輕呼幾聲。
“哥,你放鬆點,咬這麼緊,我也拔不出來了。”
韓冬不禁又把腿張得更開,嘗試放鬆搔癢的小穴。看在韓振眼裡,那含著他指頭的騷穴放鬆了又收緊,收緊的時候淫水沿著他手指滴到床單上。韓振哪裡還忍得住。
第二根手指也跟著戳進來了。
韓冬甜甜地呻吟一聲就往後躺倒了,正合了韓振的意。韓振起身把哥哥壓在身下,兩根手指在哥哥的小穴裡戳刺。
“哥,哥...”韓振的呼吸加重,不知道什麼時候加入了第三根指頭。只覺得哥哥下面的小嘴誘人得緊,不停地吸啊吸,還吐著淫水潤滑,若是用肉棒捅進去,一定舒服得要命。
這樣想著,韓振也不自撸了,只專心地戳哥哥的小穴。
韓冬捂著嘴呻吟,臀部左右搖動著想擺脫手指,卻讓手指越戳越深。韓振看他想逃,用一只手握住哥哥的腰,又讚嘆一聲:“哥的皮膚真好,腰也好細。”
韓冬渾身抖了抖,嫩穴突然死死地絞住弟弟的手指,前面高高翹起的小肉棒射了出來,竟然高潮了。
韓振又吞了口水,看著哥哥衣服上沾到的精液,眼睛紅起來。等小穴放鬆了,手指便緩緩抽出來。那小穴騷的,抽出的時候竟還緊緊縮了幾下,捨不得似的。
“哥......”
韓冬慢慢坐起來,臉上的潮紅未褪。他先低頭看著弟弟還翹老高的肉棒,再一臉無辜地看他:“你...怎麼辦?”
韓振當然不放過這個機會,他垂下嘴角可憐道:“哥,這裡好脹,換你幫我了。”
“我、我怎麼幫?”韓冬羞赧地問著,眼睛卻離不開弟弟粗大的紅色肉棒。
“簡單,”韓振把人壓倒,一手又探進韓冬的嫩穴裡,那裡緊緊地收縮,惹得韓振的肉棒又大一圈:“這裡......讓我進去......好不好?”
韓冬的回答是攬過弟弟的脖子,主動吻了上去。
韓振愣了下,一手扣住哥哥的後腦勺狠狠吻回去,兩個人唇舌交纏,韓振空出一手,扶著肉棒慢慢插進哥哥的小穴裡。
韓冬上邊的嘴被弟弟的舌頭堵著,下邊的小嘴也被弟弟的大肉棒狠操,渾身顫抖,淫聲連連。
韓振發現,韓冬的小穴又緊又軟,一下就適應了自己的大肉棒,不禁操得越發猛烈。抽的時候只留粗大的龜頭在穴裡,等小穴飢渴地收縮,再狠狠地插進去。來回數遍,韓冬都不知道被插射了幾回。
“阿振...嗯...”韓冬呻吟著,不時收縮著穴裡的媚肉,討好弟弟的大肉棒。弟弟的肉棒太大了,塞得他穴裡又脹又滿。
韓振耳邊有哥哥的喘息,下面哥哥冒水的騷穴又緊緊咬著自己不放,他突然大力地操幹幾下,操得韓冬呻吟求饒,然後終於把微冒青筋的大肉棒抽了出來,抖了抖,全都射在哥哥的衣服上。
韓冬眼裡閃過一絲可惜,但還是摟住趴在身上的韓振,兩個人都舒服地喘息著。
休息了一會,韓冬推開韓振坐了起來,“好了,我去弄晚飯吧。”
韓振跟上去,手不規矩地戳戳哥哥紅腫的小穴,那周圍還殘留淫水的痕跡呢:“哥,不先洗洗?”
“你先洗吧,我去弄晚飯。”韓冬笑道,把弟弟推去浴室,自己朝廚房走去。
韓振洗了個舒服澡,才想起自己沒拿衣服進來換,又想到自己剛才和哥哥發生了關係,家裡又沒別的人,索性就不穿了吧。
於是韓振只拿了塊毛巾擦頭髮,往廚房走去。
廚房有陣陣香味傳了過來,韓冬背對著弟弟在廚房煮湯。韓振一看,雞巴又微微硬了起來。他的好哥哥,居然就這樣穿著沾精液的衣服,光著下半身在廚房做飯。那紅腫的嫩穴就這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
該說是粗神經呢,還是太騷呢......
韓振正是血氣正盛的年紀,忍都不想忍,就晃著勃起的肉棒走過去,抽油煙機的聲音蓋過他的腳步聲,直到腰被扣住,那微微紅腫的嫩穴被粗大的龜頭插進去,哥哥才知道弟弟又忍不住了。
“嗯~做什麼呢,我在做飯......”韓冬說著,卻是沉了腰,微微撅起了屁股,讓弟弟把肉棒都插進去。
韓振以為這是哥哥的無意之舉,拍了他渾圓白皙的臀部一巴掌:“哥,再翹高點兒!”
“說了我在做飯...你不要再插了......啊嗯...”韓冬一邊拒絕,一邊又搖著腰把屁股撅得更高,讓弟弟插得更深。
韓振瞥了眼瓦斯爐上的湯,那周圍微微冒了小泡,眼看就要滾沸了。
“哥,快點,湯要好了。”說完,韓振就大力戳刺起來,狠狠地操幹哥哥紅腫的小穴,那穴肉都被操得微微外翻,又冒著淫水,聲音聽起來淫靡極了。
韓冬扶著流理臺,下半身又酥又脹,只希望弟弟的大雞巴永遠都插在自己的身體裡面。
眼看泡泡越來越大,韓振把韓冬一條腿按到流理臺上,這個姿勢讓韓冬的騷穴大開,韓振插得更深更狠,韓冬的騷穴也絞得越來越緊。
韓冬一想到媽媽平時在這裡做飯,現在自己卻被按在這裡,被弟弟的大肉棒插得欲仙欲死,淫水直流,就備感羞恥,連帶嫩穴都痙攣起來,無法控制地射了。
他想到什麼,回頭沙啞著說:“阿振,這次射進來好不好?”
韓冬的小穴收縮不止,又說這話,韓振哪裡還忍得住,肉棒抖一下,就射了出來。韓冬滿足地嘆一聲,穴裡滿滿當當。兩個人在廚房靠在一起喘息,平復心跳。
湯滾了,韓冬趕緊前去關火,這一動,韓振的肉棒“啵”一聲從嫩穴抽了出來,汩汩的精液就這樣沿著韓冬白皙的大腿往下流。
韓冬倒是專心地弄著湯水,韓振眼睛盯著哥哥吐著自己精水的騷穴,覺得肉棒又重新硬了起來。
韓冬把湯端到桌上,看見韓振一動不動,再往下瞧,羞赧地說:“我可不要了。”
韓振上前摟住他,一隻手輕輕撫摸韓冬的穴口,把一個指節探進去畫圈:“哥~你幫幫我,我好難受......”
韓冬呻吟一聲,卻沒有退步:“哥幫你,可是這次不用下邊的嘴了,好不好?”
韓振一時反應不過來:“那你要用哪裡幫我?”
韓冬舔了口嘴唇,把弟弟按在椅子上坐下,然後自己跪了下來,用嘴唇輕磨著弟弟的大肉棒。
韓振又驚又喜,肉棒立刻大了一圈:“哥!”
韓振看著自己的哥哥含著龜頭,樣子就像在吃一根好吃的香腸。韓冬的小舌頭在龜頭上畫著圈兒,不時又舔過柱身,眼睛含著霧氣朝韓振看去,韓振被那小眼神看得都快射了。
韓冬扶著韓振的肉棒,蹭著自己的臉,又把整根肉棒含進嘴裡,含到深處,韓振控制不住頂了頂,看見哥哥皺眉,興致更加高昂起來,忘我地在哥哥得嘴裡衝撞。
韓冬想退開,卻被韓振用手按著,韓振只覺得,哥哥上邊下邊的嘴兒怎麼都這麼銷魂呢。
插了數來回,韓振便顫抖著射了。手一刻沒鬆,精水全部灌進了韓冬嘴裡。精液射得急,一下就滿了出來,韓振看見精水沿著哥哥嘴角流下來,肉棒又脹了起來。
韓振卻趕緊起身拿衛生紙:“哥,你去吐出來吧,給你。”
韓冬卻只擦了擦嘴角,羞怯道:“都吞進去了......”
韓振的雞巴又慢慢翹起來,飢渴地看著哥哥。韓冬瞧見了,用手摸了摸,又聽見韓振的肚子咕嚕一聲,笑道:“阿振,等吃了飯洗完澡,上了床再說。”
韓振立刻點頭,“好!”
韓振說到做到,連韓冬去浴室清洗的時候都沒有偷襲。這天早早就收拾好了明天開學的東西,蹦上了床等著哥哥。
韓冬出了浴室,下身光著,身上穿了件白T恤。收拾一會兒,才躺到弟弟的床上。
兄弟倆身材不矮,媽媽都給他們各買一張標準雙人床,這回兩個人躺一張床上,倒也不擠。
“哥,”韓振從背後抱住韓冬,嘴巴靠在哥哥耳邊朝裡面吹氣,這一吹,韓冬打了個哆嗦,卻把人拽到床下。
“我想起來你還沒刷牙呢,嘴裡都是餃子味兒,去刷牙!”
韓振垂下肩膀:“那哥你陪我......”
韓冬拿他沒辦法,便一塊去了。韓冬給韓振擠牙膏,看那白色稠狀的東西,韓振一下就想歪了,肉棒又脹起來,抵著哥哥渾圓的臀部。
韓冬瞪他一眼,卻沒有躲閃。韓振肉棒抵著哥哥的小穴,也沒有得寸進尺地闖進去。
韓冬剛才洗澡就刷好了,這時他站在前面,從鏡子裡看弟弟刷著牙。韓振也看著鏡子,想刷得快些,牙刷進了嘴裡又抽出來,泡沫多了起來。
韓振看著進進出出的牙刷,突然想到什麼,看一眼韓冬,自己嗤地笑一聲,也不解釋。
刷完以後,韓振摟著哥哥回房間,抬手捏一把他的屁股:“爸媽出去的三天,哥都這樣穿吧,我很喜歡。”
韓冬耳朵紅了透,還是點著頭笑:“好。”
韓振開心地把人帶到床上,“以後在家都別穿褲子,哥的屁股好看,小穴也香得很呢。”
“你說什麼!”韓冬把被子蓋上,臉也紅透了。
韓振沒把被子掀開,而是鑽進去把韓冬抵在牆邊,把手指伸進韓冬的嫩穴裡,慢慢摳挖起來。
“啊嗯~不要...不要那樣......”
韓振把手伸出來,在黑暗中找到哥哥的嘴,強硬地讓哥哥含著自己的手指。
“哥,我都還沒用肉棒疼你,你就冒淫水啦。吃吃看,你的淫水好不好吃?”令韓振驚訝的是,一向羞赧的韓冬居然開始吮吸自己的指頭來,在黑暗中一邊喘息,一邊發出淫靡的水聲。
“哥想要了嗎?”韓振壞笑道,收回手,用滾燙的大肉棒拍打韓冬的大腿。
“阿振......嗯...”韓冬扭了扭身子,主動靠上韓振的胸膛,韓振唇上一暖,原來是韓冬吻了上來。
韓振既喜歡哥哥的羞怯,也喜歡他浪蕩的主動。韓振很快找回主導權,用霸道的舌頭把韓冬吻的顫抖不止。
韓振的手也沒歇著,在黑暗中摸索著哥哥的身體。從敏感的腰部慢慢滑下去,找到那個令他銷魂的小騷穴,兩根手指就毫不留情地戳了進去。
韓冬渾身顫抖,發覺韓振的手指抽插的越發猛烈。他主動掀了被子,讓韓振把手抽出來。
韓振的手指依依不捨地抽了出來,從他的角度能看見哥哥的小穴冒著好多的淫水,和自己的手指牽著絲。
看著看著,就不顧地把手指又插了進去,狠狠地用指頭操幹起哥哥來。
韓冬嬌喘幾聲,含著弟弟的手指跪趴下來,這個姿勢把屁股撅得挺翹,韓振一下就明白了,也總算把手指抽了出來,換了更大更粗的傢伙重新插進去。
韓振一挺,把整根肉棒都插了進去,感覺到哥哥的小穴正緊緊咬住自己。
韓振正享受著小穴的攪動,卻聽韓冬嬌喘:“阿振,快動......哥哥難受......”
“哥,喜歡我的大肉棒嗎?”韓振笑道,只微微抽動幾下。
韓冬受不了,自己扭起腰來,顫抖著說:“喜歡,最喜歡了...快點動...嗯~”
韓振盯著哥哥的嫩穴看,那淫浪的嫩穴正努力的收縮取悅自己,韓振從來沒想過那個溫和內向的哥哥居然會躺在床上被自己插,心裡更加興奮,也就不管不顧地抽插起來。
韓振扶著哥哥的腰,大力地操幹,操得韓冬淫聲連連,覺得後穴就快被插壞了。可是身體又舒服得不得了,恨不得韓振繼續插他,越大力越好。
韓振插得忘我,一邊賣力挺腰,一邊問:“哥喜歡誰的肉棒?”
韓冬也幾乎沒了理智,只覺得小穴舒服得緊,想弟弟更加用力地操幹自己:“我最喜歡阿振的肉棒了......嗯~阿振的肉棒好大,好舒服...”
“我也喜歡哥的小騷穴,又軟又緊,”韓振把韓冬翻過來面對自己,想看哥哥被操哭的樣子,可沒想到翻過來一看,韓冬雖是羞紅著臉,
可嘴角卻微微揚起,“哥真是騷,小穴喜歡給大肉棒填滿嗎?”
韓冬抓著床單,沒有回答,但任人擺弄大張的腿,已經暗示了韓振,想怎麼插都沒關係。
韓振眼眸一沉,調整了姿勢,開始失速地狂幹起來。
嫩穴被這樣粗魯地對待,酥麻的感覺傳遍全身,韓冬不停顫抖,又痛又滿足。
還沒適應,一條腿又被扛起來放在韓振肩上,穴口大開,媚肉被插地翻出來,又被狠狠操進去。韓冬只能呻吟不止,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韓振大開大合地操幹,大肉棒被哥哥的浪穴吸得太舒服,不知道得射幾回才捨得停下來。雞巴火燙得不行,韓振又看著哥哥額頭上的汗珠,想到什麼,把人直接就抱了起來,肉棒還插在哥哥的小穴裡。
“啊嗯~你做什麼...太深了......嗯...”韓振抱著哥哥往陽台走去,這個姿勢讓肉棒插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韓冬覺得自己快被弟弟的大肉棒給穿壞了,可穴裡撐滿的感覺又讓他滿足得不得了。
韓振停下來,拿走牆上掛著得遙控器,打開空調:“都流汗了,我們先去陽台吹吹風再進來吧。”
說完,不等韓冬反應,就把人插著走去了陽台。
這時候已經是半夜,路上沒什麼人,對面住戶的燈也都滅了。可在外面做,還是讓韓冬羞得不行,小穴不停收縮,絞得弟弟的肉棒又疼又舒服。
“哥,對面的人都睡了,叫出來也沒人聽見的,嗯?”韓振大力地由下往上抽插,韓冬不敢吭一聲,深怕呻吟被聽見。交合的喘息在靜謐的夜半裡格外響亮,韓冬羞得想求饒,扭著屁股靠在弟弟的胸膛上:“阿振...嗯...我們...我們回床上......嗯......”
哥哥性感的屁股就在自己面前搖著,浪蕩的小穴正吃著自己的大雞巴,這樣想著,韓振根本不理會韓冬的求饒,把人翻了過去朝向外,抬起他一條腿就開始狂抽猛插起來。
“啊嗯~不要......慢一點......嗯~饒了我~慢...”韓冬終於忍不住呻吟,眼裡帶著淚,屁股卻偷偷地撅得更高一些。
韓振只覺得操幹的越猛烈越好,最好讓整條街都能聽見他們交合,讓大家知道哥哥淫蕩的小穴最喜歡的就是自己的大肉棒。
韓冬射了兩回在陽台的玻璃圍欄上,渾身乏力,小穴卻不肯放鬆。他們住在三樓,如果街上有個什麼人,那很容易就會看見他們的好事。
韓振才不管這個,一把將哥哥兩條腿都抬起來,讓他下半身都只能依靠自己的大肉棒。韓振用力地幹進去,再毫不留情地抽出來,他能感覺到哥哥的浪穴正在努力地收縮,浪穴裡的淫水也飄著一股味道。用力插進去的時候,哥哥小穴裡的淫水就會被擠出來,淫蕩極了。
這時,韓冬看見遠處一家超商走出來一個人,正朝這邊走來。想著讓韓振快點滿足好回房間去,韓冬扭著腰,收緊騷癢的小穴,轉頭在弟弟耳邊說:“老公...進房裡去,人家想你在床上疼我,嗯~你說好不好...嗯...?”
韓振聞言,身體一震,居然就這麼射了。
肉棒並沒有抽出來,韓振按插著的姿勢,把哥哥帶回房裡去。這時候房間已經涼了不少,韓振把人壓在床上重新衝刺起來。
“哥,你剛剛叫我什麼?”韓振惡意地問,一邊大力地抽插,雙手扣住韓冬的腰。
韓冬被插得舒爽無比,嘴角噙著笑:“老公,老公的肉棒最粗了......”
韓振受不了韓冬言語的誘惑,差點又要射了,趕緊踩剎車,只用肉棒在哥哥的小穴裡攪動。光是這樣,韓冬便受不了地呻吟起來,腰又不規矩地扭動。
“所以哥是我的老婆嗎?”韓振按住他的腰,一把將韓冬的上衣掀起來,看見兩個挺立的乳頭,眼睛一亮:“哥連乳頭都是粉紅色的,真騷。”
韓冬扭扭身子,“老公不喜歡?”
韓振彎下腰,伸了舌頭就舔弄起兩粒小豆子,惹得韓冬顫慄不止,喘息連連,連帶小穴一邊收緊,一邊冒出腥騷的淫水。
韓振還是忍不住,放開兩個可憐的小乳頭,雞巴用力往哥哥的小穴頂了頂。
“喜不喜歡老公的肉棒?嗯?”韓振越插越大力,哥哥的小穴被蹂躪得嬌紅。
韓冬雙腿大張,甜膩地呻吟幾聲:“嗯~老公,喜歡,喜歡老公的大肉棒...又大又熱,最喜歡了嗯...嗯~啊......”
韓振把哥哥的雙腿扛到自己肩上,本能地一陣狂幹,終於在哥哥的驚呼和自己的喘息中射了出來,精液全都射進了哥哥的浪穴裡。
韓振把被子拉上,兩個人就這樣沉沉睡著了。這時候韓冬躺在韓振的懷裡,紅腫的嫩穴還含著弟弟沉睡的大肉棒不放。
韓振醒來的時候才六點半,翻開被子從床上坐起來,發現自己光著的身體,地板、床鋪上的痕跡,才想起來昨天和哥哥銷魂了一整晚。
韓振聽見廚房有聲響,心裡有些興奮,就這樣光著身子走出去。畢竟剛起,韓振的肉棒本就微微抬頭,這回看見哥哥只穿了件T恤的背影,肉棒又脹了幾分。
他走到哥哥身後,用手指摸摸哥哥的小嫩穴,發現還有些腫:“哥,會不會痛?”
韓冬扭了扭腰,屁股看似不經意地微微撅起來,“不會了,你別鬧,去刷牙洗臉。”
韓振哪能就這樣放過他,手指直接就戳了進去,在哥哥的嫩穴摳挖:“哥,我幫你把裡面的精液挖出來。”
韓冬呻吟一聲,嘴巴上說不要,但腰一沉,將屁股完全撅了起來,方便弟弟的手指進出。
韓振一隻手摳著哥哥的小嫩穴,看著小穴吞吐著自己的手指,一邊冒著騷水。另一隻手撸著自己的肉棒,又不時用大肉棒拍打哥哥的臀部。
“阿振...今天...今天早上我自己都清了,你別再挖了......嗯...阿振...”韓冬扭著腰拒絕,可韓振的手指卻越摳越深,還伸進了第二、三根指頭。
韓振的手指抽插的越發兇猛,韓冬覺得自己就快被這三根手指生生插射了,只好用力推開韓振,紅著臉道:“別鬧,刷牙去!”
韓振悻悻地收了手,卻又拉起哥哥的手:“哥,你也一起。”
韓冬的確也還沒刷,便順從著一起去了。
韓振拿了牙刷,卻沒有沾牙膏,韓冬不明所以,就自顧自地先刷了。
“哥,這裡也得刷!”身下突然一陣騷癢,居然是韓振用牙刷騷刮哥哥的小穴。
韓冬被搔得戰慄不已,一邊刷牙一邊呻吟,韓振看見哥哥的小嫩穴痙攣般地不停收縮,穴口變得鮮紅欲滴,覺得自己的大肉棒又要忍不住了。
那小嫩穴的騷水都沾滿了牙刷,韓冬的臀部不能控制地顫抖,韓振站起身,正把肉棒抵住哥哥的小穴,卻感覺到哥哥猛地抖一下,居然射了。
韓振抱緊哥哥,覺得哥哥敏感得可愛極了。可韓冬卻冷了臉,把韓振甩開,自己去了廚房繼續做飯。
韓振和身下直挺挺的雞巴,頓時都垂了下來。
韓振跟上去,哥哥卻理都不理他。
等吃過飯,韓振主動摟住收拾碗筷的韓冬:“哥,你別生氣,你的小穴那麼可愛......”
韓振看見韓冬的耳朵鍍上一層粉色,知道他不是真生氣,就再哄:“難道哥哥不要老公的大肉棒了?嗯?”韓振的手指探到哥哥的嫩穴口,卻只是在周圍畫著圓,遲遲不插進去。
韓振故意掠過哥哥的穴口,隱隱感覺到哥哥的小浪穴又忍不住地收縮,而且已經濕得不成樣子,便又開口:“哥......老公的肉棒就在這裡,你的小穴餓了,老公隨時都可以餵飽你,好不好?”
韓冬不禁扭了扭身體,可那邪惡的手指就是說什麼都不插進來。韓冬只好紅著臉說:“等、等你回來,小穴要大肉棒......”
韓振高興地應一聲,手指齊根插入了哥哥的小浪穴,和著小穴的淫水,發出淫靡的水聲。
韓冬呻吟幾聲,還是把人給推開:“七點了,再不出去要遲到了。”
韓振努嘴,拍拍哥哥的屁股:“知道啦。”
韓振整理好,在玄關穿鞋,韓冬到門口送他,下身仍然精光著。韓振撇一眼哥哥的臀部,知道那個銷魂的小穴一定還流著騷水,再看看自己平息不下來的雞巴,突然就站起來,把褲子的拉鍊拉下來:“哥,我受不了......”
韓冬別過頭去,韓振拉住他的手,按著自己的下面:“哥......快點...”
韓冬的臉紅了透,韓振把人按到玄關的鞋櫃上,“哥,快點,不然我會遲到的。”說完用肉棒頂了頂韓冬流著騷水的小穴。那兒濕滑的,如果不是一股作氣,肉棒還頂不進去。
韓冬把屁股撅起來,好讓韓振扶著自己的腰,把肉棒一口氣插了進去。韓冬吸了口氣,又忍不住呻吟起來,後面韓振忘我地操幹,前面韓冬扭著身子用騷穴討好弟弟的大肉棒。
兩個人就在家門口,昨天爸媽離開的地方,忘情地交合。韓冬把弟弟的肉棒夾得又疼又舒服,韓振把哥哥的小騷穴插得淫水四溢。
韓振又扶著韓冬換了方向,讓他趴在大門上,然後再瘋狂地插起來。韓冬的身體抵在大門上,隨著弟弟的律動,門發出吱吱啞啞的聲音,好像就快塌了。
韓冬呻吟一聲,終於射了。可韓振還不滿足,抬起哥哥的一條腿,讓嫩穴大開,再一陣狂幹。
韓冬渾身酥軟得受不了,只好故技重施,回頭用可憐的眼神說:“好老公,嗯...快點...老公的肉棒好大......嗯啊...”
這話惹得體內的肉棒一抖,終於噴出精液來。
韓冬不顧小穴裡滿滿的精水,趕緊拿衛生紙清理韓振的東西,還幫他拉上褲子:“快去上課,要遲到了。”
韓振抱住哥哥,給他一個再見吻,手卻不規矩地揉捏韓冬的屁股,小穴經不住,白色的精水流了下來。
“哥,在家等我。”

--------------完-----------------
《偷吃傻鄰居》
韓振走後沒多久,韓冬便換了身衣服去買菜了。
出門的時候在樓梯間遇到住樓上的小嵩。小嵩身上還穿著上班的西裝,可現在才不到十點,居然就回家了,手上還拎著一杯柳橙汁。
小嵩看見韓冬,只尷尬地笑幾聲,韓冬主動打招呼:“小嵩,這麼早?”
小嵩點點頭:“啊、對啊。”便往樓上去,不想卻跌了一跤,手上的柳橙汁被打翻,濺了一大片在寒冬的衣服上。
“抱、抱、抱歉,我、我幫你拿回去洗吧!”小嵩一邊拿衛生紙清理地板,一邊跟韓冬道歉。
韓冬看他一眼,朝他笑笑,就回屋子裡換了衣服,把髒的衣服給了小嵩。
小嵩趕緊上了樓,韓冬能聽見他開門的時候,老婆不敢置信地深吸一口氣,聲音尖銳:“真的沒辦法了嗎?!還有這衣服是幹什麼?”
韓冬知道這小倆口最近常吵架,女的不找工作,只想靠著老公生活。那對街賣的現榨柳橙汁,是女人最喜歡的飲料,每天小嵩都會給女人帶一杯回去,不知道是不是要討好她。小嵩性格懦弱,工作上似乎也常被欺壓,所以總是不太順利。
韓冬只意味深長地朝樓上看一眼,就出去買菜了。
回家之後,韓冬換上一件短褲。那短褲把他渾圓的臀部包得又挺又緊實,然後他又到房裡打開衣櫃的小箱子,拿出小瓶子,把白色的粉末加進水杯裡。
電鈴不久便響了起來,韓冬從貓眼一看,果然是小嵩。他打開門,朝小嵩溫和地笑:“怎麼了?先進來吧?”
小嵩縮著肩膀,半推半就地拖鞋進了屋子:“我、我就來還你的衣服,剛剛真是對不起。”
小嵩住在公寓的五樓,比韓冬大不了幾歲,是社會新鮮人。小嵩比韓冬高了半個頭,但身材不壯碩,還時常垂著頭縮肩膀,於是整個人看起來比韓冬還瘦小。
而且因為性格的關係,又早婚,臉上泛著黃,看起來竟比韓冬大了不少歲。
韓冬接過衣服,朝他溫和地笑,把水杯端到他面前放好:“先喝口水吧,我看你這麼早就下班,是不是有什麼事兒?”
小嵩順從地喝了口水,看一眼韓冬,又搓著手說:“我、我沒什麼事,就是工作不太順利...”
韓冬坐到他旁邊去,小嵩覺得似乎有點太靠近了,但如果往旁邊移,似乎又對別人不大禮貌,索性就不移了,反正、反正那人的味道也挺好聞的。
等等,我在想啥?
小嵩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驚訝都表現在臉上。但韓冬裝作沒看見,又哄著再讓他多喝幾口水。
“你黑眼圈很重,”寒冬說著,抬手用拇指幫小嵩的眼窩按摩起來,“工作是不是很累?還是家裡遇到什麼事了?”
小嵩被嚇得一愣,又趕緊回答:“沒、沒什麼...”
韓冬朝他一笑,按著他把人轉側身去,接著就幫小嵩按摩起來:“我看看你肩膀硬不硬就知道了。”
小嵩想拒絕,但身心的疲憊,還有韓冬有力的手指,溫柔的笑,都讓他不禁沉迷,一點也不想反抗。
“很硬呢,”韓冬一邊按著,一邊朝小嵩的下身看去,那裡果然慢慢立了起來:“你工作一定很累吧,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小嵩把剩下的水喝光,終於鬆口:“我被裁員了,其實幾天前就有預感,小霜不高興,天天纏著我吵鬧,唉......”
韓冬用同情的語氣說:“這樣啊,那你回家不也沒辦法休息了?”
小嵩點點頭,渾身都放鬆下來,卻覺得有些燥熱:“是啊,可也沒辦法,小霜的個性就是這樣...”
“那......我幫你吧?”韓冬坐到小嵩的正面,在小嵩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手抓住了他褲頭挺立的帳篷。
小嵩想拒絕,又突然覺得舒服得不行,結果還是半推半就地讓韓冬把自己的褲子給脫了。
韓冬把小嵩的肉棒掏出來,心想這肉棒短了點,但還很粗,不知道插進來是什麼感覺。想著想著,就覺得自己的小穴也熱了起來。
那邊小嵩還楞楞著,過了會兒才驚叫道:“你、你幹什麼?”
雖然說著拒絕的話,但小嵩難堪地發現,自己的肉棒在鄰居的撫摸下,居然變得越來越硬。
“發洩了,心情就會好點了。”韓冬在小嵩半信半疑的目光下,毫不客氣地低頭舔弄他的雞巴。
小嵩的龜頭又挺又圓,韓冬舔得愛不釋口,又不時對震驚中的小嵩眨眨眼。
韓冬用小嵩的雞巴磨蹭自己的臉,小嵩又驚又舒服,不知道該抵抗還是接受。韓冬接著把小嵩的肉棒全根含進嘴裡,小嵩差點嚇得退開,這時韓冬呻吟一聲,生生又把小嵩釘在原地。
韓冬能感覺到,小嵩顫顫巍巍地,悄悄晃動起腰來。
果然不久,小嵩的動作越來越大,他紅著臉,就在鄰居的客廳,用自己的粗肉棒操幹起鄰居的嘴來。
韓冬被操得呻吟不止,感覺到小嵩的肉棒在自己的嘴裡抖了一下,接著噴出了濃稠的白液,一些還溢出流到了地上。
小嵩脫力地倒在沙發上,韓冬抽幾張衛生紙,背對著小嵩,跪下來清理地板。
韓冬能感覺到小嵩的視線,雖然懦弱,可是滾燙著呢。於是韓冬悄悄地撅起屁股,慢慢地擦地,等撅得胸口都快碰地了,才感覺到一隻手輕輕地撫摸自己的股間。
“小冬......你的這裡怎麼濕了?”小嵩的語氣裡充滿了愧疚,可韓冬瞥見他的肉棒還是慢慢地挺立起來。
韓冬回頭專心擦地:“沒什麼的。”
小嵩卻醉酒般地追問,韓冬穿的卡其色短褲,股間那塊明顯的很。
“你、告訴我,這裡怎麼濕的!”小嵩聲音大起來,像篤定自己要賠罪的語氣。
韓冬只好拉著他站起來,把小嵩的手按在自己的腰間:“如果你想知道的話,就幫我脫...”
小嵩想也不想,就把韓冬的短褲給扯了下來,韓冬沒穿內褲,趴到沙發上,把屁股撅起來,大方展示自己的小嫩穴。小嵩著魔般地用手戳了戳韓冬的小穴,感覺到小穴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小嵩......我知道你的肉棒還硬著呢,”韓冬用手把自己的嫩穴撐開,露出裡面冒著淫水的媚肉:“進來這裡,你會更舒服...”
“真的嗎?”得到韓冬的肯定後,小嵩便把早就火燙的肉棒連根插了進去,兩人頓時都滿足地嘆一聲。
小嵩也是個男人,憑著本能就開始戳刺起來。鄰居的小嫩穴夾得他欲仙欲死,家庭、工作的煩惱都被拋得遠遠的。
而且那小嫩穴又騷又浪,自己會冒淫水,邀請肉棒插得更深更深。韓冬在前面呻吟不止,小嵩也不再顧忌,用力地抽插起來。
韓冬還記得跟弟弟的約定,可他的小浪穴等不了那麼久,它需要更多的肉棒來填滿。
小嵩又射了一次,可肉棒又慢慢地挺立起來。小嵩驚詫地想,自己怎麼會這麼浪蕩的,心裡自卑起來。
但韓冬沒有給他自卑的時間,只溫和地說:“小嵩,沙發太軟了,我們去桌上好不好?”
小嵩不敢答應,他直覺這樣是錯的,可是下面的傢伙硬得不行,一股邪火急著要發洩。韓冬便拉著他的手,自己躺到玻璃桌上,雙腿大開。
韓冬見小嵩想靠上來又不敢的樣子,只好故意呻吟一聲,用手再把沾著精液的嫩穴撐開。
“小嵩~快點......”
小嵩還是忍不住,提著肉棒又捅了進去。看著自己的精液從鄰居的小嫩穴被擠出來,小嵩的肉棒情不自禁地又脹大一圈。
小嵩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肉棒可以變得這麼粗大,一時又發起愣來。韓冬後穴騷癢不已,自是不想再等,扭了扭腰,把小浪穴收緊:“恩~好小嵩......快點,小穴想要你的大肉棒...嗯~快...”
小嵩頭腦一熱,開始動起來。
兩個人上衣整齊,下半身卻脫個精光,劇烈地交合。小嵩的肉棒在鄰居的嫩穴裡衝刺,只覺得和老婆洞房都沒這麼暢快,肉棒脹得不行,小嫩穴又緊又有彈性。這樣想著,小嵩不禁越幹越用力,一邊粗喘起來。
韓冬被頂得差點掉下桌子,又被小嵩一把拉回來。小嫩穴又脹又滿,韓冬簡直愛極了小嵩發洩似的頂弄。鄰居的肉棒在自己身體裡橫衝直撞,插得韓冬淫水和眼淚都流個不停,又不時抽搐顫抖。
低吼一聲,小嵩又射了出來。小嵩精液不多,但很濃稠,堵在小穴裡,一時半刻流不出來。
韓冬坐起來,小嵩只愣愣地看著他,有些不知所措。韓冬拉著小嵩的手,讓他摟著自己,然後一隻撫慰小嵩又慢慢翹起來的肉棒,一邊把唇瓣靠在他耳邊:“小穴還癢,我們去房裡好不好?”
小嵩直覺要退步,可韓冬把他拉住,半哄半強地把人帶進了臥室。
韓振的臥室。
韓冬還沒來得及清裡昨晚的痕跡,想著和小嵩結束以後一起清理吧。
走著走著,小穴裡的淫液就慢慢流了出來,像口水一樣吊在微微紅腫的穴口,隨著動作搖來晃去,看得小嵩雙眼發直,雞巴燙得不行。
韓冬趴在床上,呼吸都是弟弟和自己歡愛過的味道,又想到現在後面是另一個陌生男人,就不禁縮了縮嫩穴。
小嵩被誘惑得腦袋暈呼呼,扶著自己滾燙的雞巴,卻不知道該不該插進去。雙眼盯著那冒著騷水的小浪穴,鄰居正扭著腰邀請自己呢。
想著剛剛自己用肉棒插了這麼久,怎麼也不差這一會兒吧!於是小嵩終於戰勝心裡的罪惡感,提槍上陣了。
韓冬感覺自己空虛一陣的小穴終於又被撐滿,滿足地呻吟起來。一邊還扭著腰:“小嵩,快動......人家好癢~”
小嵩聞言,順從地動起來。肉棒被小穴絞得舒服極了,不禁抽插地越發猛烈,床鋪發出嘎嘎的聲響,都被兩人的喘息蓋了過去。
韓冬顫抖著抓著被單,湊到鼻子下聞,都是自己和弟弟腥臊的味道。想著自己現在就在弟弟的床上,被鄰居猛烈地操幹著,就覺得又羞愧又興奮。小浪穴突然就流出更多淫水,同時又把小嵩的粗肉棒夾得更緊一點。
小嵩的喘息越發粗重,韓冬被操得顫慄不止,終於先射了出來。
“小嵩的肉棒又粗又大,人家好喜歡......”韓冬回頭說著,一面舔了嘴唇。小嵩臉一紅,只低頭繼續操幹起來。韓冬感覺得到小嵩的力道越來越猛,便配合地大聲呻吟起來,不時扭著腰,讓肉棒用不同的角度插進來。
小嵩被刺激得不行,抱著韓冬的腰,開始失速狂插起來,終於被鄰居顫抖不已的小浪穴給夾射了。
兩個人累倒在床上喘著氣,小嵩的理智慢慢回籠,恐慌和懦弱爬滿了整張臉。他看一眼自己終於頹軟的肉棒,再看一眼韓冬隨著呼吸收縮的小穴,那裡滿滿的都是自己的東西,現在流到床單上,肯定擦也擦不乾淨了。
正要道歉,韓冬卻摟住他,溫柔地說:“小穴被小嵩的肉棒插得好舒服......”
兩個人面對面,韓冬溫熱的喘息就噴在小嵩的鼻樑上,小嵩覺得自己鼻樑燙得不得了,似乎就要流下鼻血,於是只呆呆地應:“我、我也很舒服。”
韓冬朝他笑,“那就好了,把家裡和工作上的不愉快,現在都忘掉吧。”
小嵩點點頭,覺得肩膀上那些大石頭,真的都慢慢被卸了下來。突然唇上一熱,居然是韓冬湊上來吻住了小嵩。
小嵩也回吻過去,兩根舌頭來回頂弄,交換唾液。韓冬忍不住呻吟出聲,拉著小嵩的手,戳進自己濕熱的小穴。
“人家又癢了......要小嵩的大肉棒......嗯...”說完,又可憐兮兮地望著小嵩。
小嵩愣了一會兒,便主動用手指在韓冬的浪穴裡戳刺。韓冬一邊顫抖一邊甜膩地呻吟,小嵩身體一熱,知道肉棒一定又硬了。
韓冬卻比他更快反應,用手撫慰著小嵩挺翹的雞巴。小嵩滿足地喘氣,手指動得更加勤快,插得韓冬渾身顫抖,雙腿控制不住地夾緊。
韓冬小穴的淫水流得到處都是,腥臊的味道卻讓人更加興奮。他把小嵩拉起來,讓他坐著,自己則撐開小穴,對準小嵩的粗肉棒慢慢坐下去。
小嵩沒試過這姿勢,只覺得肉棒進到了很深的地方,小浪穴夾得他舒服得不得了。韓冬扭腰,讓雞巴在小穴裡攪來攪去,又甜甜地呻吟幾聲,摟著小嵩就自己動起來。
自己現在正在鄰居家裡,肉棒在鄰居的小浪穴裡進進出出,插得鄰居顫抖不已、浪叫不止。小嵩只覺得自己從來沒這麼快活過,不禁悄悄地自己動起來,接著越頂越用力,他都能看見鄰居小穴裡的媚肉翻了出來。
小嵩摟住寒冬的上半身,感覺鄰居用他的小浪穴討好自己的大肉棒。韓冬被插得淫水直流,覺得小穴又痛又舒服,不禁哼哼道:“小嵩的肉棒、又大又粗,嗯~啊~小嵩......”
小嵩聽了,開始全力抽插起來,把韓冬操幹得說不出話,只能隨著自己的肉棒起伏。韓冬掌控不了身體的起伏,便把舌頭探進小嵩嘴裡,讓小嵩把他上邊下邊的嘴巴都堵上。
韓冬嚶嚀一聲,小嵩聽了興致更加高昂起來,努力往上頂一頂,韓冬被弄得眼神渙散,只能把身體完全靠在小嵩的身上。
小嵩死死抓著韓冬緊實的臀瓣,在那上面留下淡淡的指痕。韓冬全身都在顫抖,只覺得越痛快感就越強烈。
他抱住小嵩的頭:“小嵩、肉棒再插深一點......對、嗯~好深...小嵩的肉棒要把小穴操壞了...啊嗯......”
小嵩不斷地撞擊,又把韓冬的臀瓣往外扳,想插得更深一點。韓冬只覺得小穴裡的肉壁被大肉棒磨得快破了,覺得有些害怕,可又同時希望肉棒再戳得更用力些。矛盾地想著,浪穴也努力地收縮著按摩大肉棒。
雞巴被寒冬的小穴緊緊含著,小嵩終於忍不住開口:“小冬,真的喜歡大肉棒?”
韓冬扭扭腰,“喜歡,最喜歡了。小嵩的肉棒那麼大、那麼粗,最喜歡了......嗯~”
聞言,小嵩終於忍不住地瘋狂挺動起來。感覺到小浪穴冒出好多騷水,怎麼捅都不會破。
這時候韓冬全身都軟在小嵩身上,小嵩把韓冬抱緊,大肉棒猛烈地插進嫩穴裡,騷水流得到處都是,抽插的時候還發出嘖嘖的水聲。
小嵩的雙眼泛紅,手上的動作也更粗魯,不僅扒開韓冬的臀瓣,還用力揉起來。韓冬打了個哆嗦,小穴不停冒水,床單上已經有明顯的水漬。
“小穴、小穴受不了了......小嵩的肉棒插得人家受不了...”韓冬抓著小嵩的上衣開始求饒,小穴痠麻得彷彿不是自己的了。
小嵩一邊努力操幹,一邊疑惑道:“你剛剛不是說很喜歡的嗎?”說著,竟把衝撞的速度慢了下來。
這一慢,韓冬的小騷穴就空虛得不得了,一邊蠕動臀部,使勁地收縮吸吮肉棒,希望大雞巴再多動動。
“不要停...唔嗯~對,人家最喜歡小嵩的大肉棒了,不要停......”
小嵩不明所以,總之又開始大力操幹起來,把韓冬插得微微抽搐。韓冬嚶嚀一聲,就顫抖著射了。
精液都射在小嵩的衣服上,韓冬用酸軟的手指抹了一點,在小嵩驚訝的目光下,放到嘴裡吸吮起來。
小嵩本想阻止,說出口的話卻變成:“好、好吃嗎?”
韓冬扭了扭腰,提醒小嵩的肉棒不要停,又朝他靦腆一笑:“好吃......”
小嵩愣了會,就這樣把一股一股地射了出來,緊擁著韓冬喘息。
韓冬幫小嵩把褲子穿回去,小嵩的襯衫是白色的,精液的痕跡擦不掉卻也不顯眼。韓冬把人送到門口時,小嵩還沒回神,但臉已經紅了透,羞愧地不停道歉,只差沒跪下去。
韓冬一邊撫摸他的背,一邊柔聲道:“不要緊的,我也很舒服。難道你不喜歡嗎?”
小嵩下意識就搖頭,臉又更紅了,像要滴出血來。韓冬倒了杯水給他,自己到旁邊把褲子也穿上。
“我送你回去吧,”韓冬拉著他的手走出去,笑道:“免得你又跌跤了。”
小嵩羞赧地點頭,不知道是覺得自己沒用,還是高興的。
上了五樓,韓冬瞧小嵩拿著鑰匙卻遲遲不開門,發現他的手微微顫抖,像在害怕。
這公寓一二樓住著幾個老婦人,喜歡嚼些八卦,說得又大聲。韓冬就聽說小嵩的老婆,也就是小霜,是個兇悍的女人。河東獅吼,憑小嵩這性格,害怕是一定的。
韓冬也不逼他,就拉過他的手,溫柔地吻上去。接著唇瓣從手背吻到手心,再移到小嵩的嘴上。小嵩面色震驚,可經過了剛剛那段,已經適應不少,也顫抖著回應起來。
兩個人就在公寓的樓梯間裡親吻著,小嵩緊張得不得了,可舌頭就是停不下來,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下面又慢慢堅硬起來了。
韓冬早就發覺,手伸下去,輕輕地替小嵩揉捏起來。小嵩舒服地舒了口氣,那喘息聲在公寓狹窄的樓梯間內引起回聲,嚇了小嵩一跳,肉棒險些軟下去。
韓冬看出小嵩心裡的掙扎,便咬住他的耳朵:“小嵩,人家的小穴又癢了...你幫幫我好不好?”
小嵩一聽,肉棒就慢慢站了起來,他自己沒發覺,還想推拒,可韓冬早看出來了,手上使勁,惹得小嵩一陣顫抖,喘息也變得粗重。
韓冬幫小嵩掏出滾燙的肉棒,龜頭又大又硬,而且還微微冒著水,韓冬輕笑一聲,在小嵩耳邊說:“小嵩的肉棒又變得這麼硬了,是不是喜歡人家的小穴?”
小嵩已經忍不住,便實話實說:“喜、喜歡。”
韓冬也不欺負他,把自己的褲子褪下一半,露出還微微紅腫的小嫩穴。這回才剛過中午,外面的陽光投進來,小嵩能看見那小嫩穴邊還沾著自己的好東西,星星點點的,淫蕩得很。
韓冬背對著小嵩,撅起屁股,讓小嵩能看清楚自己又在冒水的小騷穴:“小嵩,快點進來......”
那邊小嵩還在猶豫不決,可肉棒脹得放不進褲子裡去了,能怎麼辦,這唯一的出路,就是面前鄰居淫蕩的小穴啊!
“快點兒......”韓冬扭動臀部,用屁股挑逗小嵩翹得越來越高的大肉棒,“再不快點,你老婆又要罵你了...趁現在樓梯間沒人,快點兒...”
小嵩很快就被說服了,扶著雞巴就捅了進去,韓冬滿足得嘆一口氣,一邊扭腰催促。
小嵩從來沒想過,有一天他會背著老婆,在隨時可能被發現的家門口前,用肉棒操幹著鄰居浪蕩的小騷穴。
韓冬低低地嬌喘,感覺小嵩的肉棒在自己的小穴裡橫衝直撞,小穴的肉壁一陣一陣地顫抖,感覺小嵩的肉棒又脹大了一圈。
隔著一扇門,小嵩的老婆就在裡面,可她不知道,自己的老公跟鄰居就在門外交合,那鄰居正用騷浪的小穴咬著自己老公的大肉棒,而老公把鄰居按在牆邊,用大肉棒狠狠地操幹。
肉棒猛烈地挺動,韓冬忍不住要呻吟,又捂著嘴忍下去,小浪穴不停收縮,扭著腰,想讓大肉棒插得更深、更猛一點。
小嵩扣著韓冬的腰,下身猛力衝刺,韓冬的浪穴夾得他又疼又舒服,堅硬的肉棒不禁就插得越發猛烈。
他覺得家裡的大門就是鐵籠。進去了,就要面對每天把他罵得狗血淋頭的小霜,不進去,就可以在這邊,用自己滾燙的大肉棒操幹淫蕩又溫柔的好鄰居。一邊是可怕的妻子,另一邊是溫柔的小浪穴,叫他怎麼捨得就這樣回家去?
突然,樓下的鐵門被打開了。
兩個人都是一愣。韓冬聽見那人似乎提著不少塑膠袋,腳步蹣跚,便繼續扭了扭腰,小聲地催促:“繼續......小穴癢...”
小嵩顧不得思考,又重新抽插起來,但因為緊張,小嵩也不敢挺得太猛烈。韓冬不滿地把屁股撅得更高一些,小浪穴也用力地夾緊不聽話的肉棒。
“你放心,”他輕聲地說:“那是住二樓的太太,她不會上來的。”說完,又晃了晃臀部,要小嵩的肉棒再用力一點。
小嵩聽了,便緩慢而用力地操幹起來。兩個人就這樣戰戰兢兢地,等到婦人終於“啪”的一聲,關上了家裡的鐵門,兩個人才真正地放鬆下來。
韓冬的小穴早就空虛得不行,淫水都沿著大腿流到褲子上了。他呻吟一聲,用手扳開自己的臀瓣,朝小嵩眨眨眼:“快點兒...人家想你的大肉棒用力...插進來......”
小嵩愣了會,便重新猛烈地頂弄起騷穴。肉棒插得小穴又酥又軟,小穴夾得肉棒又疼又爽。
“小嵩的肉棒插得人家好舒服......”韓冬朝他笑,小嵩更用力地往嫩穴捅去,硬挺的龜頭在小穴裡面肆無忌憚地闖。
兩個人的喘息聲越來越粗重,這時,小嵩家裡的門卻突然打了開來。
連褲子都來不及提,韓冬拉著還愣在原地的小嵩往樓上跑。公寓最高的樓層就到五樓,上面門打開就是頂樓,一般不會有人去。兩個人就藏在通往頂樓的樓梯間裡,小嵩心臟狂跳。
小嵩的家裡走出來兩個人,女的韓冬認得,就是小霜。另一個男人倒是面生,可能不是這公寓裡的人。
韓冬藉著微弱的光,看見小嵩有些頹軟的肉棒,忍不住用手幫他撸了撸。小嵩嚇一跳,正要推拒,韓冬卻指了指樓下,讓他專心看著老婆。
小嵩雖然聽話地往下看,肉棒卻慢慢地硬起來。韓冬用手感受著,小穴濕熱得不得了。要不是顧慮到小霜潑辣的脾氣,他就要讓小嵩不管不顧地立刻操幹自己。這樣想著,騷水又流了下來,小穴空虛地縮幾下,渾身騷癢難耐。
小霜身材火辣,此時掛在陌生男人的身上,兩個人忘我地熱吻。
“阿墨,你真的要走了?再陪人家一下嘛......”
那男人寵溺地笑,“等會兒你老公回來就不好了,我改天再來找你,好嗎?”
小霜又吻上去,拉過男人的手放在自己腰上:“高小嵩那傢伙又笨又懦弱,還是阿墨好,人家的腰到現在還痠著呢。”
小嵩驚詫地張大嘴。韓冬的手沒有停,所以小嵩面上難過,但身下的雞巴卻是脹得又大又硬。
男人還是離開了,小嵩看著小霜在門口望著男人離去的方向,突然就疑惑,這人真是自己的老婆嗎?
越想越氣,韓冬見了,便輕聲在他耳邊說:“別氣了,她這個樣子,正好抵銷我們今天做的事,你說對不對?”
小嵩愣了愣,覺得似乎有點道理。
韓冬又說:“小嵩...人家的小穴讓你用大肉棒出氣好不好?”說完,拉著小嵩冰涼的手指去捅自己的小穴。
“好、好濕。”小嵩下意識地說。
韓冬靠在他耳邊:“濕的,大肉棒才好進來。小嵩...插進來好不好?”
小嵩不甘心地看著自己的老婆,扣住韓冬的腰,一鼓作氣地就把肉棒捅進去。韓冬悶哼一聲,幸好那頭小霜已經關上了門,沒聽見。
“小嵩,別生氣,人家的小穴都給你...嗯......”
小嵩洩恨般地大力抽插起來,韓冬被插得說都說不出話來,小穴頻頻收緊,又被大肉棒操得不得不鬆開。
“小嵩,再用力一點......嗯~好棒,小穴最喜歡小嵩的大肉棒......”
韓冬輕呼一聲,顫抖著射了,小浪穴也跟著一縮一縮地收緊。小嵩的肉棒被夾得受不了,也抖了抖,射了出來。
小嵩的肉棒還沒抽出來,韓冬突然感覺到幾滴滾燙的東西落在脖子上,回頭一看,居然是小嵩哭了。
韓冬就著被插入的姿勢,攬過小嵩的頭,把嘴唇湊上去。兩個人接吻了好一會兒,小嵩才停了眼淚。
“小嵩,你回家去,要好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小嵩點點頭,把肉棒抽出來。看見韓冬的小穴變得更腫了,自己的精液還在裡面,小穴的媚肉沾著點點白色。
小嵩愧疚地說:“對不起,我不會把今天的事說出去的。”
韓冬點頭,又溫柔地拍他的背:“如果小霜和那男人是真的,你告訴我,我幫你想辦法。”
小嵩感激地道謝,兩個人整理了衣裳,小嵩才總算進屋子裡去了。
--------------完-----------------
《被知道的秘密與懲罰》
韓冬回家之後洗了個澡,按弟弟的叮嚀,身上穿了件素色T恤,下身精光。
接著草草弄了午餐吃,又把和弟弟、鄰居留下的痕跡都打掃了遍,幫弟弟的床換了床單,給整間房子噴清新劑。
打掃完之後,把窗子打開讓風吹進來,才終於坐到沙發上休息。
韓冬看一眼牆上的時鐘,居然已經下午四點了。再過兩個小時韓振差不多就要到家了,韓冬想著晚餐可以晚些再弄,便在沙發上躺了下來,決定小歇一會兒。
不知過了多久,韓冬在夢中只覺身後的小穴越發搔癢起來。心裡暗道自己怎麼這樣子,幾下沒男人的肉棒就泛騷了。但又覺得有男人的肉棒,日子過得舒服極了。恨不得弟弟趕緊回來,讓他用肉棒狠狠插進自己的浪穴裡。
想著想著,又沉沉睡了去。
不久,一雙手輕輕地把韓冬的雙腿扳了開來。那人愣一會,手指有些不滿地戳戳韓冬沉睡的小嫩穴。小嫩穴沒動靜,那手指就探得更深一些,不能再深時,便開始旋轉攪動起來。這時候小嫩穴才有了反應,漸漸冒出淫水,還微微吸吮著不規矩的手指。
那人將三根手指都伸進小嫩穴裡,攪得寒冬下身微微顫抖,睫毛動了動,愣是沒醒。
那人盯著微腫得穴口,手指插得越發猛烈起來,插得韓冬終於睜開了眼睛,呻吟一聲,才看清來人。
韓冬扭了扭腰:“阿振......嗯~人家受不了......輕一些...”
韓振沒理會,手指越發帶勁,面色陰沉地用手指生生把自己的哥哥插射了。
韓冬微微喘氣,見韓振收手,頭也不回地拎著書包走回房裡去,只好痠軟著腰起身追上。他抓住韓振的手臂,看見弟弟指頭上還有自己的騷水,就覺得小穴一熱,聲音也柔軟起來:“阿振,怎麼了?心情不好?”
“哥自己清楚!”韓振怒道,沒有執意回房裡,倒是待在原地,看哥哥能不能給他一個解釋。
韓冬內心一凜,表情卻一頭霧水:“阿振在說什麼?”
韓振失望地走近哥哥,一手攬過他的腰,一手按住哥哥還冒著騷水的小浪穴,“我出門的時候這裡都沒這麼腫,哥是不是去找別人了?是誰!”
韓冬羞紅了臉,掙開弟弟的手:“我沒找別人,你別胡說。”
韓振看他的反應,半信半疑:“那這裡這麼會這麼腫?”
韓冬腦筋一轉,面上仍然羞赧:“我......我給你看一個東西。”韓振疑惑,便跟著哥哥進房裡去了。
韓冬打開衣櫃,從裡面拿出那只上鎖的盒子,在韓振略為驚訝又興奮的目光下,把盒子裡的按摩棒,還有幾包白色粉末都拿了出來。
“......這些是?”韓振知道自己明知故問,但他還是想讓哥哥自己說出來。他能感覺到全身的血都在往某個地方集中。
“這些粉是春藥......”韓冬紅著臉說,一邊把按摩棒拿給弟弟看:“這支是按摩棒...今天你不在的時候,我就是用這個......”
韓振接過按摩棒,開始打量起來。這隻按摩棒和自己的肉棒差不多粗,顏色、質地都十分仿真,裡面還有電池,外附一隻小巧的遙控器,作用可想而知。
韓振終於釋懷地笑:“才幾個小時,哥就忍不住了?”他摟過韓冬,手又不規矩地戳起哥哥的小穴來。
韓冬知道弟弟不再生氣,便靠在弟弟的胸膛上,任他的手指進出自己的小嫩穴:“阿振的肉棒又大又粗,肉棒不在,小穴就癢。”
韓振感覺到哥哥飢渴的小穴吸住自己的手指不放,便用力地插幾下,果然滿意地聽見哥哥嬌喘一聲。
“想念老公的大肉棒了?”韓振咬住韓冬的耳朵,後者顫抖了一下,便羞澀地點點頭:“想...人家好想老公的肉棒......嗯啊......”
韓振手上不停,插得韓冬臀部顫抖不止,騷水直冒:“大肉棒也好喜歡哥的小穴......不過,哥偷藏這些好東西,是不是該接受懲罰?”
韓冬回頭,雙眼充滿霧氣,看起來惹人疼得不行:“不要......嗯......人家不要懲罰...”
韓振壞笑道:“那可不行。”
他把哥哥推到床上趴著,韓冬把臀部撅起來,嘴裡卻說:“好老公......人家不要懲罰好不好?”
韓振拍了拍哥哥的屁股,韓冬覺得疼,卻又把屁股撅得更高了些。
“我用這東西把哥弄射了,就饒過你。”韓振說完,便拿按摩棒戳了戳哥哥冒水的小騷穴。那騷穴吞吞吐吐地冒水,韓振一頂,騷穴就含住了按摩棒冰冷的大龜頭,惹得韓冬呻吟一聲。
“哥的小穴真騷。”韓振說著,一邊用按摩棒抽插起來。韓冬感覺到冰冷的東西在自己的小穴裡進進出出,舒服得不得了,可是又好冷。冰火兩重天,不禁打了個哆嗦,嬌喘起來。
韓振眼見一根按摩棒就把哥哥操得這麼舒服,眼睛紅起來,想著自己的大雞巴等一下怎麼把哥哥插得汁水橫流,一邊嬌喘一邊求饒。
韓冬的小騷穴又軟又濕,韓振把按摩棒大力地插進去,又毫不留情地抽出來,惹得韓冬嬌喘連連。
韓冬被操得舒服極了,小騷穴不停冒著水,把床單弄得又腥又臭。但韓冬混混沌沌地想,雖然身體裡的大肉棒又粗又大,插得自己痙攣不已,但冰冰冷冷的,還是有些不舒服。想著想著,就更加渴望起弟弟熱呼呼的大肉棒來。
“嗯......人家要阿振的肉棒...”韓冬扭扭腰,“不要了...啊嗯...嗯...人家就要阿振的...”
韓振聞言,手上使勁,更加猛烈地抽插起來。韓冬能感覺到小穴裡的肉壁被大龜頭撞的又疼又爽,如果換上弟弟熱呼呼的雞巴,一定更舒服了。
這樣想著,韓冬的小穴又更熱了,一時把按摩棒給緊緊咬住,動彈不得。韓振見了,用力地拍了下哥哥的臀部,在上面留下了微紅的掌印,妖嬈的不得了。韓振下身一緊,又多拍打幾下,把韓冬打得一邊顫抖一邊求饒,終於把小穴放鬆了,讓按摩棒重新抽插起來。
韓振的肉棒早已堅挺,心想等哥哥射了,懲罰結束,就能把按摩棒丟掉,換自己的雞巴插進哥哥柔軟淫蕩的小嫩穴。韓振一愣,突然不知道今天這樣是懲罰哥哥還是罰自己了。
無奈一笑,手上的動作更加猛烈,把哥哥插得開始求饒起來,那小穴不停地冒水,濕漉漉得反而讓按摩棒插得更深更猛。
韓冬突然嚶嚀一聲,小穴猛地夾緊,媚肉隨著按摩棒抽出時翻了出來。韓振吞了口水,看著哥哥的小騷穴吐出幾口淫水,便把按摩棒抽出來扔一邊去,將哥哥翻過來面向自己。
看到哥哥迷離的眼神,韓振馬上就受不了,扶著自己脹得不行的肉棒,直接就插進哥哥合不攏嘴的小嫩穴裡。
小嫩穴一碰到熱呼呼的大肉棒,就興高采烈地吸吮起來。兩個人都是一陣輕呼。
韓冬感覺到弟弟的大肉棒在小穴裡又脹了一大圈,把自己的小穴塞得滿滿的,又熱又硬,舒服極了。
韓振開始動起來。哥哥的小穴緊緊含著他的大肉棒,怎麼吸都不夠似的。他真是愛死哥哥的小騷穴了。一邊想著,一邊就動起來。韓冬呻吟一聲,扭著腰想要更多更多。
韓振捏了把哥哥的腰:“哥喜歡按摩棒還是老公的肉棒?”
韓冬只想催促著韓振動得快些,便誠實地說:“小穴最喜歡老公的大肉棒......老公的大肉棒插得小穴好舒服...嗯啊......!”
韓振也不再忍了,兇猛地衝刺起來,把韓冬頂得嬌喘連連,嘴角卻帶著笑意。韓冬渾身顫抖,意識裡都是那根又粗又凶猛的大肉棒。小穴被頂得淫水直流,發出嘖嘖的水聲,韓冬只覺得又害羞又滿足。
韓振覺得自己的肉棒被哥哥的小穴吸得緊緊的,有些疼,又有些癢。不禁又加大力道操幹起來,把哥哥操得呻吟不止,小穴一吸一吸的,舒服得無法自拔。
大肉棒猛烈地操幹,韓冬的小穴終於受不了,抖了抖,緊緊吸了一下,便先高潮了。這一吸,也把韓振吸得幾乎繳械投降。過了一會兒,韓振也射了出來,濃稠的精液把韓冬的小穴填得滿滿實實,又慢慢流到床單上。
韓冬在床上喘著,看一眼時鐘,沒想到折騰下來居然就快七點了。
韓振隨他的目光看去,便道:“哥今天別做飯了,我們去外面吃吧。”韓冬累極,便點點頭。
突然,韓冬感覺到後穴被冰冷的東西重新填滿,便輕呼一聲:“你、你做什麼!”
韓振手一轉。韓冬感覺到按摩棒碩大的龜頭在小穴裡慢慢闖蕩起來,不禁又呻吟幾聲,“不、不要了....嗯~”
韓振慢慢抽插著,滿意地看見哥哥的臀部顫抖起來,便把按摩棒重重地往哥哥的小穴塞去,惹得韓冬嚶嚀一聲。
“哥的懲罰還沒結束,等一下吃飯的時候都不准拿出來。”韓振說完,便拉著哥哥去換衣服準備出門。
韓振自己穿了件寬鬆的運動褲,卻要求韓冬穿著合身的牛仔褲。韓冬紅著臉,在弟弟面前含著塑膠肉棒,把牛仔褲穿了上去。這件牛仔褲完美地包裹著韓冬挺俏的臀部,但韓振知道,這樣一來,按摩棒也能穩穩地插著哥哥。哥哥走到哪,就插到哪。
這樣想著,韓振覺得下面又熱了起來。
兄弟兩人去了附近一家牛排館,爸媽出門留了些餐錢,韓冬之前都自己煮,用不了多少,又想到爸媽明天兒就回來了,今天乾脆花多點錢吃一頓好的。
兩個人叫完餐正等著。韓振盯著哥哥看,“哥,明天爸媽就回來了。”
“我知道。”韓冬笑道,眼裡卻有顯見的失望:“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兩個人都知道是什麼意思。
韓振認真地說:“哥,我真喜歡你的小穴,以後我可以去你房間嗎?”這樣露骨的話讓韓冬臉上一紅,羞澀地點點頭。
韓振開心地笑,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東西,在韓冬面前晃晃:“既然是最後一天,來點難忘的?”
韓冬一愣,隨即小穴裡的塑膠肉棒便開始震動起來。韓冬夾緊雙腿,他能感覺到小穴的淫水要浸濕褲子了,可同時又希望肉棒用力一些,兇猛地操幹小穴。
一個服務生端著牛排走過來,韓冬只能盡量控制表情,腰已經痠軟得不行。那頭韓振卻惡意地將振動頻率調高,韓冬不禁呻吟一聲,濕漉漉的雙眼瞪向韓振。這對韓振很是受用,立刻就把振動頻率調了回去。
“沙朗牛排是哪位?”服務生笑盈盈地問道,韓冬想應,但從小穴傳來的快感太強烈,一開口就會呻吟出聲。他求救似地看向弟弟,韓振卻聳肩,一臉壞笑。
韓冬深吸一口氣,忍著小穴痠脹的感覺,微笑著朝服務生道:“啊,抱歉,是我的。”服務生很快將牛排都上好,確認完帳單就離開了。
雖然覺得這位客人反應很慢,但看起來還算和藹。這名服務生不知道,他心裡這位和藹的客人,朝他微笑的時候,小穴裡還塞著一根粗大的塑膠肉棒。那肉棒在客人的小嫩穴裡不停震動,把客人都操出水來了。
等服務生一走,韓振又朝他壞笑:“哥喜歡嗎?”
韓冬的小穴已經漸漸習慣肉棒的攪動,扭了扭腰,讓肉棒插得更深一點:“喜歡......”
韓振幾乎忍不了,簡直想將人直接按在餐桌上,褲子扒了就地操幹。但他面上只溫和地笑:“哥的小穴真騷。”說完,又將振動調大了一些。
那邊韓冬舒服地呻吟一聲,在餐館的人聲沸騰中並不引人注意。但那聲甜膩的呻吟卻像香丁小舌,將韓振的肉棒舔了一圈兒,韓振看都不用看,就感覺到自己的雞巴又站了起來,極需發洩。
他洩恨似地把按摩棒的振動調到了最大,滿意地看見韓冬難耐地扭了扭身子,捂著嘴才能不大聲呻吟。
韓振現在滿腦子都是自己的肉棒插入自家哥哥騷穴的場景。那個小穴最喜歡含大肉棒了,他會把自己的肉棒緊緊地吸住,然後他可以大力地操幹小穴,把小穴裡的媚肉都插到翻出來也沒關係。小嫩穴還會冒水,發出騷味討好自己,要大肉棒插得更用力、更猛烈......
想著想著,韓振的雞巴已經挺挺地站了起來,脹得生疼。而那個冒著騷水的小穴...就在眼前而已。
韓冬被塑膠肉棒折磨得不知東南西北,只覺得小穴快被震壞了,騷水流了滿屁股,現在褲子一定都濕了,一站起來就會被看見。
韓振整理了下表情,便起身到韓冬身邊,把人扶起來:“哥,我們去洗手間。”
一進到廁所的隔間,兩個人就抱著熱吻起來。韓冬的舌頭被弟弟狠狠地吸住,感覺到弟弟的手不規矩地探到了自己股間,輕輕地摩擦起來。那塑膠肉棒還在震動,韓冬想像那碩大的龜頭就是弟弟的肉棒,心裡覺得又罪惡又舒服。
韓振摸著哥哥的屁股,在他耳邊說:“哥的褲子都濕了...都是哥的淫水......是不是想肉棒了?”說著,一邊幫韓冬褪下牛仔褲,露出渾圓的臀部,還有插在小穴裡的塑膠肉棒。
韓冬的臀部因為快感不停顫抖著,撅得老高,韓冬趴在隔板上,扭著腰嬌喘:“阿振......你...快點進來......嗯...”
韓振還沒忘記哥哥的懲罰,便不急著掏槍,而是抓住按摩棒,大力地操幹起來。韓冬的小嫩穴又濕又軟,淫水多得都看不見媚肉的顏色了。
按摩棒在騷穴裡兇猛地進進出出,把韓冬插得騷水直冒,忍不住呻吟出聲。一想到這裡是餐館的洗手間,外頭隨時有人會來,自己卻在隔間裡面被塑膠的肉棒插得汁水橫流,顫抖不已,韓冬就覺得又羞愧又刺激,終於顫抖著射了。
韓振把按摩棒抽走,將自己的肉棒掏出來,慢慢插進哥哥的小嫩穴裡:“哥,老公的肉棒來了......”
韓冬搖了搖屁股,“嗯~老公的肉棒...最喜歡了......”
韓振聞言,便開始猛力衝刺起來。堅硬粗大的肉棒在小穴裡狂抽猛插,韓冬只覺得渾身痠軟,只有肉棒支撐著自己。小騷穴收縮個不停,討好著大肉棒再更用力地插進來。大肉棒也不負期望,一下比一下猛烈,把韓冬插得不停顫抖,溢出幾聲呻吟。
牛排館的公共廁所裡,一對兄弟就在隔間交合,弟弟的肉棒狠狠地操幹哥哥的小嫩穴,把哥哥插得在自己懷裡顫抖不止。哥哥的小嫩穴把弟弟的肉棒咬得又疼又爽,一縮一縮地討好弟弟,想弟弟更用力地插進來。
韓振把哥哥的一條腿抬起來,讓嫩穴大開,把肉棒狠狠地幹進去,越插越深。韓冬不斷顫抖,他能感覺到體內的大肉棒又大了一圈,正兇猛地撞進來,插得小穴毫無防備,又騷浪地吸著不放。
突然,韓冬顫抖一下,甜膩地嚶嚀一聲。
韓振反應迅速,提槍猛攻剛剛讓哥哥震顫的點:“哥喜歡這裡嗎?”
韓冬被插得說不出話來,小穴從來沒有這麼痠軟過,只能胡亂地呻吟幾聲。韓振眼神一暗,有力的腰驟然加速,開始失速地狂插猛幹起來。
韓冬被插得眼淚都流出來,下半身幾乎都失去知覺,小浪穴還吸著弟弟的大肉棒不放。
這時候,外面有人進了廁所,韓冬能聽見那人拉下褲鍊解放的聲音。韓振感覺到哥哥的小嫩穴因為緊張而收緊,夾得自己的肉棒又脹大一圈。他捏捏哥哥的臀部:“小穴真騷,肉棒不想停了。”
說完,真的就繼續插了起來。韓冬倒吸口氣,屁股卻撅得更高,好讓弟弟的大肉棒能插得更深一些。
外面的人洗了手正準備離開,這時候另一個人又進來了。兩個人似乎認識,竟然就在廁所聊了起來。
韓振把哥哥的小穴插得騷水直流,看著小嫩穴收縮著吸吮自己的大肉棒,韓振忍不住用力拍一下哥哥的臀部,根本不管外面的人,開始大力地操幹起來。
韓冬被操得雙眼迷離,意識裡知道外邊有人,不能呻吟出來,但又想好好地叫出來,讓外面的人都知道小穴被肉棒插得有多舒服。
剛剛那一拍,外面的兩個人再遲鈍也知道不對勁了。停止了聊天,往兄弟倆的隔間看過來。
韓冬被插得精神恍惚,韓振卻是知道外面情況的。雖然知道,卻一點也不想隱瞞。於是他一邊大力地進攻,一邊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喜歡老公的大肉棒嗎?嗯?”
韓冬終於忍不住呻吟出來,感受著弟弟滾燙堅硬的大肉棒,滿足地說:“喜歡...嗯~人家最喜歡老公的肉棒......”
外面一個人頓時乾嘔起來,向另一人打了招呼就快步走了。
韓振放開韓冬的腿,感覺到小穴緊緊地咬著自己,從龜頭到整根雞巴都舒暢的不得了。不禁又更加用力地操幹起來。韓冬被插得不停顫抖,身體撞到隔板上,小穴酥麻得不行,突然抽搐著收縮,一抖一抖地射了出來。
外面的人聽見裡面的聲響,只是不疾不徐地拉開褲鍊,在尿斗前解放出來。他知道裡面是兩個男人在交合。他從沒試過這檔事,但光是聽這聲響和喘息,下身居然微微挺立起來,有些躍躍欲試。
韓振抱著哥哥,最後猛力衝刺起來。哥哥的小穴吸得他舒服極了,肉棒不禁越插越猛,把小穴蹂躪得痙攣不已。
“嗯~我的好老公...人家不要了......啊嗯~”
韓振最受不了哥哥的淫言淫語,重重地插幾下,把一股一股的精水都射進哥哥的小嫩穴裡了。
兩人喘息幾下,韓振把肉棒抽出來,用按摩棒插進哥哥的小穴,再壞笑著解釋:“不插著,會流出來的。”韓冬只能紅著臉答應了。
兩個人從隔間出來,外面那人還在,一隻手放在高高翹起的肉棒上,在做什麼不言而喻。韓振只好笑地瞥一眼,韓冬卻是意味深長地朝那人笑了笑,還挑逗地舔了嘴唇。那人一愣,手上的肉棒就顫抖著射了。
兩個人回到座位上把牛排吃完,韓冬的小穴被塑膠肉棒填得滿滿的,只覺得又羞人又快樂。不時扭動著腰,朝韓振說道:“阿振...能不能拿出來?小穴不舒服了......”
韓振自顧自地吃東西:“不行,回家老公再用大肉棒安慰哥的小嫩穴,好不好?”
回家之後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兩個人洗了澡,韓振見韓冬打了個哈欠,便提議:“我們去刷牙吧,等會兒就可以上床了。”這一語雙關惹得韓冬面色通紅。
韓冬擠了牙膏,見弟弟沒動靜,這回倒學聰明了,往旁邊一站:“你做什麼?不刷牙?”
韓振被戳破了也不害臊,一個伸手就把手指戳入哥哥的小嫩穴,不安分地攪動起來。韓冬嚶嚀一聲,小穴又冒騷水了。
韓振眼神一沉,手上繼續戳著:“哥,我們看看你這次能不能忍住好不好?”
韓冬一邊搖頭,一邊卻把臀部悄悄地撅起來。韓振看著冒水的小騷穴,身下的雞巴越來越脹。他把牙刷探到哥哥的穴口上,然後輕輕地刷起來。
韓冬身體一震,小嫩穴不能控制地一下收緊一下放鬆,騷水汩汩地冒出來,流到弟弟的牙刷上。
韓振的肉棒硬得不行,卻還溫柔地給哥哥加油:“哥,忍住,你一定行的。”這樣說著,手上卻施了力,把哥哥的小嫩穴都刷紅了。
韓冬的腰震顫不已,小穴又濕又癢,想要一個又粗又大的東西插進來,用力地捅一桶,好解這難耐的騷癢。
“阿振......好老公...嗯~人家想你的大肉棒了......”韓冬忍不住呻吟。韓振的雞巴脹得生疼,可又想繼續看自己的哥哥被牙刷侵犯的樣子。他的哥哥,居然被一根牙刷操得快射了。
這樣想著,韓振就覺得身下的肉棍硬得不行,想趕緊捅到哥哥的小嫩穴裡,感受穴肉淫蕩地吸吮。忍無可忍,韓振把牙刷扔了,二話不說就提槍上陣,把滾燙的大肉棒狠狠插進哥哥柔軟的小嫩穴裡。
“吸得真緊...”韓振感覺哥哥的小嫩穴一緊一放,不禁血氣下湧,把哥哥一條腿推到洗手台上,強迫打開哥哥又騷又軟的小嫩穴,開始一陣失速地狂幹。韓冬無力地靠在洗手台上,紅腫的小穴顫抖著含住弟弟兇猛的大肉棍,任他猛力地抽插,蹂躪自己騷浪的小嫩穴。
韓振一邊操幹哥哥的小穴,一邊把手探進哥哥的上衣裡,找到那兩粒可愛的小乳頭,輕輕地摩娑起來。韓冬顫抖不已,一邊呻吟一邊求饒:“阿振......不要摸那裡...嗯~求你......”
韓振只覺得肉棒又變得更硬了,手上沒停,下身衝撞地更加猛烈起來,把哥哥的求饒撞得破碎又莫名嬌媚。韓冬的小穴不受控制地痙攣收縮,把韓振的大肉棒夾得又疼又爽。韓振一手揉捏著哥哥的小乳頭,一手扣住哥哥的腰,大力地狂抽猛插起來,每一下都插到小穴最深的地方,插得哥哥嚶嚀不止,小穴的騷水沿著白皙的大腿流到地上。
“哥的小穴又騷又軟,肉棒怎麼插都不夠...”韓振低低地呢喃,韓冬聽了,小嫩穴便一收一收地討好弟弟的大肉棒。輕聲地說:“阿振別擔心...小穴在這裡...大肉棒想要的時候...嗯...就可以插進來......”
韓振大力地操幹哥哥大開的小嫩穴,把嫩穴裡的媚肉操翻出來,又狠狠地插進去。騷浪的小穴一邊討好著弟弟凶猛的大肉棍,一邊又顫抖著吐著淫水,邀請大肉棒插得再深一點。
韓振突然想起來小嫩穴裡的那一點,便調整撞擊的方向,朝那一點大力地插進去。韓冬一個哆嗦,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韓振知道自己插對了,便開始瘋狂地操幹起來。韓冬顫抖不已,小肉棒抖一下,便射了出來。後面濕軟的小穴也猛地夾緊,小嫩穴裡的肉棒也抖了一抖,把精液都射了進去。
韓振意猶未盡地抱著韓冬,喘息一會兒,才慢慢抽出來。小穴裡的精液沿著韓冬大腿流下來,韓振看著哥哥腿上又是騷水又是自己的精液,雞巴又慢慢硬起來。忍不住伸手掰開哥哥紅腫的小嫩穴,讓精液更快地流出來。
小嫩穴裡的媚肉一吐一吐地收縮,韓振終於忍不了,把半硬的雞巴重新插了進去。韓冬吸一口氣,正要撒嬌拒絕,外面的電話突然就響了起來。
韓振不願意把肉棒抽出來,韓冬只好就著被弟弟插入的姿勢,慢慢走到電話旁邊,將電話接起來。那頭的人等得有些久了,開口便調笑道:“哎呀,這麼久才接電話,是不是又窩在房裡偷懶啦?”
是媽媽!
韓冬的小穴一緊,連帶韓振倒吸一口氣,懲罰似地用力頂幾下:“哥,你幹嘛?是誰啊?”
韓冬忍住呻吟,幾秒後才回話:“媽,什麼事?”身後的韓振停下動作,肉棒卻還不規矩地在哥哥的小嫩穴裡微微攪動。
“喔,是小冬啊。弟弟呢?”韓冬把電話拿給韓振,韓振大力地插幾下,才接過來道:“媽,幹嘛?”韓冬靠在牆上,感覺到弟弟的肉棒在小嫩穴裡打圈兒似地攪動。縮了縮小嫩穴,肉棒果然又大了一圈,惹來韓振幾下報復的頂弄。
韓冬緊緊地摀住嘴,身後韓振卻沒放過他,換了個姿勢拿電話,開始用力地操幹起來。
“媽,有啦,我下課就直接回家了,沒到外面鬼混。”韓振沒說,在學校的時候自己滿腦子都是家裡哥哥騷浪的小嫩穴,一下課就急著回家把肉棒插進哥哥穴裡,哪還有空想著和朋友出去廝混?
韓振一邊大力操幹著哥哥的小嫩穴,一面回媽媽的話:“有啊。嗯,哥都有教我寫作業啊。”韓振說著,看哥哥被插得都紅到脖子了,就覺得興致更加高昂,插得越來越猛。
韓冬不敢發出一點聲音,他不敢想像,如果讓媽知道自己兩個兒子隔著電話做這種事,後果會多麼慘烈。媽媽的個性有些傳統,平時看見街上的同性戀就會在心裡暗罵,何談若是讓她知道了兩個兒子居然在家裡交合,弟弟的大肉棒把哥哥的小穴插得汁水橫流,哥哥的小穴把弟弟的肉棒吸得舒爽無比?
那邊韓振倒是不緊不慢地把電話遞給他,“媽要跟你說話。”說完,又自顧自地大力抽插起來,韓冬渾身顫抖,小穴騷癢,腰部痠軟得不行,只能吐出一個字:“媽?”
“你感冒了嗎?”那邊媽媽緊張起來。韓冬也很緊張,小穴吸得緊緊的,可韓振根本不管,挺腰大力操幹,把韓冬插的眼淚都流出來,摀著嘴才能不呻吟出聲。
“我、沒有。”韓冬瞪一眼弟弟,卻感覺到小穴裡的肉棒變得更加堅硬:“可能是頭髮沒、乾,有點、有點涼。”韓振抱著哥哥,兩隻手不規矩地探進衣服裡,揉捏哥哥可愛的小乳頭。哥哥的乳頭很快就挺起來,連帶小穴吸得更加努力,韓振一個用力,把肉棒頂得更深一點。
“這樣啊!”媽媽想到什麼,又說:“這幾天有沒有好好吃飯?留給你們的餐錢夠用嗎?”
“嗯...夠,夠用。”韓冬緊緊抓著話筒,快感從小穴直衝腦門,他簡直快要站不住了。韓振卻壞心眼地大力揉捏乳頭,肉棒兇猛地在哥哥的小嫩穴衝撞。
在那頭憂心忡忡的媽媽不知道,自己兩個寶貝兒子就在話筒這邊相親相愛,弟弟的肉棒都插進大兒子的小穴裡了。大兒子的小騷穴緊緊吸著弟弟的大肉棒,騷水沿著大腿流到木頭地板上,弟弟不管不顧地大力操幹,把大兒子操得渾身痠軟,顫抖不已。而大兒子含著弟弟的肉棒,正和自己講電話呢。
“好吧,明天傍晚我和爸爸就回家了,你好好休息,知道嗎?”
韓冬被插得渾身痙攣,“好、好。晚安。”終於掛了電話,韓振便全力抽插起來,韓冬的小嫩穴緊了緊,就射了出來。精液射在牆上,韓振壞心地用手指抹起來,再把手指插進哥哥的嘴裡: “哥吃吃看?”
韓冬順從地吸吮弟弟的手指,感覺到弟弟抽插的動作越發猛烈,便求饒道:“好、好吃,你別插得那麼、用力...嗯啊......老公...”
韓振享受著哥哥小穴抽搐收縮帶來的快感,接著把哥哥的一條腿抬起來,小嫩穴顫抖著打開,騷水流個不停。韓振更加用力地抽插起來,“哥真會忍,不知道媽看到我們這樣子,會不會生氣?”
韓冬被插得說不出話,只能搖頭表示拒絕。韓振輕輕地吻他的脖子,身下的大肉棒卻插得越來越兇猛:“我知道,說說而已嘛。以後哥的小穴癢了,記得來房間找老公的大肉棒,好不好?”
韓冬轉過頭去和弟弟接吻,唇舌交纏,韓振再用力地頂一頂,終於也射了出來。
韓冬上邊的嘴裡有弟弟的唾液,下邊的小嘴有弟弟的精液。兩邊的嘴都被弟弟的好東西填得滿滿實實,韓冬心裡又羞愧又滿足。
韓振抱著累壞的哥哥到床上睡了。韓冬渾渾噩噩地感覺到弟弟粗大的肉棒又插了進來,重新把紅腫的小嫩穴填滿。韓冬正想扭腰拒絕,韓振便靠在他耳邊說:“大肉棒怕冷,小穴含著,就不冷了。”韓冬臉上一紅,便依著他了。
韓振常常懶得出去接電話,所以床頭也有一副電話。這大半夜的,電話居然響了起來。
韓冬淺眠,一下就被驚醒,連忙把電話接起來。這時候弟弟的大肉棒還插在小穴裡呢。
“喂?”韓冬看了眼來電,眼下有些了然與興奮。
“我、我是小嵩...請問...”韓冬有些睏,便截了他的話:“小嵩?我是小冬。是不是小霜的事情?”
那頭小嵩抽噎著說:“對、對。她真的背著我,今、今天她和那男人就在房裡...”
韓冬嘴角揚起,溫和地說:“不要緊,我幫你跟那男人說清楚。你知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還會再來?”韓冬一想到明天的好事,心裡就覺得興奮,不禁縮了縮小穴。韓振睡得正熟,也反射性地往小嫩穴頂了一頂。
“明天,中午我要去找工作,我聽見小霜講電話,就是和那人約在中午。”小嵩稍微冷靜下來,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韓冬享受著小穴裡大肉棒的頂弄,痙攣幾下,“我會讓小霜死心的。”

--------------完-----------------

Comments

Private comment

No title

這篇肉文已經有更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