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普蘭亞星球 - 色彩

獵奇+重口+疼死了!!! 看到最後還能硬的一定是變態 嗯嗯QQ
溫馨????????
溫馨個毛啊?!???QQQQQ 嗚嗚嗚嗚


文案:
成為外星人禁臠的人類

原創 男男 未來 高H 正劇 強攻強受 溫馨



飛船的倉體內裝載了三萬多具成熟男性的身體,他們被浸泡在裝滿營養液的透明培養皿內,柔軟的薄膜以及其中的液體,可以保護他們的身體,不會在飛船十倍光速的飛行中,受到傷害。

他們都是珍貴的碳基生物,在那顆美麗的蔚藍色星球上,充滿了濃鬱的碳基物質,這種物質在宇宙中稀有而珍貴,對於改善斯普蘭亞帝國人的體質有著巨大的意義。

斯普蘭亞帝國是宇宙較早發源的超級文明體之一,擁有高度發達的大腦,和可以適應各種惡劣環境的強悍身軀。

不過,在很多外星文明的眼中,斯普蘭亞人的身體就如同一大團透明的蠕動果凍,當然這是比較好聽的稱呼,說難聽點的,就是可以蠕動的鼻涕蟲。

沒有骨骼的存在,他們的身體可以任意的扭曲,如同章魚一般的體質,使他們重達兩噸的身體可以輕易穿過一個拇指大小的孔洞。

他們果凍般的身體也十分有力量,可以輕易的撕裂鋼板,他們甚至不需要伴侶,哪怕再艱難的環境,都可以成功做到單性繁殖,從而使種族繁衍下去。

可惜的是,作為氰基生物(亂寫的,我化學不好,各位包涵,有肉看就行了,對吧,對吧!笑……)他們的基因很不穩定,在無法預知的情況下,隨時都有可能像裝滿水的氣球一樣,突然爆炸,變成一談液體,就此死亡。

這是所有斯普蘭亞人的噩夢,在他們看來,這是造物主對於一個幾近完美的物種的懲罰。

通過偶然發現的那顆星球的宇航員,位置極其隱秘的蔚藍色的星球得以發現。

那些擁有初步文明的碳基生物的血肉包括體液,都可以在一段時間內,無負擔百分百的穩固住體內隨時可能崩潰的基因!這個事實讓整個斯普蘭亞帝國的人痛哭流涕,據報道,聽到這個消息,帝國的王子克瑞斯甚至激動到昏倒,雖然這只是傳言,可見這個消息對於飽受折磨的斯普蘭亞人的震動有多大。

這種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碳基生物,是神靈賜予他們的寶物,從那一刻起,這顆名為地球的星球,被斯普蘭亞帝國的飛船嚴密保護起來,防止其他同樣面臨基因崩潰的國家和種族的窺視。

畢竟僅僅擁有七十多億人口的星球,對於擁有五十萬億人口的斯普蘭亞星球也不過是杯水車薪,更不用提整個宇宙上千萬億的其他生命體了,如果和宇宙其他文明平均分,那麼斯普蘭亞人可能連肉末都攤不上。

斯普蘭亞帝國曾經試圖強行為這個星球的人移民,加快他們的繁殖,可惜的是,那個星球似乎有著魔力,一旦脫離這個星球,這些碳基生物生育的後代,修補斯普蘭亞人基因的效果大打折扣,甚至,在外星球繁衍幾代後,這些後代的後代們,也開始出現基因崩潰的現象。

斯普蘭亞的科學家開始懷疑,是不是所有的奇跡都起源於那顆藍色的星球?於是他們派出了探險小隊,進入星球生活。

在進入星球的那一刻,探險小隊的人驚喜的發現,自己的基因穩固了,可惜好景不長,在生活了一年多的時候,這些斯普蘭亞人出現了各種不良的反應,帝國緊急召他們回來,在科學家的研究下,不良反應的原因被找了出來,過量的碳基除了開始時,穩固了他們的基因,隨後,竟然成了可以讓斯普蘭亞人致命的東西!

迫不得已,斯普蘭亞人的目光再度轉回到那些弱小的碳基生物上,從血肉到體液,最後,斯普蘭亞人發現,最有效果的莫過於這些地球人繁育下一代的精子和卵子,同時相較於女性一月成熟一枚的卵子,男性數量龐大的精子,可以說的上是優異了。

斯普蘭亞人的目光再度集中在體質優秀健碩,可以提供大量精子的青年男子身上。

這是對於那些被捕獲的地球人的血淚史,從作為肉豬肉羊一般提供血肉的存在,變成了張大雙腿,無助的任由斯普蘭亞科學家采取成熟的精子和卵子的存在,有些地球人甚至被破壞了大腦,成為專門提供體液血肉的機器。

屢禁不止的偷獵和黑市,使得人類幾近滅絕。

最終,斯普蘭亞帝王不得不發布禁令,嚴懲偷獵者,尋找流落於黑市被拍賣的人類,保護人類的社會,讓人類得以休養生息,不至於絕種。

同時,斯普蘭亞提高了被捕獲的人類在斯普蘭亞帝國的地位,任何傷害人類的行為,都將受到嚴懲。當然,這也和斯普蘭亞科學家們發現,被破壞了大腦,被迫機械的提供血肉鏡子的人類,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因為體質下降,承受不住宇宙中的射線和細菌而死亡,大大的減少了可以提供精子的時間,造成了資源的極度浪費有很大的關聯。

畢竟,只要提供一點點尊重以及保護還有一點點物質供養,就可以讓已經習慣了自身處境的被捕獲人類,大幅提高產量,何樂而不為。

經過十多年的磨合,以及地球政府和斯普蘭亞的秘密協定,斯普蘭亞星球為地球提供保護以及科技的支持,而地球則必須維護人類的秩序以及身心健康,並且每年為斯普蘭亞提供三千名壯碩男子的協議,當然,當人類的數量再度得以突破一億之時,這個數字還會增加。

就在不久前,或許是巧合,一名斯普蘭亞公民懷上了輾轉於黑市的一名人類的孩子,這也可斯普蘭亞人可以同性繁殖有關,斯普蘭亞人的生育細胞或許是感受到人類精子的優異,強行融合了並不打算與之交合的人類精子,在斯普蘭亞人生育細胞的強勢之下,新出生的嬰兒依然是純血的斯普蘭亞人,基因的穩定性卻有了一定的提高,雖然這種提高隨著年紀的長大而有所衰退,卻依然讓斯普蘭亞人興奮不已,要知道,多少新生兒就是因為基因崩潰而夭折,夭折率甚至達到了百分之六十!

如果不是高的離譜的夭折率,斯普蘭亞的版圖還將擴大一倍!

更不用提,擁有零星的人類基因片段的新生兒竟然還擁有人類模樣的第二形態!雖然本質還是斯普蘭亞人,但擁有手腳可以直立行走奔跑的人類外型在某些方面,的確要方便的多!

人類成了斯普蘭亞人最鍾意的伴侶目標。帝國所有上層人士都期望有一個人類的伴侶,為自己誕下優異的後代。

在公民的抗議下,帝國開放了人類精液提取基地,凡是在基地提供精液二百年以上,精液質量有所減退的人類,都可以用一部分財產交換,購買出來,成為斯普蘭亞人的伴侶。

不過,因為這筆費用高的驚人,除了貴族,平民根本交付不起,直接的造成了貧富體質的差異。

這種差異在日後的競爭中,體現的更加明顯,比如說對於飛船格外得心應手的操作,更加優異的格鬥技巧,以及大幅提升的大腦開發度。這些都讓斯普蘭亞人明白,想要保住自己家族的地位,亦或是提升自己家庭的地位,都必須擁有一名擁有人類基因的後代。

人類的男子變得格外炙手可熱!

當然,貪婪的斯普蘭亞人並不滿足於此,作為經常發動戰爭的國家,斯普蘭亞人都是優秀的戰士,這代表著,懷孕會造成戰鬥很大的不方便。

斯普蘭亞人的目光,聚焦於人類男性的肚子上……

1


楊光只記得當自己完成雇傭任務,殺死了目標人物,准備回傭兵團之時,天上突然出現一陣強光,身體一輕,隨後便來到一個白色倉體。

這是哪裏?楊光警惕的注視四周,突然從牆壁中彌漫出一種淡綠色霧狀氣體,楊光急忙屏住呼吸,身體卻在接觸到霧氣的第一時間無力的軟到在地上。

慶幸的是,楊光無力的半睜著眼,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力氣,這種藥效實在太強烈了,麻痹了整個身體。

隨後一群人進入到倉體內,抬起楊光的手腳,把他放置一張銀色的手術擔架床上,隨後楊光身體一涼,衣服被這群人全部剝去,赤裸裸的癱在擔架床上。

擔架床被推動時,風一陣陣的從赤裸的身體上拂過,尤其是拂過下體的時候,楊光英俊剛毅的臉上因為羞恥而一陣陣的暈紅,楊光無力動彈身體,只得任由他們擺弄自己的身體,推著他的人有著英俊的面容,但是這是不看他推床的那些藍色觸手的前提下。

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楊光覺得所有的一切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圍。

擔架床被推了很遠的一段距離,隨後他被人移到一張如同產婦床一般的手術台上,雙腿被大大打開,高置於身體兩側,半個屁股被置於手術床之外,股胯被迫袒露人前。

他聽見四周很多人嘰裏咕嚕的說著他聽不懂的語言,似乎是討論他的身體,這種被人參觀如同小白鼠的滋味很不好受,尤其是胸口乳頭被一個粘滑冰冷的類似藤蔓或是觸手的東西觸碰時,楊光感覺到自己渾身都在起雞皮疙瘩。

“不要害怕。”藍是推他進來的斯普蘭亞人,雖然知道自己說的這個人類無法聽懂,卻還是忍不住出聲安慰他,給他套了一付氧氣面罩後,兩根纖長的管子分別插進了楊光的尿道和肛門的孔。

隨著越來越多的水流進楊光的肚子,楊光的肚子逐步飽脹起來。

他喘氣,竭力忍耐這種不舒服的脹痛,這種脹痛他很熟悉,身為阻擊手,需要經常趴伏在目標位置,一動不動的等待阻擊時機的到來,三五天一動不動是常有的事,為了排出拉肚子等一系列意外狀況,每次執行任務前給自己灌腸,是不可避免的功課。

包括現在,剛剛完成任務的楊光肚子裏幹淨的一點殘渣都沒有。

而除了必備的一丁點水分,這兩天,楊光也是在幹渴中度過的,自然也導不出什麼尿液。

而發覺了這一點的斯普蘭亞人,也停止了對他肚子的淩虐。

“相當幹淨,這到給我們節省了不少時間。”布魯斯感歎的說道,他也是隨飛船來的研究員之一,每年的人類采集都是個麻煩事,數量過於龐大,而且數據繁雜,想到這艘小型飛船還有58人沒檢驗,布魯斯都有哀嚎的沖動,不過,隨之而來的巨額獎金則是他堅持下來的動力。

接下來,他們記錄了楊光的三維數據,這些都是激光測量,自動記錄電腦,數據精確到毫米。

激光給楊光光裸的身體帶來一絲溫暖,隨後,他的肛門又被插入了一根圓柱形的冰涼物體。

“36.5”在楊光身後,研究員念出了他體內的溫度,這些數據都會被妥善保管。

接下來是這些研究員最關系的問題,這一項如果不合格,那麼這個男子便失去了作用,除非被送回地球,否則下場很悲慘。

藍色的觸手纏繞上褐色柔軟的海綿體,只是觸碰,楊光的身體便輕微的抖動了一下。

“陰莖敏感度高”研究員在系統記錄下來。

觸手同時一次次的捋動楊光的肉棒,很快,楊光的肉棒便堅挺筆直的豎立在兩腿中央。觸手的突然停止讓楊光很難受,無論是哪個男人都受不了停在半空中的折磨,巨大的陰莖浮現出一根根青色的脈絡,頂端的尿道口也分泌出了透明的前列腺液。

就在這時,一根透明的管子插進尿道的前端。

“這是?”楊光雖然不能動,但他的意識一直很清醒。

這時,一根觸手輕易的突破括約肌鑽入了他的肛門,在他的前列腺停下,開始一下下重重的揉按起前列腺的位置,楊光在肛門的刺激下不由的緊緊夾緊屁股,觸手摩擦肛門的感覺卻更加明顯。

“呵……呵……”心電圖的跳動不由的加快,眼淚從半睜的眼眶中滑落下來。短短的三分鍾內,楊光的身體一抖,一道白濁順著透明的管道射入飛船的搜集瓶內。

“身體素質:佳 身體反應力:佳 射精能力:強 精子活性:高 精液數量:25毫升 綜合素質:佳”研究員給出如下評價,初步的檢驗通過,接下來便是裝箱,等待飛船裝滿,運往地球附近的空間站,進行深入的測試和統計了。

射精後的楊光正處於射精後的虛弱期,無力的身體被他們重新抬回擔架床,被推往儲存倉去了。

一根插入肺部的呼吸管道,一根刺入手臂血管的營養液管道,一根插入膀胱像膀胱注入大量營養液,以及深入肛門半米長的管道,

楊光睜開半眯的眼睛,無力的看著那些外星人扭開了閥門,一股帶著甜香味的氣體充滿了他的肺,僅僅兩秒,楊光便失去了意識。

暈迷中,楊光被裝入了儲存了大量營養液的容器,蜷著的身體如同在母親的子宮中一般,隨著管道向他的腹中灌入大量的營養液,楊光的肚子如同懷胎十月一般高高的隆起,這些營養液不僅為他提供營養,也是為了保證脆弱的人體內髒在接下來的十倍光速飛行中,不會被強大的慣性和氣壓所傷害。

48小時後,飛船已經結束了任務,向著他們的太空基地飛行而去。

2


三天後,經過多次空間跳躍,載運著一百具男體的飛船接近一艘巨型的太空站。

這是斯普蘭亞人設立在地球10光年外的人類空間站基地。

“探索者號,光輝號人類基地歡迎你們的歸來。”甜美的聲音用斯普蘭亞語歡迎著這一艘歸來的飛船。

在一群研究人員的協助下,裝載著一百具男體的存倉室被打開,一百具浸泡在營養液中的男體蜷縮著身體,高高隆起的小腹如同待產的孕婦。

“真是造物主賜予我們的奇跡。”領頭的人感歎道,在他的指揮下,包裹著男人們的薄膜被分解。

嘩……楊光隨著一灘粘稠的液體滑落到地上。

“哦,你們小心點,不要傷到他!”在領頭人心痛不已的叫喊聲中,楊光滑膩的身體在一群緊張不已的員工手中,被小心翼翼的抬到一塊極柔軟的絨布上。

三天以來,楊光都維持著半睡半醒的狀態,也幸虧如此,不然光是肚子裏的那些液體就夠他受的。

身體輕飄飄的沒有感覺,隨著連接著身體的三根管道拔出,楊光抖動著身體,從下體的兩個肉穴中噴湧出大量的液體。

細長的觸手從穴口伸入,撥弄著疲憊不已的肛口,在觸手輕柔的攪動下,殘餘在腸道的零星液體,也被斷斷續續的排泄出來。

重新為楊光換了一床幹爽的絨毯,全身被包裹在絨毯中的楊光和剩餘的九十九名男體,被眾人推往了前往斯普蘭亞星球的太空中轉站。

只等著一個月後,一艘巨大的飛船載著這群今年搜集到的人類前往外太空-他們的終點站斯普蘭亞首都星球萊德星球。

楊光已經醒了一天了,自知在劫難逃,只得露出一個苦笑,逃跑了兩次,這讓斯普蘭亞人對他的警戒度提升到了最大,此後一條人造臍帶穿刺了肚臍上的血管,開始提供含有微量麻醉成分的營養成分,使得楊光始終處於渾身無力的狀態。

就算這樣,推楊光來手術室的路上,楊光的四肢也被皮帶牢牢的綁在擔架床上,動彈不得。

斯普蘭亞人的體能十分強大,原始形態下舉起一塊重約20噸的鋼板對於高約五米的巨型史萊姆並不是什麼問題,哪怕是第二代乃至第三代轉變為人類形態時,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拎起重約5噸的物品。

相較於楊光的掙紮,幾乎可以算作是無視的地步,一個斯普蘭亞人的雙手轉變觸手形態,輕而易舉的便把楊光移至一邊的手術台上。

隨著哢哢哢哢幾聲金屬響聲,楊光的四肢被牢牢的固定在手術台的鋼板上。

“你們要幹什麼!”楊光掙紮著,對未知的恐慌不可遏止的在心中蔓延。楊光不怕死,但卻怕生不如死的活下去。

軟體動物的斯普蘭亞人是天生的冷血動物,偏愛像人類一樣的恒溫動物,這讓他們覺得很溫暖,同時更易發情,溫暖濕潤的小穴更是勝過了一切的天堂,當然還有溫暖緊致的尿道和膀胱,這也是個相當美味的聖地,斯普蘭亞人總是偏愛溫暖緊致和濕熱,這讓他們的JJ感覺美妙極了。

只是對於人類來說,卻是一件不那麼美好的事,事實上,因為受涼拉肚子,或者因為尿道括約肌被撐開太久而失禁,卻是被劫掠的人類的家常便飯。

一根觸手從楊光的後脖的空隙處插入,冰涼的感覺讓楊光渾身冒起雞皮疙瘩,楊光感覺到自己的腦袋被輕松的抬起,隨後塞進了一個金屬的滿是細小凸起的頭盔,哢嗒一聲,一根皮帶系在楊光的下巴處,算是簡單的固定。

頭盔實在太重了,楊光只能看著頭頂的天花板,對於這些斯普蘭亞人將要對自己做什麼一無所知,直到自己的屁眼感覺一陣濕潤,隨後是一片清涼。

“操!”楊光的臉色瞬間變得漲紅,沒有男人喜歡別人搞自己排泄的地方,幾次灌腸都是在楊光渾渾噩噩之時,抵觸的情緒還不是那麼明顯,這一次確實楊光神志清醒的情況下,公然的用棍子樣的東西插楊光的屁眼。

楊光反抗的縮緊自己的肛門,指頭粗細的棉棒卻像是和他較上勁一般,只要他力氣松懈一下,便往他屁眼裏搗。

棉棒最終還是插入了變得濕軟的屁眼,楊光緊緊的皺著眉,毫無抵抗的肛門卻在反複的抽插動作中松軟開來,一根尖細的噴嘴卻趁機插入肛門內部。

“額……”楊光忍不住夾緊了屁眼,冰涼的潤滑液卻順著噴嘴滿滿的灌進了楊光的肚子,直到整個腸壁被潤滑液浸滿濡濕。

幹澀的腸壁再也構不成對異物的阻攔,楊光剛感覺尖嘴被拔了出去,一根更粗更軟的觸手卻撬開了肛口,毫無阻攔的滑進了自己的腸道。

隨著觸手在腸壁的某一個區域重重的搗了一下後,楊光的身體便不可抑止的顫抖起來。

“額啊……不要……唔……”一股又酸又麻的強烈感覺在屁眼中擴散開來,每一次對這塊區域的責罰,楊光便感覺精液快要從自己的馬眼漏出來一般,然而對於直男的楊光來說,緊靠屁股的刺激還不夠,任憑自己的陰莖翹的在高,楊光始終無法獲得最後的釋放。

楊光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更多恥辱的聲音,卻又忍不住想用大腿根摩擦自己的陰莖,蠕動著大腿根時,才發現雙腿間距離被拉的太大了,根本摩擦不到。

“呵呵……”楊光抖著腰,又一波劇烈的高潮來了,屁眼不受控制的緊縮抽搐,然而陰莖抖動著什麼都射不出來,從來沒被人淩虐過屁眼的他,並不習慣通過前列腺高潮。

隨著快感累積的越來越強烈,楊光漸漸的覺得呼吸不夠用了,每一次喘氣都仿佛破風箱一般,發出呵呵的聲音。

“真是太棒了,他的屁眼實在是太溫暖了,快把我的觸手夾斷了,哦,真棒。”另一邊負責替楊光擴張的斯普蘭亞人也在高叫著,為人類屁眼裏高熱緊致的感覺而瘋狂的著迷。

“快點吧,被導師知道你私下裏強奸人類,就等著被國家判刑吧!”另一個斯普蘭亞人用楊光聽不懂的語言勸阻著自己的同伴,讓那個被楊光體內高溫激起強烈情欲的斯普蘭亞人猛然驚醒,不由得一陣後怕,只得快速安置好被綁縛在維生槽裏的楊光便匆匆離去,只留下插在楊光肛門裏的帶著手柄的球狀物。

楊光從清醒過來已經三天了,這三天對他來說是如此的荒唐,這一群鼻涕蟲到底是什麼玩意?

總不會是外星生物吧?楊光睜著無神的眼,玩笑似的思考著這個最讓他無法相信卻絕對真實的答案。

這三天,在外星生物給他塗抹的粘液作用下,楊光除了頭發和眉毛,全身上下的毛發,連乳頭上細小的絨毛都被褪了一個幹淨。

皮膚在三天的溶液浸泡中變得細膩光滑無比,楊光看不見他身上多次生死之間留下的傷疤也再也找不到一絲蹤跡。

體內曾經被創傷的內髒,在腹部隆起的三天內也被溶液修複到最好的狀態。

此時體能健康狀況本應在曆史最佳狀態的楊光,卻如瘟雞一般任由包裹著絲絨的拷子,把四肢固定在維生槽內。

如同一個癮君子者般癲狂的抖動著身體,失神無力卻又瘋狂的發泄著身體的興奮。

“啊啊啊啊!”高潮的來臨中,楊光大張的腿根,青筋噴張不已。

一道濃稠的精華順著插入尿道的軟管被吸入維生槽邊的收集倉內。

自從那群奇特的生物往他的肛門內插入那個玩意後,他便一直處於高潮之中。

肛門內酸癢難耐的感受讓他忍不住夾緊肉穴,那個球狀物被溫暖的肛肉緊緊的吸附包裹著,

“唔……”難耐的喘息著,高潮剛過的陰莖沒有疲軟的跡象,仍舊高高的挺立在下腹,青筋盤踞在張盍的龜頭上十分猙獰。

楊光從來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好的性能力,三天連續不斷的高潮除了偶爾的昏迷,竟然沒讓他上西天,他也從沒想過自己的屁眼竟然能敏感成這樣,只憑借著一個玩具就可以高潮不已。

隨著再一次大吼出聲,楊光剛剛射過的陰莖噴射出幾道精華,身體仿佛被掏空的楊光無神的眨了幾下眼,緩緩的合上了眼皮,挺立的陰莖在他昏迷後依舊抖動著流出透明的前列腺液。

“優1號的身體到達臨界點。可以輸入藥劑了。”一位常年專研人類的斯普蘭亞學者,翻開楊光的眼皮,確認楊光失去意識後,指導著自己的學生為他輸入藥劑。

細長的針紮入毫無生氣的兩顆睾丸內,睾丸生長溶液順著針管,緩緩的流入幹涸的造精之地,瀕臨極限的造精細胞在生長液的作用下再次恢複活力,迅速的修複和生長起來,短時間內擴張了一圈的睾丸沉甸甸的懸掛在大張的雙腿間,分量十足。

連挺立的陰莖也在藥液的刺激下變得更加粗長雄偉。

“嗯……”楊光無意識的呻吟,眉頭在斯普蘭亞人向他會陰紮入長針的過程中越皺越緊。

“針頭已經刺入優一號前列腺體內,可以輸入藥劑了。”測量了長針剩餘的長度後,斯普蘭亞學生對自己的導師回複道。

一道淡黃色的藥水從會陰的針內注入楊光的前列腺內,幾個斯普蘭亞人都可以看見楊光不停轉動的眼球,這些藥劑讓楊光在睡夢中都感到極為難受,卻掙紮著醒不過來……

被輸入藥劑的前列腺會變得腫脹而敏感異常,雖然在地球上,這是一種名為前列腺腫大的疾病,會影響男性的排尿,但對於只在乎精液質量和數量的斯普蘭亞人來說,敏感而多產的地球人才是最優良的,至於排尿是不是痛苦,只是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再一次醒來已經是九個小時之後了,剛剛清醒的楊光覺得精神好了很多,身體也恢複了不少力氣,大腦終於不像生鏽了一般,幾乎思考不了任何問題,同時,楊光敏感的覺察到身體不同尋常的酸漲感。

只是這種清醒卻是短暫的,當屁眼裏的玩具狠狠的再度蹂恁脆弱的前列腺時,這毫無預兆的快感強烈到仿佛直接蹂恁脆弱的神經一般,舒爽酸麻到的無以複加,以楊光堅強的意志也控制不住的幾近抽泣起來。

太過強烈的刺激就是一種折磨,掙紮中的楊光不知道,在藥物的作用下,每次射出的精液的量竟然是昏迷前的好幾倍。

濃稠到結塊的精液源源不絕的從軟管中被吸入收集倉。

再一次沉溺於欲海的楊光連被人測量撫摸、擦身輸液都不知道,只能在屁股裏爆炸的快感中,一次次射出自己的精華,顫栗哆嗦著享受仿佛無止境的快感。

又是幾天過去,此刻的楊光不複雇傭兵時強悍堅毅的模樣,和跟他一起被綁架的男體們一樣,連涎水都控制不住的淪陷在肛門的快感中。

腦袋裏除了快感,思維一片空白,雙眼呆滯的如同木偶一般,對於站在面前准備對他做什麼的斯普蘭亞人都無動於衷。

任由他們抬起自己腦袋上沉重的頭盔,向自己頭盔後腦勺上的位置上安置蓮蓬一般的東西。

這在綁架前,幾乎是不可思議的,接受過訓練的楊光哪怕睡夢中都可以感知靠近自己的敵人。

可是此時,他只能哆嗦著雙腿,不停的流著涎水,在快感的地獄中翻著白眼,粗大的陰莖如同快掉的水龍頭不停的射精。連此刻被設定為持續向睾丸和前列腺輸入的藥劑都感受不到了。

恐怕此刻,對於他來說,連藥劑給他帶來的脹痛,都是一種強烈的快感和刺激。

“可以開始了……”隨著教授的指令,從頭盔內部各個方向刺出的長針瞬間穿透了楊光的顱骨,紮入大腦。

“語言信息傳輸百分之一……百分之二……開始傳輸斯普蘭亞星球法律……開始傳輸結婚法案……優一號記憶開始修改……百分之一……”

智腦通過數據探針強行灌輸和修改著楊光的記憶,,不知在楊光醒來後又會迎來怎樣的人格和人生……

3(完結)


沉浸在智腦為他們虛造的世界中,呆滯的人類被水晶棺材一般的容器裝盛起來,數據線連接著他們的大腦,不停的渲染出一幅幅可以引導他們欲望的畫面。

楊光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但每當他試圖查找哪裏不對之時,劇烈的快感總是打斷他的思緒。

“噢噢噢噢……插深點……再粗一點……噢噢噢噢……你插進我的膀胱了……”楊光大喊著,被觸手插入的兩個洞在觸手的侵略下劇烈的抽搐著,楊光抖動著雙腳,身體被幾根有力的觸手纏繞著舉起在半空中,支撐身體的只有插在身體裏的兩根觸手,這讓他的下體被迫吞下越來越深的觸手,接受著觸手的調教和侵犯。

對於觸手楊光沒有絲毫抵觸,只覺得無比的親近,成為斯普蘭亞人的配偶,為伴侶提供精子,以及誕下後代本來就是他天生的職責。

比起斯普蘭亞人他們太弱小了,雖然他在人類中身體素質一流,但對於斯普蘭亞人的意義只在於可以提供更加優質有活力的精子,以及強壯的後代,人類本身依舊是脆弱和珍貴的存在。

楊光大腦裏的虛偽記憶讓他已經做好成為別人禁臠的准備,雖然他偶爾會覺得事情的違和感很強烈,但每當他想要去仔細思考哪裏不對之時,觸手對他的調教就越發強烈。

“啊啊啊啊……不要在擴張了,我受不了了……”半空中的身體後彎成九十度角,高高突起的乳頭被觸手包裹住,透明的軟肉模仿者吮吸的動作,拉扯著小小的軟肉,突然從觸手的中央伸出尖細的喙部深深的刺入楊光的乳首中央,直到乳腺,隨後向他的乳腺內分泌出讓整個胸部發漲發癢的液體。

“好癢……不要折磨我了……”楊飛搖晃著腦袋,胸口的酸癢麻癢刺激的他不停的甩動胸口,卻拜托不了刺入乳腺的尖細喙部,連用手搓揉自己胸口的權利都被觸手殘忍的剝奪了。

他的雙手被觸手拉開束縛在身體兩側,雙手被觸手包裹成一個拳頭,拳頭的中央是觸手模擬出來的兩根噴張的性器,在他手心做出猥瑣的性器交合的抽插動作。

觸手顯然對楊光炙熱的身體非常滿意,越發動情深入的在楊光身體裏抽插,除了在肛門裏的,還有一根尖銳細長的陰莖在楊光的尿道做著活塞運動。

“……不能再深入了……不要了……頂到尿道口了……不要……”楊光淚眼朦朧的大叫著,觸手細長的陰莖一次次撞開緊致的尿道括約肌,在撞擊中給脆弱的膀胱口帶來的不止痛苦還有顫栗的快感,終於,控制不住已經麻痹的括約肌,楊光在一聲大吼中,抖索著身體失禁了。

積蓄在膀胱裏的淡黃色尿液流出的速度不是很快,溫溫熱熱的沿著觸手的陰莖邊緣不停的滲漏。隨著觸手抽插的越發順暢,越發深入的觸手每一次的插入都會撞開括約肌進入楊光的膀胱。

突然深入膀胱和乙狀結腸的觸手都頓住了。本能的覺察到不妙的楊光驚恐的扭動著身體想要逃開兩根明顯不對勁的觸手。

卻在下一秒,噴發的兩根觸手把大量濃稠白濁的粘液噴射進了楊光的膀胱以及之狀結腸……

被噴射了太多的粘液,楊光的肚子明顯隆了起來,飽和的粘液沿著肉壁的間隙,如同失禁的尿液一般流淌出來,很快肛口和尿道口便堆積了一層厚厚的泡沫狀的粘液,甚至這些粘液還沿著會陰,沿著睾丸,流淌到小麥色的大腿根,楊光的整個下體被白色粘液包覆的一片狼藉。

體內肉壁接觸到粘液的地方便是一陣瘋狂的麻癢,楊光的身體扭動的仿佛一條脫水的魚,受不了這種麻癢的折磨,楊光竭力向觸手的方向聳動自己的下體,試圖讓觸手在摩擦肉壁的過程中緩解一下麻癢帶來的痛苦。

只是被觸手牢牢捆縛的身體並不能做出太大的移動,承受不住的楊光最後只能崩潰的嗚咽著收縮自己的兩個肉穴。

被緊致的肉穴一松一緊的包裹吸附著,觸手們的活力再度燃燒起來。慢慢的觸手開始膨脹。

剛開始,飽脹的觸手緩和了楊光體內的麻癢,可隨著觸手越漲越大,楊光下體的兩個肉穴沒撐的沒有一絲褶皺,每一次的擴張,帶來的又是新一輪的痛苦。

楊光在意識的空間裏掙紮著,現實中的身體,此刻被科學儀器包圍著,強行擴張下體的兩個肉穴,每擴張一個數值,都令昏迷中的楊光發出幼獸般的哀鳴聲。

然而在粘液狀的藥物作用下,肉穴雖然被擴張成一個誇張的肉洞,卻依然沒有撕裂的跡象,那種令人瘋狂的麻癢,就是藥物在粘膜上發生作用的結果。

“繼續擴張……”在教授的指令下,新一輪的擴張開始了,而意識空間也隨著現實空間,虛擬出同步擴張的場景。

“啊啊啊啊……不要……進不去了……”意識空間裏,觸手的尖端插入已經紅腫飽脹的尿道口,堅定的向楊光身體深處鑽進去,更誇張的是楊光的後穴,已經被擴張成拳頭大小的肉洞。這樣誇張的程度,另楊光連合攏雙腿都做不到。

痛苦的三天過去了,現實世界中,躺在玻璃箱中的楊光大張著雙腿,尿道在藥物和物理擴張的作用下成了小腹上一個拳頭大小的肉洞,而原本粗長的陰莖,成了肉洞邊緣的一圈緊貼下腹的肉環,四根銀色的金屬擴張器如同張開的花瓣,從尿道內部撐開了下腹的肉洞。

楊光的肛門也被一個由四根金屬組成的擴張器支撐著,成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可以容納三個拳頭大小的肉洞,斯普蘭亞人對這些人類的盆骨做過處理,這種程度的擴張,並不會對人類男性緊小的盆骨產生不好的,比如骨裂之類的事情。

教授用一個尖嘴鑷子尖頭輕輕敲擊尿道的內壁。而意識的空間內,觸手也用尖喙敲擊著小腹肉洞內的肉壁。

這使得十分脆弱敏感的尿道壁帶來一陣尖銳的震顫。

“可以進行培育袋移植手術了。”教授檢查了這些人類身體的柔韌性和細胞的彈性以及修複能力,十分肯定的開始了下一階段的改造-在膀胱壁以及腸道上移植兩個可以繁衍後代的‘子宮’,以及從陰囊裏,移植兩根輸精管到剛剛移植的‘子宮’壁上,當然從膀胱至陰莖的這條輸精管被斯普蘭亞人廢棄了,他們直接在楊光的陰囊根部植入一個布滿神經的肉縫,連通了兩顆附睾,這便是以後用來抽取這些人類精液的地方,而且,只需要像肉穴裏插入一個一端如同奶嘴一般的細管,這裏也可以成為斯普蘭亞人後代誕生後的‘奶水’。

而布滿神經的肉洞內也可以塞入可以震動的金屬球,接著作用於睾丸和陰囊內部的震動會像地球上的入珠一般強烈的刺激著這些人類的性欲,產生更多的精液。

細小的透明管道從拳頭大小的尿道輕松的深入到手術後的膀胱內,肛門內也被同時插入一根細小的管道,同時插入膀胱壁和腸道壁上一個細小的肉縫內。

‘子宮’內被插入東西的刺激,另被智腦篡改了植物神經的楊光,全身潮紅的動了情,沒一會,細長的管道從兩個植入的子宮中抽取到了乳白色的精液。

這些精液在斯普蘭亞人受精卵繁衍過程中提供人類優良的基因,以及穩定受精卵的基因序列,大大的提高了斯普蘭亞人新生兒出生時基因崩潰的死亡率。

手術成功了……

金屬的擴張器從楊光的兩個肉洞中取出,細胞的強大恢複能力會在三到五天內另變性的下體恢複原貌,只有陰囊根部的肉洞被塞入了含有震動鋼珠的細管,時時刻刻收集從他身體裏產生的精子。

兩百年後……

無知無覺的躺在玻璃箱內提供了兩百年精子的楊光,按斯普蘭亞法律可以被公民贖買,成為對方的伴侶。

作為斯普蘭亞大皇子的布萊伊和二皇子卡恩,在看到身材線條完美的楊光時,停住了腳步。

意識空間裏,楊光在觸手的陪伴下已經過了兩百年,此時的他被觸手強行拉開雙腿,細小的觸手從陰莖前端細小的龜頭插入,擴張著恢複窄小的尿道。

這事在兩百年間,已經成了楊光和觸手的習慣,享受著細小觸手帶來的摩擦內部的快感,楊光昂著頭,雙眼迷離的索求著觸手對飽滿的胸口的撫弄。

“嗯……”觸手形成一個透明的人形,粗長的陰莖從楊光小腹再度被擴張成拳頭大小的尿道插入,對於斯普蘭亞人2噸的身體來說,拳頭大小的尿道依然十分緊小,插入過程中的脹痛感,依然令楊光發出咿唔的呻吟聲,直到粗大的陰莖插入楊光的膀胱,雙方都發出一聲淡淡的吐氣聲,人形溫柔的擦去楊光在尿道被摩擦時布滿額頭的冷汗,給他時間稍稍緩和後,猛力的在楊光的尿道裏交合起來。

“唔……”雙腿在觸手的幫助下,纏住了人形的胯部,楊光顫抖著身體依附在人形強健的身體上。而這時,身後一根粗大的觸手偷襲上楊光赤裸的身體。

“什麼?”驚訝的楊光想要回頭,頭部卻被纏上來的觸手固定住,動彈不得,只得睜大雙眼看著面前依然在他身體內聳動的人形。

恍惚間,楊光似乎看見了人形嘴角的笑容……

笑容?這還是兩百年間第一次看見,所有的念頭在身後人形冰冷的手搓揉他的兩瓣臀部時化為灰燼。

粗大的陰莖從背後插入溫暖的直腸,冰冷的手指卻撫弄上了陰囊上敏感的小口。

在全身敏感點被襲擊的時刻,楊光無法自制的張著雙唇,任由身前和身後的人形更深的進入自己身體。

“唔……”楊光呻吟著在人形爆發之時,也雙眼發直的抖動著身體到達高潮。

而人形也十分准時的向楊光陰囊的肉穴內插入來自兩人的兩根觸手軟管,吸取從楊光身體內產生的溫暖精液。

情欲緩和後,楊光撫摸著人形的臉頰,困惑的想著自己看見的那一抹笑容,不知何時竟然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我們當然是有生命的,我們是你的伴侶,記住我,我叫布萊伊。”第一次,人形回答了楊光的話,這令楊光驚訝極了,也另兩百年間除了欲望,更多的是寂寞的楊光十分開心。

“還有我,記住我的名字,我是卡恩,同樣是你的伴侶。未來我們三人好好生活吧。”

接受了楊光兩百年內虛擬記憶的布萊伊和卡恩,滿意的回味著虛擬世界內楊光敏感緊致的溫暖身體,當然還有飽滿潤滑的優美身體,一切都是那麼美味。

從智腦中退出的兩人,還記得楊光在意識空間裏露出的羞窘神態,看著玻璃箱中沉睡了兩百年的楊光,不由的露出一絲笑容,未來真是值得期待……

三天後,在寬大的三人床上醒來的楊光,睜開眼,迎接了兩百年來的第一縷陽光。

當然,還有虛擬世界中,三天來對他無微不至的兩個人。為了保護人類脆弱的身體,三天的時間,楊光依然只能在裝滿溶液的玻璃箱中度過,好歹兩人還能在虛擬世界中陪他,不然嘗試過楊光溫暖的身體,兩人在三天內一定會忍不住把人從玻璃箱中抱出來的。

“早安,布萊伊,早安,卡恩。”楊光敏感的覺察到插在自己陰囊內的兩根觸手,威脅式的勾動著陰囊內的尖端,忍耐住被勾起的情欲,楊光紅著臉向自己的兩個伴侶打招呼。

滿意的抽動著被溫暖精致包裹著的陰莖,兩人同時在楊光的側臉上落下一吻。

“同樣早安,我的愛人……”

Comments

Privat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