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娘 - 西陵冥 (短篇)

太短了啦!!!!!!!!!!!!!!!! QQ 求下文 嗚嗚嗚嗚

文案:
“喂喂!你知道窺娘嗎?”
“窺娘?那是什麼?”
“就是……最近大家都在傳言的……”說到這,提起話題的女孩,嗓音刻意壓低了一些,故作神秘的轉頭四下看了看,才繼續說道:“是一個喜歡窺視別人的女鬼,若是被她盯上,會很恐怖的。”
“有、有多恐怖?”明明聽得有些害怕,另外一個女孩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被那個鬼盯住的話,她就會一直跟著你,無論你在哪,她都躲在暗處窺視你……”
【又是一年新鬼節,新篇寫來獻給大家當鬼節賀文。看作者如何把鬼文寫到攪基!文名不是問題,它確實是篇耽美!】

第一章 傳言

  “餵餵!你知道窺娘嗎?”
  
  夜晚寂靜的人行道上,剛剛從補習班回來的兩個女生,手挽手向前走著,直到其中一個女孩,突然開口問道。
  
  “窺娘?那是什麼?”
  
  另一個女孩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完全不知道是在說什麼。
  
  “就是……最近大家都在傳言的……”說到這,提起話題的女孩,嗓音刻意壓低了一些,故作神秘的轉頭四下看了看,才繼續說道:“是一個喜歡窺視別人的女鬼,若是被她盯上,會很恐怖的。”
  
  “有、有多恐怖?”明明聽得有些害怕,另外一個女孩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被那個鬼盯住的話,她就會一直跟著你,無論你在哪,她都躲在暗處窺視你……”
  
  “啊啊──不要講了!大晚上幹嗎講這些毛毛的事,還是快點回家吧。”另外那個女孩,終於被嚇得急忙開口阻止了話題的繼續,拉起笑嘻嘻嘲笑她膽小的好友,往家的方向快步走去。生恐她的身後,會突然出現什麼奇怪的東西。
  
  剛從車上下來的楚樂,正好跟在前邊討論話題的女孩身後,耳朵裡也聽見了兩個女孩討論的話題,心中不由暗笑,覺得她們編造傳言的故事也有些太假了吧?世界上哪裡來的那麼多鬼?
  
  掏出手機,楚樂看了看上面的時間顯示,已經十點多了,他加快步伐,往租住的地方趕過去。若不是因為最近太忙,加班加到了現在,他本應該早就到家。從公車站下來,走到住的地方,需要繞上一個大圈子,浪費不少時間。楚樂正心中暗暗琢磨著,如何才能快點到家,經過旁邊一條巷子時,不由停下了腳步。
  
  在他的右手邊,有一條可以通往住處的捷徑小巷。
  
  巷子兩邊都比較狹窄,光線也十分幽暗。雖然裡面的路旁,也豎著幾盞路燈,但那昏黃的燈光並不怎麼亮堂,在燈光外的區域範圍,還是一片黑暗。如果是從這巷子裡穿進去的話,倒是應該可以早點回到家。不過這巷子,楚樂從來都沒有嘗試往這走過,心中猶豫一番,想也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為了省事,楚樂決定從巷子中直接穿過去。
  
  腳一踏進到巷子中,四周便像是被黑暗籠罩,楚樂仰頭朝兩邊觀望,看不清兩邊的建築是什麼,只感覺高高的牆壁,帶給人一種非常壓抑的氛圍。靠著前邊快接近的燈光指引,楚樂繼續向前深入。不知不覺,他已經穿過巷子一半的距離,可腳步卻又再次放緩停頓了下來。
  
  只見在他前邊靠右側的方向,有一棟平樓,樓房的外邊圍建著白色高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久的時間沒有修繕過牆面,白牆的下邊,有著條一米長的明顯裂開縫隙,縫隙裂開最嚴重的地方,甚至裡邊的泥磚都掉下了一塊,因而露出了個小洞。
  
  裂開的洞口,對楚樂來說,並沒有什麼好留意的。只是,那一直趴在白牆外邊,以詭異的姿勢完全貼近在洞口處,背對著他的黑髮女人,才是最惹人註目的……
  
  黑髮女人背對著楚樂,身體彎曲幾乎傾斜在了一邊,趴在那牆角處,像是在通過洞口盯著裡面看。本來這種情況,楚樂印象中都會認為,這女人要不就是和房子裡的主人有糾葛,所以大晚上跑來折騰鬧事,又或者,這女人就是個神經病。
  
  不管是哪樣,楚樂都覺得這是件麻煩事,招惹不起,想從旁邊默默地繞過。把雙腳走路的聲音儘量放輕,楚樂慢慢從女人的身邊走了過去,但雙眼卻又忍不住地打量著牆邊的女人。
  
  披頭散髮到腰間的女人,因為背對著楚樂,所以他也看不清楚女人的正面模樣是什麼樣子。只能通過背面,觀察到女人是身穿著一身青色長裙,露出的手臂和雙腿,非常白,但也非常的髒。手臂和腳上邊,似乎都沾著不少黑色像是泥土的東西,雙腳赤裸踩在地面上,並沒有穿鞋。而且最讓楚樂感覺到詭異的是,這個女人從他剛剛看見時,就一直維持著同樣一個姿勢,一動也不動的,身體歪靠在牆邊,像是僵硬在那一樣……
  
  不願再繼續看下去,楚樂把頭轉回到前邊,加大了走路的步伐,卻不料無意踢到了別人隨手丟在地上的一個空罐,罐子‘咕嚕咕嚕──’地開始滾動起來,在此刻極為安靜的巷子裡,這個聲音也顯得特別清晰。
  
  “糟糕!”楚樂暗想,趕緊往前疾步走去,不再回頭去觀察那瘋子一樣的女人,到底有沒有註意到他。
  
  直到楚樂從巷子中終於穿了出來,重新回到大馬路上,才感覺是松了口氣。在他往住的地方繼續走去的時候,並沒有察覺到,在巷子中那個一直維持同一姿勢,趴在牆邊不動的女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將頭扭向到了楚樂離去的方向……

第二章 幻覺?

  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和系了一天的領帶,楚樂從廚房中倒了一杯水返回到客廳裡。
  
  終於是回到了家中,楚樂感覺他的精神也放鬆了不少,正當他打算坐在沙發上休息一會時,便聽見了從客廳窗戶那傳來的‘砰砰砰──’,一陣激烈的聲響。
  
  楚樂忙回頭,望向到聲音傳來的地方,明明客廳窗戶上的窗簾都拉上了,卻赫然看見一道人影的形狀,透過窗簾外的光照,顯印在窗戶上邊。
  
  那道人影,身體的四肢呈扭曲的動作趴伏姿勢,似乎還能清楚看見它垂下來的一頭長髮,也掃在了窗戶上。頭左右不停地來回奇怪扭動著,似乎是想找到更好的角度,透過窗簾沒拉緊的一絲窄縫,觀察進房間裡來。
  
  拿著杯子的楚樂,有些不敢置信,他明明是住在十七樓啊?那……外面……怎麼可能會有人趴在上邊?
  
  這不會是真的……
  
  把杯子往旁邊的茶幾上一放,楚樂徑直就朝著窗戶的方向走了過去,舉起他的手,各拉住一邊的窗簾,楚樂什麼都沒有想,猛地一下把窗簾往兩邊用力拉了開來。
  
  “唰啦──”一聲,窗簾向兩邊徹底拉了開。但是,外面什麼都沒有,只能透過玻璃,看見到對面的高樓,和其他矮一些的樓房建築,與那些五顏六色的燈光,交相輝映在一起。除此之外,他什麼都沒有看見。
  
  不由地,楚樂用手揉了揉他自己的太陽穴,心中思索著是不是他最近因為加班工作的事太忙,而疲憊產生了幻覺?不管怎麼樣,還是乾脆去洗個澡早點休息吧。
  
  這麼想著,楚樂轉過身,離開了窗戶邊,他沒有留意到,在他身後的窗戶外面,一隻手正從窗戶外的角落,一閃而過。
  
  ……
  
  “嘩啦──”
  
  花灑噴下來的水,溫度調試得正好合適,不冷也不熱。
  
  用水把身體都先沖洗了一遍後,楚樂接著把頭仰高,將短髮和臉頰都打濕,瞇著眼,他轉身從旁邊的檯子上,拿出洗髮水的瓶子,擠出一些洗髮水在手掌上。接著,將洗髮水搓揉進了他的頭髮中,整個頭沒過一會的功夫,已經全是白色的濃密泡沫。
  
  頂著一頭的白色泡泡,楚樂又從旁邊拿出他的香皂,將身體上下都給抹了一遍,正但他準備把香皂放回原處時,頭上邊的洗髮水泡沫因為過多,而向下流進到了他的眼睛中。
  
  眼睛感覺到一陣刺痛,楚樂將雙眼立刻閉緊了起來。而他手中原本攥著的香皂,因為剛剛一下的刺痛,手不由握緊了些,那滑溜的香皂,就‘滋溜’一聲從楚樂手中飛出,掉落在了浴室的米色瓷磚上。眼睛閉著看不到東西,全被泡沫給遮了住,楚樂只能閉著他的雙眼,慢慢蹲下身來,去摸索他掉在地上的香皂。
  
  可摸了半天,楚樂在地上什麼都沒有摸到。有些不耐煩起來的他,乾脆擡起胳膊,用力朝雙眼上一抹,將眼睛上流下的泡沫給抹掉,勉強將雙眼睜開了些,想直接用眼睛去尋找香皂的蹤跡。
  
  誰料想,楚樂一睜開雙眼,沒先看見掉落在地上的香皂,反而在瓷磚中的排水口中,隱約看見了一隻眼睛?!
  
  那瞪得大大的眼睛,黑漆漆的瞳孔,正死死盯著楚樂看。瞳孔兩邊的眼白,全都被紅色的血絲所爬滿,眨也不眨地透過排水口,窺視著他。
  
  楚樂驚得直接往後一倒,頭上的泡沫在顛動下,又流進到了他的雙眼中。楚樂趕緊站了起來,拿水快速沖洗他的眼睛,並抽出旁邊置放著的毛巾,把他的臉和雙眼全部一股腦迅速地擦拭了一遍。在閉眼什麼都看不見的期間裡,楚樂變得十分焦慮起來,只盼想著要快些睜開眼!
  
  眼睛不再刺痛,楚樂立即把他的雙眼給睜了開,警惕地環顧四周,接著,他慢慢低下頭,再次望向地上的那個排水孔。發現他剛剛看見的東西,消失了?
  
  正發出“咕嚕咕嚕──”聲響,排水的不銹鋼圓形排水蓋口,看起來和平常一樣,沒什麼異樣的情況。更別說楚樂剛剛在裡邊,似乎看見的一隻眼睛。難道,是自己真累到了產生奇怪幻覺的地步?眼睛怎麼還能花成這樣?沒心情再繼續琢磨深究下去,楚樂把澡匆匆洗完,就趕緊套上他的浴衣,從浴室中出了來。
  
  不知道為什麼,楚樂總覺得這晚上發生的事,都有些太過詭異了。
  
  將濕漉漉的頭髮吹幹後,楚樂在房間的床上坐靠著,看了一會電視,感覺稍微好了一些,沒有再精神恍惚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幻覺。翻身下床,把房間的大燈給關了上後,楚樂重新鑽回到被子中,拿起身邊的遙控器,把已經不知道是在放什麼亂七八糟節目的電視給關閉掉。
  
  深深地打了個哈欠,楚樂拉起被子向下躺去,側睡在床上,慢慢地合上了眼,陷入進夢鄉之中。

第三章 睡夢

  不知道別的人有沒有過同樣類似的經歷,明明是在沈睡之中,又隱約像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房間裡的床上沈睡。似乎自己的意識從身體中單獨脫出,用另一個視角,觀察著房間裡的一切。
  
  此時正在睡夢中的楚樂,就陷入進了這種強烈感覺內。他知道自己現在是睡著的,卻又隱約感覺到了,在他的房間裡邊,靠向陽臺方向的左側牆角中,似乎隱藏著一個黑影……
  
  那道黑影,就那麼縮在角落的黑暗中,靜靜地,沒有任何動作。但存在感卻又十分強烈,使得明明是在睡夢中的楚樂,身體略微緊張地無意識抽動了一下。
  
  這一動,使得楚樂從深度的睡眠中,緩緩清醒過來。雖然他還閉著雙眼,身體卻逐漸變得繃緊。因為他察覺到,即使是他醒了過來,夢裡那種壓迫恐怖的詭異感,並沒有因此消失。
  
  在他的房間內,那個光線照不到的左側牆角,似乎真的感覺像是有個人,還縮在那裡……
  
  那只是幻覺嗎?還是自己現在正身處夢境之中?楚樂幾乎分辨不清,但他唯一可以肯定確認的是,這若是個夢的話,絕對是個噩夢。不想知道現實中,他房間的角落裡,是不是真的有個人影在那。但不睜眼證明的話,心裡頭始終被懸吊起來,不上不下。
  
  閉眼側睡,頭正好是面對陽臺方向的楚樂,雙眉不由糾結地皺緊了些。忍耐了好一會,他始終擺脫不了想要親自確認有沒有人影的衝動,慢慢地,他將雙眼睜了開來。
  
  房間裡,並不是漆黑一片,陽臺窗戶外面那些還點著燈光的樓房,將它們的光亮透過窗戶的布簾,穿透進來了一些。照進來的光,隱約可以讓人看清楚房間中擺設的傢俱輪廓形狀。而光線始終照射不到的房間角落,卻還是一片黑暗。楚樂躺在床上,身體沒有動作,保持著原樣,只是在睜開雙眼後,慢慢將他的視線朝左側的陰暗角落方向,移了過去。
  
  沒有料想到,在那個黑暗的角落中,竟然真的蹲著一個女人?!
  
  只見角落中蹲在地上,穿著一身青色連衣裙的女人,黑色長髮全部遮面,雙手撐在一邊的地面上,正以古怪的姿勢扭轉著頭,盯著楚樂這邊的方向。楚樂嚇得趕緊將睜開的雙眼又立刻閉了上,感覺他全身上下,雞皮疙瘩都瞬間冒了出來。
  
  那女人……那個女人……不就是今晚上在巷子中碰見的那個人嗎?
  
  她是怎麼進到他房間的?是為什麼進來的??
  
  楚樂的腦海裡,思緒呈現一片混亂,不由地竟然開始迴響起在路上聽見的陌生女孩們,所提到過的話題。
  
  “餵餵!你知道窺娘嗎?”
  
  “被那個鬼盯住的話,她就會一直跟著你,無論你在哪,她都躲在暗處窺視你……”
  
  該不會……
  
  這個女人,她並不是活人?她……是個鬼?!
  
  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自己太疲勞所以做噩夢了,一切都是幻覺。楚樂不敢相信一下子就撞見了鬼,他閉著眼不斷在心底寬慰著自己,認為只是自己因為太累而產生的幻覺,什麼都沒有,才是正常的。
  
  可真的什麼都沒有嗎……那角落中看到的女人,到底算是什麼?
  
  楚樂不敢確定他剛剛看見的,是噩夢醒來時的殘影,還是真的有鬼出現。他決定再睜開眼,去確認一次。不過,在剛剛那次睜眼之後,楚樂現在還感覺全身有些毛毛的,他不想睜開眼,但又必須這麼做,來證明其實什麼都沒有……
  
  慢慢呼出一口氣,調整自己緊張的情緒,楚樂再次,將雙眼給睜了開來。
  
  那原本只是縮在角落中不動的女人,在楚樂再次睜眼看過去的時候,發現她竟然站了起來?!女人打著赤腳,上邊沾滿了黑色的泥土,直接就踩在楚樂乾淨的大理石地磚上。她身體微弓,像是支撐不住身體一樣,扭曲傾斜著,雙手直直垂在身前邊,甚至能看清她骯髒縫隙間滿是泥土,破碎裂開掉的黑色指甲。
  
  她……竟然靠近了?怎麼回事?!
  
  不但沒有消失,女人的動作和開始也不一樣了,離他床邊的距離又接近了。楚樂一見到這般景象,趕緊將雙眼又給閉合了上。心怦怦跳地極快,不是他產生了幻覺,是真的有個‘她’,正站在他的房間中……
  
  要怎麼辦?假裝沒有看到她?繼續睡嗎?
  
  楚樂強行克制住他幾乎想要立刻掀開被子,直接逃跑的衝動,只希望他急速跳動的心跳聲,能夠在此時放輕一些。他總感覺他現在的心跳聲音之大,都會被那站著的女人給察覺發現到……

第四章 接近

  既然只是一個窺視人的鬼,不去理她的話,她會不會就此消失?還是說要等到過一段時間之後,她才會消失不見?
  
  維持著同樣一個僵硬姿勢側躺在床上,楚樂一動都不敢動,生怕稍微動一下,站在角落中的女人,就會立刻察覺到他的動作,而做出什麼恐怖的事來。感覺像是過去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楚樂的身體才逐漸放鬆了一些。因為閉著雙眼,他不知道現在那個女鬼,是否已經走了?
  
  應該是走了吧……
  
  但到底有沒有走,楚樂真的不知道,只是再這樣僵持下去,他根本不可能睡得著。懷抱著各種忐忑和糾結的心理,攪得楚樂極度想要探知出結果,無法再繼續忍耐下去,他將雙眼再一次睜開,望向前邊。
  
  “!!!”
  
  原本還站在角落中的女人,已經從她原來的位置,朝著楚樂的床邊又挪近了一些,離楚樂之間的距離只剩下兩米左右。楚樂這時根本不敢把眼睛的視線向上移動,去觀察那離他更近的女鬼長的是什麼模樣……
  
  現在楚樂光是盯著視線正好能看見的,女人蒼白無血色的手臂和青色破舊的連衣裙,就已經讓他看得渾身不自覺哆嗦起來,寒毛幾乎豎起。
  
  原來以為只是女人身上沾染的骯髒泥土,直到現在這個距離,楚樂才看清楚了,那些髒兮兮的東西,並不是泥土,而是已經幹掉的血漬……
  
  因為天色的關係,和幹了的血跡顏色本就暗沈,而使得楚樂錯看成了泥土。原來在這女人蒼白泛青的皮膚上,那些大塊小塊斑斑點點的碎塊,全都是已經幹透的血,手指縫隙間也都是滿滿的血痕。這些血究竟是從哪裡來的?楚樂此時完全不敢深思,只是實在被女人再次接近他的詭異姿勢嚇住,他把眼皮又給閉了上。
  
  這次,楚樂再也不想把眼睛給睜開來,他想要努力催眠自己睡著,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他完全沒有想過從床上逃跑的計畫,總覺得若是他動作起來,肯定結果更加恐怖。維持原狀不動,說不定還能早點擺脫女鬼的糾纏。
  
  但事情並非楚樂幻想的那麼簡單和容易,在被子中,楚樂明顯開始感覺到有一股深入骨髓的涼氣,正慢慢朝他的身旁蔓延過來,那種讓人無法忽視掉的寒意,異常接近到他的臉頰旁。到底……是什麼在接近?
  
  那種恐怖的感覺,一直籠罩在楚樂的面前,楚樂想要極力去回避,但他全身上下的寒毛在此時都已經豎了起來,身體只感覺一陣陣的發冷。想要催眠自己現在只是個夢,他只是在做一個噩夢,但根本不可能就那麼成功地催眠到自己。
  
  那股讓人壓迫難受和絕望寒冷的氣息,使裝睡閉著眼的楚樂感到極為恐懼,到底是什麼在他的前邊?
  
  “喀嚓──喀嚓──”
  
  “喀嚓──喀嚓──喀嚓──”
  
  “喀嚓──喀嚓──喀嚓──”
  
  詭異細小像是骨骼互相摩擦產生出的聲響,撩撥刺激著楚樂此時極為脆弱敏感的神經,那種詭異傳出的聲音,實在是有夠恐怖嚇人。被壓抑的氣息就那麼一直籠罩著,冷汗慢慢從楚樂的額頭兩旁,流了下來。
  
  明明身處在開著空調的房間裡,卻被刺激到流汗的地步,包括楚樂此時蓋著的被子底下,因為緊張正攥成拳狀的手掌心裡,都已經是滿滿的汗水,指尖上全部發涼。
  
  無法忍受住這種可怕氣氛,楚樂心想著他不管了,就睜眼看看吧!下定決定,不再受恐怖煎熬的折磨,楚樂倏忽一下,又將他的雙眼眨了開。
  
  而他睜眼看到的,就是以極度扭曲姿勢,已經站在了他床面前的女人?!
  
  女人黑髮遮蓋住的臉,在這極近的距離中,終於露出了真面目。和皮膚一樣慘白泛青的臉,雙眼向上翻著,翻起來的眼球,露出了一大部分的眼白在外面。紅色密集的血絲,攀附在眼白之上。這眼睛,和楚樂在排水口中看到那個眼睛,完全是一模一樣……
  
  站在楚樂床前的女人,似乎立即察覺到了楚樂的睜眼。她原是向上翻著的眼球,瞬間就向下移動,黑色無光的瞳孔直盯向楚樂的臉。同時,女人的嘴,像是被人掰開了一樣,向下越張越開,下巴幾乎呈現脫臼下來的恐怖模樣,從她的嘴巴裡,再次傳出“喀嚓──喀嚓──喀嚓──”的怪聲,原來楚樂閉著眼睛聽到的恐怖怪異聲響,就是從女人嘴巴中傳出來的。
  
  女人擡起她被血漬硬塊沾滿的慘白雙手,身體一節一節彎下,以極為古怪恐怖的扭曲姿勢,動作像是電影中一幀幀的停頓動作,但又速度十分迅速地,彎腰降了下來,頭直接就湊近到了楚樂的面前,滿是血絲的眼珠,死死盯著楚樂的雙眼,不到一指的距離……
  
  一睜眼就看到如此刺激的恐怖場面,還沒等反應過來,又被那極為恐怖的臉直接貼近,楚樂終於忍不住,驚喊出聲:“啊──”

第五章 一切順利

  “不好意思,明明我們才認識不到幾個月,我、我就突然半夜跑來打攪你……”臉色還有些驚魂未定,楚樂雙手捧著一杯熱水,身上只穿著一件白色的浴衣。而且因為太慌張急忙跑動的緣故,他浴衣的前邊已經敞開了一大片,露出裡邊鍛煉得不錯的身材,和麥色誘人肌膚。不過他本人卻完全沒有察覺發現到衣服的不整。
  
  盯著那塊誘人的肌膚,視線來回巡視了好一會,坐在對面白色布藝沙發上的男子,才微低下頭,習慣性地扶了扶架在鼻樑上的眼鏡,禮貌笑道:“沒關係,若不是情況緊急,相信你也不會這麼慌張趕過來的。”
  
  “真的是很抱歉,我出來的時候太急了,連錢都忘了帶。還是借的士司機的手機,打電話給你,幫我下樓送錢。”楚樂自己也覺得他的行為,實在有些打攪到了別人。更何況眼前這個人,還不是那些和他已經玩得很熟的朋友同事,而是一個才調到他們公司幾個月時間的新同事。
  
  和這個名字叫衛文舟的新同事,楚樂只記得他在大家加班聚餐的時候,有過幾次照面,現在他卻直接跑到了別人家裡來打攪。
  
  至於為什麼他沒有選擇熟悉的朋友家擠一擠,而是跑來衛文舟的家,那是因為他聽到過大家的傳言,都說衛文舟是個有陰陽眼的男人。不但可以看見鬼怪,還能對付鬼怪。同事有時覺得自己遇上了些什麼邪門的事,都會去找衛文舟來幫忙,而且聽說還挺靈的。所以在遇到那跟進家中恐怖到極點的女鬼後,楚樂第一個想到求救幫忙的人,便是這個能對付鬼的厲害同事。
  
  幸好楚樂的記憶力不錯,同事的電話熟悉來往幾次的,他都有刻意記在腦中。而衛文舟家的位址,也是有一次晚上大家搭車回去的時候,開車的同事先順路把衛文舟送到了家,而住的地址就被楚樂給記住了,沒有忘掉。所以這次,他才能順利的在沒有拿手機錢包鑰匙的情況下,打的直接找到衛文舟的家。還因為沒錢付車費,借司機的手機撥通了衛文舟的號碼,才算是等到衛文舟下樓把他給接了上去。
  
  “沒關係,你不用那麼客氣,我睡得本來就比較晚,所以不算得上是什麼打攪。”確實精神看上去不錯,還沒有絲毫入睡跡象的衛文舟,依舊微笑安撫著還在恐慌情緒中的楚樂。
  
  “聽說……你能看到鬼,是不是真的?”終於,楚樂問出了他一直想知道的重要問題。
  
  “嗯。”
  
  “那……我現在身邊,你還能看到一個披著長髮的女鬼,跟著我嗎?”緊張地轉頭,來回看著房間四邊黑暗的角落,楚樂確實是被那女鬼給嚇得不輕。
  
  “沒看到,我家中設了障礙,所以鬼都是進不來的。”看到楚樂如此緊張的模樣,衛文舟從沙發上站起身,慢慢走近到楚樂的身旁,蹲了下來,擡頭目視著楚樂,輕聲寬慰道:“放心吧,你就在我這裡好好睡,我保證不會有鬼找上來的。”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有說過謊?”衛文舟微笑著反問道,並擡起手,像是兩人關係已經很親密了一樣,幫楚樂將被風刮亂的短髮,輕輕梳理順滑。
  
  “嗯……”不怎麼習慣被另一個男人接近到如此的距離,還被觸碰頭發,但不知道是因為被女鬼嚇得太刺激恐慌,還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楚樂總覺得,在衛文舟微涼的手指觸碰安撫下,他緊張不安的心情,漸漸開始平復下來。
  
  “那今晚,你就在沙發上勉強先睡一下吧。抱歉,因為我家裡沒有客房,臥室裡只有一張床。”從蹲著的姿勢重新站起來,衛文舟接著說道:“我先去洗手間洗漱一下,你可以先在沙發上休息。被子什麼的,剛剛已經收拾好,放在凳子那邊了。”
  
  正當衛文舟站起來準備轉身時,一隻手,突然就攥住了他的衣角。衛文舟低頭往下一看,發現是楚樂正把他的衣服一角給拉住了。
  
  “?”
  
  “那個……我知道這要求有點無理,也有點奇怪……我能不能,和你睡一個房間?打地鋪就行!在客廳睡,我還是覺得……”就算是衛文舟保證了,他家是不會有鬼進來的,但楚樂光是看著四周黑暗的地方,還是心裡感覺有些毛毛的。
  
  “……不過,在我臥室睡地上的話很涼,會感冒的。若是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和我擠一張床,因為我睡得是大床,兩個人睡倒也不會擠。”衛文舟像是沈思了一會,為楚樂的身體考慮,細心開口建議道。
  
  “好!好!那就這樣吧,我先去你臥室裡等著。”一聽到和衛文舟可以共處一室,那些鬼肯定是不敢靠近了,楚樂忙點頭同意道。
  
  “嗯,那你就先去我臥室裡睡吧,等會我就過來。”
  
  “好。”說話的語調,明顯放鬆了許多,楚樂繼續穿著他那一身,不時露出他麥色胸膛和整個大腿,基本已經散開差不多的浴衣,向著臥室的方向就晃了過去。
  
  而站在客廳中的衛文舟,在默默看著楚樂開門進到他的臥室後,才轉身去向洗手間那邊的方向。
  
  洗手間裡邊的洗臉臺前,安裝著一面大大的圓形鏡子。在最左邊的牆壁上,開著一長方形的窗臺。窗臺外邊,長有一棵已經活了上百年的老樹,枝椏交錯,上樹葉長勢極度的茂盛。在最頂端的樹枝,隨著夜間刮起來的微風,正左右輕輕晃動著。
  
  衛文舟伸手,擰開了銀色的水龍頭,透明的水柱從中流出,將雙手細細地全部洗了一遍,接著他拿起旁邊掛著的白色毛巾,將手上的水擦乾。耳朵突然間一動,似乎聽見了外邊的什麼動靜。轉過身來,衛文舟慢慢走到窗臺旁邊,並將他鼻樑上架著的眼鏡給摘了下來。
  
  只見在窗戶的外邊,那棵大樹頂端枝杈上,此時正坐著一個滿頭黑色長髮,穿著一身青色長裙的女子。
  
  女子不同於常人的慘白泛青皮膚,已經能看出她並不是一個活人,但她的樣子看起來並不怨念或是猙獰,只是輕輕地坐在樹枝上來回晃著她的雙腳,直到看見了視窗處站著的衛文舟,她才擡起手擺動了一下。
  
  衛文舟看著窗外樹上坐著的女子,露出一個笑容,對女子做了個謝謝的手勢。而女子在看見衛文舟的手勢後,也同樣回了一個加油的動作。緊接著,女子便從樹枝上站了起來,向下就是用力一跳,接著,便消失不見蹤跡。
  
  見女子消失離開,衛文舟將窗子玻璃給關了上,並把他手上拿著的眼鏡,重新戴了起來。接著轉身離開洗手間,返回到臥室的房間。
  
  推開臥室的房門,見裡邊的燈還亮著,楚樂正坐在床的一邊,在聽見衛文舟進來的動靜後,他立刻就從床上坐直了起來。
  
  “怎麼?你還沒睡嗎?”
  
  “呃,我……我一個人睡不著。所以,就等著你回來。”
  
  掀開被子的一角,衛文舟也躺到了床上,頓時,他與楚樂兩人的身體,似乎異常接近到了一起。
  
  “不會不習慣吧?我要關燈了。”直接能從床頭控制臥室內的開關,衛文舟體貼詢問旁邊已經麻利地躺平下去的楚樂。
  
  “還好,感覺不錯,你關燈吧。”既然有衛文舟在旁邊,楚樂心中立刻就變得十分安定下來。
  
  燈全部被熄滅,沒過一會的功夫,被折騰了一晚的楚樂,一下就陷入到了沈睡之中。估計就算是現在有女鬼打攪,也無法再把他吵醒過來。
  
  而在黑暗中摘下了眼鏡的衛文舟,一直默默盯著楚樂的後背觀察,在感覺到楚樂的氣息已經進入到沈睡中時,他才慢慢伸手過去,將距離他不到十幾公分的楚樂,用力給攬進到了懷中。順著楚樂因為睡姿翻動,而更加敞開來的浴衣,衛文舟把他冰涼的雙手,漸漸滑入進去,來回享受般地撫摸著楚樂光滑柔韌的肌膚。而他的嘴角,漸漸勾出一絲預計已久的笑容。他看中的獵物,終於一步步主動開始跳入到他的懷抱……



作家的話:
祝大家鬼節快樂哦!!
這篇文……我才不說本來想寫的是鬼文,但是又不甘心只是鬼文而貼不到耽美區,而硬是扯出了耽美情節的經過呢!
相信前邊看到被嚇住的童鞋,在看到這最後一章後,都會治癒吧= V =
尼瑪太佩服我自己了,竟然可以把和耽美沒一點關係的鬼故事扯出耽美情節了,哦耶(握拳)


end

Comments

Privat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