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BL] 我兒子跟我說他是連續殺人犯 - permanent_anhedonia (Nosleep)

翻譯:cuteboy814
翻譯網址:https://www.ptt.cc/bbs/marvel/M.1474810461.A.FE9.html
原文網址: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3soxi9/my_son_told_me_he_was_a_serial_killer_i_believe/?st=ITIBFOKX&sh=c42b0111

幹 滿腦子的父子年下
幸好我不是一個人XD PPT底下的留言都有人刷父子年下 哈哈哈
看看nosleep上的留言都多正經QQ wwwwww
他翻譯得不太好w
唉 自動腦補了一個故事wwww 好好的一個梗啊XD
兒子攬著爸爸說: 沒事了 那段wwwwwwwwwww


文案:
三十三歲的單親爸爸跟蹤十八歲的高材生兒子後發現他是個連續殺人犯

原文網址- http://goo.gl/rm7cft

--------------------------------------正文開始--------------------------------------

人們總是用奇怪的眼光看我當我跟他們說我有一個十八歲的兒子。我今年三十三歲。當詹姆斯 (James) 跟我出門時,常常有人會問他是不是我的弟弟。他看起來像二十幾歲,而我也是。這十八年中經歷過很多困境。但我想我已經在這種情形下盡我所能了。我在高一的時候就讓我女朋友懷孕。她的父母原本要把小孩給別人領養,但我媽媽介入並且幫助我獲得小孩的監護權。

我的兒子成績很好,都是拿 A 的。他在籃球校隊擔任控球後衛。我湊了一些錢買給他一台還算不錯的車。他很受人歡迎,跟我當時完全不同。我在他的年紀時已經有了一個兩歲的兒子,一個GED 文憑,跟一個在當地一間工廠工作。我們住在一個有兩個房間的公寓,離他的高中只有幾個幾個街區的距離。我不太需要催他做功課,他有空的時候喜歡跟他的朋友在一起,或者在客廳中玩 Call of Duty (他常在遊戲中教訓我)。

到某一個時間點我會覺得他可能是同性戀。我不在乎,我只是覺得一個男生到他這個年紀沒交過女朋友有點怪。我問了他,他笑著回我:

「我不是同性戀啦爸。我只是想等到我年紀大一點再交。不想讓你三十幾歲就當阿公了。」

那是我們討論的性話題。

現在網路發達加上學校也有性教育課程(我還要簽同意書) 我想他知道基本的知識。幾個月前他跟我說他在晚上會比較晚回家,我問他原因,他跟我說是約會。我沒有繼續問下去,塞給他一張一百塊的鈔票,只跟他說吃早餐前要回來。他是個好孩子,我信任他。

那天之後似乎變成了一個常態。他在每個週五下午都會跟我說他晚上會晚點回來。星期六早上在我起床之前他已經坐在沙發上玩 XBox 了。我從來沒見過他的約會對象,我想他還是想保有一些隱私。我說過,我相信我的兒子。他很懂事,我沒有理由去懷疑哪裡有問題。

--------------------------------------

我平常不太看新聞。從我的臉書跟推特上我可以大概了解足夠的時事,所以我不太在乎新聞。不知道怎麼搞的,有一天下午五點我坐在電視前,想說看一下新聞好了。我真希望我沒看。電視台從廣告切換到主播,她沉著臉對著鏡頭說:

「今晚稍後會為您報導一則新聞。在許多不同地區有多起女性失蹤的情形。警方還在調查任何相關線索。」

我們住在一個無聊的小鎮。會在我們這邊發生這種事老實說讓我有點訝異。真正讓我感到害怕的是我的兒子在外面有可能會有危險。我跟他說了這個情形,他說我不用擔心。詹姆斯塊頭很大。他有接近 7呎 (213公分)的身高,加上很厚實的體型。我不是因為擔心有人從他背後襲擊。因為我自己的身材也很高大,所以我知道當有人拿著槍指著你,身體再強壯也沒用。

詹姆斯跟我保證我不需要擔心他。為了安全起見我趁他在睡覺時滑他的手機。我安裝了一個 App 讓我能隨時看到他的所在地點。也許是我太多疑,但我記得我 17 歲時也認為自己是不能被征服的。當我把 App 設定為隱藏模式我把它放回廚房充電。後來幾乎沒去想這個 App 。 我想如果真的哪天擔心他我可以拿出我的手機,看看他在哪裡。只要不在奇怪的地方我就可以回去放鬆,繼續看 Netflix。

我開始在網路上看著失蹤女性的案例。原來我們鎮裡的媒體已經關注很久了。最近十週內有六名女性失蹤。她們的年齡與長相都不盡相同。還沒有人發現屍體。但警方以這些案子為謀殺案的方向進行。第七位失蹤的女性讓我嚇了一大跳,我有十年沒看到羅雪爾 (Rochelle) 了,她在詹姆斯七歲的時候搬回這住。她嘗試過當一個稱職的媽媽,不過她終究無法勝任。幾個月內她破壞了很多承諾,失約了好幾次。我請法院給她實施藥檢,她也被驗出有使用毒品。我請我的律師申請保護令。禁止讓她靠近我的兒子,我不希望我的兒子受到不良影響。

星期六早上,我憂慮的走下樓,詹姆斯跟我不常談論他的媽媽。她在詹姆斯出生後失去控制,用肉體去交換各種的毒品。當她在詹姆斯七歲回來時,看起來老了二十歲。她的手佈滿著注射針頭後的傷口,牙齒泛黃,幾乎要掉光了。老實說,我很驚訝她在被綁架那天還活著。我很沈重的跟我兒子說:「兒子,我們必須談談你的媽媽。」

詹姆斯嘆了一口氣。暫停他的遊戲,問:「她這次又做了什麼?」

我嘆了口氣,說 :「她昨晚失蹤了。警方說她的住所有掙扎過的跡象。」

詹姆斯看著電視,繼續玩他的遊戲。說:「嗯。那也不算新聞了吧。」

詹姆斯跟我不曾談論他的媽媽,因為他不喜歡。我當初會找律師是因為有一次羅雪爾載著他回她的公寓。顯然當時她在詹姆斯坐在沙發上時接了一些客人。他第一次真正的母子時間變成了他眼睜睜的看著毒蟲們用一次二十塊美金的價碼跟他媽媽打砲。三小時後一個叫史蒂芬 (Steven) 的男人把詹姆斯載到我的工作場所。我下班時看到他在外面,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說媽媽不想要他在那邊了。在寒冬中他沒穿外套坐在外面等了我四個小時。

老實說有很多更嚴重的事情還可能發生在他身上。其實我還蠻慶幸這還算小事。我聽說過很多更恐怖的結果。我馬上找心理治療師給他,他的情況也復原得很快。當天晚上後他很少提到他的媽媽。

這一週他告知我他又有一個約會。那晚我用我的手機看那個 App ,我的憂慮感完全浮現出來。他開到城鎮的另一邊,停在一個莫名的地點。裝了這個 App 好幾週了我是現在才開始看。我才發現這個 App 已經追蹤了所有他去過的地點。看來他在過去的六週已經來過這個莫名的地點四次了。我看著他的路線紀錄,發現有一個他出現過的點就在羅雪爾失蹤的住所附近。我起疑了,但我不願去想事情的真相,因為他是我的孩子。

我把手機丟在床上,用威士忌灌醉自己呼呼大睡。隔天早上我醒來醉醺醺的,詹姆斯在樓下玩著 Dark Souls 吃著Poptart。我灌了一瓶Red Bull,跌跌撞撞地走去開車。我決定要去看看我兒子帶他的 「約會」對象到哪些地方。

我多麼希望我沒這麼做。我真的,真的希望我沒這麼做...

--------------------------------------

我的 GPS 引導著我到一條年久失修的路。在兩旁都是密集的樹林,往前開了四分之一哩。這條路的盡頭是一個池塘。我靠邊停好車,我還可以看到池塘邊似乎有殘餘的營火。餘燼還是溫熱的,我鬆了一口氣。原來我的兒子帶他約會的對象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在營火旁看著星空,看著旁邊的風景。我差點為他感到驕傲。然後,我看到了腳印,看起來像是有人托著重物來到水邊。

我漸漸的走到池塘邊,看著糊糊的水。轉頭發現火堆旁的草沾有血跡。我不安的踏入水中,走了十呎左右,我所畏懼的事發生了。我踩到了一個硬硬的東西。我往下摸,是鐵鍊。我往上拉,看到的是一個用毛毯裹著,浸滿水的屍體。打開來看到的是一張浮腫的臉,是羅雪爾。我把她裹回去毛毯裡,推回水中。我跑回車上,迅速的開回家。

我在車道上坐了十五分鐘,想著我是恐慌症還是心臟病發作。我的心臟跳得好快,在我胸口跳得好痛。眼淚無止盡的流下,試圖理解我剛剛發現的是什麼。我嘗試五十多種理論來說服我兒子是清白的。有人在我的車窗上敲了一下,嚇死我了,是詹姆斯。

我猶豫的爬出座位,詹姆斯很快的用手臂環抱著我,說:「沒事的爸爸。可以跟我說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真是個好兒子。我暫時忘記了池塘跟他媽媽的屍體。我跟著他走進屋內,換上乾的衣服,跟他坐在客廳。他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就這樣默默地過了幾分鐘,我看著地板,對著他說:

「我找到你的媽媽了。」

他回我:「喔。」

我不知道我希望他怎麼回答,但他的回應讓我很難受。他沒有任何驚訝甚至是憤怒的情緒。好像是我逮到他做了不該做的事,冷冷的回應。

我看著他說:「拜託你,兒子..跟我說你沒做什麼愚蠢的事。」

他避開我的視線,說:「定義所謂的"愚蠢"」

我提高我的音量,「天殺的!詹姆斯,你是不是殺了你的媽媽?」

他笑著說:「那個婊子在我把她勒到窒息,拖到我車前就已經死了。對我來說,一個為了毒品出賣自己小孩的婊子心早就死了。」

我無言以對。我沒有問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詹姆斯從來不曾說過。

詹姆斯接著說:「你知道嗎?其實我運氣還不錯。那付錢上我的混蛋載我離開以後叫我不要再找我媽媽了。至少後來沒有更慘的事發生。也是從那天起,我覺得生命是沒有意義的。我當然殺了她,如果可以,那婊子至少要死六次以上。」

隨著中我的兒子訴說著其他十五起謀殺,眼淚溢滿了我的眼睛。我傻傻的愣在那,聽著他說著他純熟的手法及細節。當他說完後,我呆坐在那,說真的,我能說什麼?我該說什麼? 我的兒子剛剛對我承認他是個連續殺人犯,我腦海中唯一的想法是如何確保他的人生不會因此被摧毀。

我鼓起勇氣,說:「我們必須幫你找醫生,這不健...」

詹姆斯打斷我,說:「爸,沒有心理醫生能治好我。你一直都對我很好所以我也不找你麻煩了。我們倆都知道我再一個月就十八歲,你不必管我了。更何況,我有更大的計劃。」

我看著他,試圖去理解這個怪物是怎麼產生的。當了他十七年的父親,我永遠都無法想像他是如此的崩壞。我一個星期後辭去我的工作。在他十八歲生日前我已經幾乎燒光我大部份的積蓄,每天酗酒,試著忘記我所知道的事實。當然,當他正式十八歲後,他馬上就搬出去了。警察後來在池塘裡發現那些屍體,詹姆斯早已不知去向。

--------------------------------------

我在幾個星期前收到一張明信片。上面有個沙灘的圖案。背後寫著:

「嗨老爸,只是想跟你說我過得很好。」

我把它隨手丟在門口旁的桌上。一部分的我想到警局去揭發他所做的一切,要追蹤到他應該不難。不過,他還是我的兒子。我會為了他做許多事,但那並不包括讓他被定罪,處死刑。我的罪惡感一天比一天還重。到現在我只能盼望他真的過得很好。我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我也不想知道。我只希望他停止殺人了。他真的曾經是個好男孩。他很高也很有魅力。我相信他只要好好努力,會有大好前途。

Comments

Privat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