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封電郵 - 你爸爸 (短篇)

我屌 豈止你爸爸,我還屌你老母呢我操!
本來想看睡前萌文,豈知是篇虐文。都算!我操還要是憋屈文!都算!這還要他媽的he
(十年前)攻爸害死受父母,二人交往後受才知道,然後送了攻爸入獄。攻得知攻爸要入獄便找受問清楚,受:我無錯我不後悔!二人打了一架,攻離開(他暗自覺得受是利用自己去報仇),之後受等了攻三年期間不停發電郵給攻但攻都已讀不回。甚至受胃出血,車禍入急症都不回!
我屌 誰報仇會願意天天做戲裝愛男人再任人操屁眼十年只為了送殺父母仇人入獄啊??
直接他媽的拿刀捅死會不會簡單點啊?


文案:
給大打一架後分手的前男友發的一千封電郵。

第一封

閔翟:
你去哪了?
算了,我也不想知道了。
走的好,免得我倆站一塊又打又罵的,還怪難看的。
: !

前幾天公司出了點小岔子,當時氣的我差點沒把辦公室砸了,看到老高和他新帶的實習姑娘一臉驚恐的樣子,好容易才把脾氣給壓下來。
其實這也不賴我,誰叫你脾氣爆,一言不合就要跟我開幹,我不長點防禦機制和抵抗能力,大概都得被你揍殘了。
想到你走的那天晚上給我揍的,疼的我現在想想都渾身難受,話說你那天使了多大勁啊你,回頭我按著肚子躺在床上疼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講真,我爸媽死的時候我都沒哭。
你當時得多恨我,那揍的我一下。
?

不過你當時應該也沒少挨揍,哎你說你鼻青臉腫的上飛機怎麼沒個人把你攔下來呢。
咱三個來月時間沒見了吧,你那邊天氣應該挺暖和的吧,你這麼怕冷呢,我琢磨你肯定不能去個凍死人的國家是吧。嗯,我們這邊現在都快冷死了,我就差沒把棉被披著身上上班了。
出門一陣風這麼吹過來,都能把我凍的牙齒直打架。
冷成這樣,我公司都不願出了。
好險你不在,不然你天天窩在家裡,我還得回去給你做飯。
:

不過老高還真逗,誠惶誠恐就差跪我面前叫我回家歇一下了。
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這天冷成這樣了,我出去不得凍夠嗆啊,這人結了婚之後就變得婆媽,看著就惹人生厭。
哦,對了,老高結婚了呢。
對就是劉杏萌,帶球穿的婚紗。老高真行,趕了把潮流,突然走上了時尚的尖端。
我已經預定了乾爹的位置,大概是沒你位了。
或許你琢磨著叫老高給你留個乾媽的位置也成。

哦,老高這孫子又不知道把我的煙捲到哪裡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結婚後被老婆管著錢,生活特別困苦,沒事來我這裡撈煙。
我現在就出去揍他一頓去。

先寫在這裡了。
你……
算了,別給我回信了。
? :
蘇理


第三封
:
閔翟: ,
我都給你寫兩封信了,都石沉大海了啊。! ?
你還真不給我回信呢你,好歹回個已閱也行啊。,
知道你看過我也舒坦些啊,不然我傻兮兮地給你寫好幾百字挺傻的,講真。
,
還記得讀書的時候我最討厭寫作文了麼,一叫我寫周記我能煩死,現在趕著給你寫日記了呢,你還不看。 , ?
被咱高中語文老師知道不知道該說我有長進還是得氣死。

最近這天越來越冷了你知道麼。 ! !
就前幾天,我坐辦公室趕方案呢,忙的累死累活的,門口實習的小姑娘一陣叫。
下雪了。
我抽空瞟了眼,不知道一點破雪子有什麼好叫的。
咱剛上大學那一年,那學下的才叫大呢,無邊無際的早上睜開眼全世界都是一片白。 , :
現在這氣候,下點雪子也能大驚小怪的,真是。

也不知道是上了年紀還是幹嘛的,就這破雪子一下,我晚上回趟家,準備把你養在家陽臺一些亂七八糟的植物挪進屋裡,免得凍死了。
沒想到我第二天來公司,就被老高扛著去醫院了。
我還總覺著我這身體,跟你在車裡敞著窗戶也能大戰個三百回合呢。 : !
沒想到倒被一點小雪子給擊倒了。

啊,最近可能真的有點寂寞了。
今天晚上可能去酒吧看看了,看的順眼的就準備領回家了。
對,就是在咱們躺過的那張床上。:

你……
要是覺得不爽想罵我的話,
給我回個信唄。

蘇理
, ,
…… ……

第八封
: : ?
閔翟: ? !
哎你是不是看到那封郵件生我氣了,一直都沒理過我。
好好我承認我是騙你的。
我為你守身如玉,冰清玉潔著呢。

馬上都快過年了,公司員工現在可一點上班的勁頭都沒了,看他們殷殷切切想放假的樣子,我就不想讓公司休假了。 !
全部在公司加班才好。
昨天晚上的時候胡曉蕭給我打了個電話,她叫我去她家過年呢。
我還沒來得及想好推辭的理由呢,她就說來找我敘敘舊。
我跟她能有什麼好舊敘的啊真的是。
:
不過我還是想過年去拜訪她一下,真的是有好長時間沒見了。
從你走了以後我都沒有去找過他,也不知道她現在過的怎麼樣了。
你們現在還有聯繫麼? !

你們倆二、三十多年下過水爬過樹的革命友誼,你不會連她都沒有聯繫過吧。

蘇理
第二十三封
,
閔翟: :
昨天晚上我趕高鐵去了趟胡曉蕭那。 !
她可真行,離過年還有一段時間呢,就天天給我打電話叫我去她哪兒。
說是房子要裝修讓我替她看著。
可氣死我了,敢情我成免費勞動力了。 !

大晚上的凍個在高鐵站門口凍了個半死才看見她開著車來接我。
我嚴重懷疑她這是報復我。

不過,胡曉蕭竟然談戀愛了,她男朋友跟著一起來接的我。
人高馬大的,果然只有這樣的才能把胡曉蕭這個神經病制住。
哎你不會不知道這個事吧。 ?
你跟胡曉蕭這麼多年了,連她戀愛結婚你都不管了? !
房子都開始著手裝修了,我看結婚也今年的事情了。 ,
:
你……
不會不回來吧?

蘇理
——————

第二十八封
:
閔翟:!
胡曉蕭家過年可要嚇死我了。: ! ,
十幾二十個人齊刷刷就站在桌前吃飯,小孩子都沒地方給他站,端著飯就跑去前廳吃去了。
一屋親戚太能扯了。 ?
扯胡曉蕭男朋友就算了,連我八輩子祖宗都也要問出來。
這是個什麼事啊。
你以前在她家過年也這樣呢? : ?
我以後過年絕對不會再來了。

一屋親戚攛掇你喝酒呢,紅的啤的白的三中全會啊這是,好險我跑的快。
厚著臉皮嚴肅地說公司有緊急的視訊會議這才脫下身來。
現在坐在客房裡跟你發郵件呢。 ,
你那邊有沒有過年的氣氛啊,吃餃子嗎,貼對聯嗎。
胡曉蕭說你原來房子隔她家一條街呢,我待會兒去看看成麼。
,
我現在偷偷溜出去應該不能被人發現的。
那…… :
我就去了啊。
! , ,
你……
算了,
新年快樂。
, ,
蘇理
——————
?
第二十九封
,
閔翟小婊砸: ! :
哎喲,我說你家蘇理還怪有情趣的呢,大年夜的偷偷跑來跟你發郵件祝你新年快樂。
剛剛看他裝模作樣就知道他要溜,準備來房間逮他呢,這人竟偷溜著出去了。! ?
:
哦,對了。我往上翻了翻他這幾天給你發的信。
你應該不介意的哦。
咱倆誰跟誰呢這是。 !

沒錯,我是找男朋友了,談戀愛了,琢磨著要結婚了。
以為誰都跟你倆似的,這麼有精力鬧騰呢。 : , ,
說真的,叔叔這回事,你真不能怪蘇理,不是我局外人站著說話不腰疼。 ,
前幾天剛見蘇理的時候,覺得這人變化太大了,人看起來特別疲憊、甚至是衰老你知道麼?
,
還是他高以何給我打電話叫我喊他來我家過年的,我瞅著他這幅模樣。 ?
不然我還真也挺氣他的。
講真,我跟叔叔和你當然比他熟對不對。
!
但這事你怪蘇理真的就不對了,人自己爸媽在那場事故中去世了也沒想著怪你是不是,還是十分准守法律法規的是不是,你自己以己度人想一想嘛。
哎呀,你是不是又說我這吃裡扒外,站著說話不腰疼呢。
講真不是,你如果看一眼現在的蘇理,指不定你也心軟了。 ,

不對,最讓我生氣的是,你竟然走了幾個月連我電話都不打一個,你怎麼這麼過分啊。
前幾天蘇理他來的時候,殷殷切切張著雙眼睛問我有沒有你聯繫方式呢,我咋說,我說沒有。
人都不太信。 ? ,

我們這從泥巴地滾出來的友誼到今天這步實在是太不像話了。 !
你一定要抽個空給我來條資訊,至少得告訴我你在哪是不是?:

急切等你回消息的胡曉蕭


沒死人,沒
一個小短篇
沒幾章… 別方

第三十五封

閔翟:
公司出了點事,我在胡曉蕭這做免費勞動力也做夠了。
我現在正在回去的高鐵上呢。
!
不知道你這個年過的怎麼樣了,還有沒有人給你包紅包啊。 :
哦,對了,昨天晚上胡曉蕭給我看了些東西,可樂了哈哈。
我現在想想都好笑,偷偷拍了些放在手機裡了。 , , !
,
你小時候參加文藝匯演時候臉上塗的跟猴屁股似的兩個圓,可笑死我了。
差點沒給我把眼淚笑出來。 , !
笑的胡曉蕭看我眼神都不對了。
哦,還看到你們初中一張合照了呢。
你跟胡曉蕭那個漢子一樣的女人站在一起,顯得你秀氣文靜多了。
我還沒有你初中時候的照片呢,當時就央著胡曉蕭把那張照片給我。
被拒絕了。
?
現在想想都有些生氣,她有那麼多你的照片,給我一張怎麼了。 , ? ,
不然……
你給我發張你現在的照片吧。
我收藏收藏。

免得七老八十了,都要忘了你長什麼樣了。 , ? ?

蘇理 ! :
————————:
?
第一百零二封

閔翟:
天氣轉暖了呢。
國內這天挺好的,挺適合回來居住一段時間的,你看呢 ! ?

……

前幾天胡曉蕭說你給她回消息了啊……
你……
沒看見我給你發的郵件麼?
還是……
你把我遮罩了。

不能吧。
太狠了。
蘇理 !

————————

第一百零八封 :

閔翟:
我想了想還是換個郵箱給你發吧。 ?
指不定你真的遮罩我了呢。
!
最近挺煩的,公司遭了點破事,我看誰誰都不順眼。 : ,
就老高在我面前走一圈我能逮著罵他幾分鐘。
大概跟你的臭脾氣越來越像了。! ! ,
人說兩個人處久了連長相都能越來越像呢。
我跟你在一起睡了好些年,也不知道有沒有長成一樣。

哦,不知道胡曉蕭跟你說了麼。
她大概初秋結婚呢,沒想到她都能嫁出去了。
突然一下感歎我最開始在路邊見著你的情形了呢,張牙舞爪的。
昂頭挺胸地好像全世界都不放在眼裡一樣。
! :
我……
很是嫉妒呢。
! ?
昨天晚上我費心費力地應付著一場酒席。
被灌了好些白的,回家當時就不行了,吐的昏天黑地的。
廁所和床都快分不清了。 !

好容易清醒了點過來,覺得你當時揍我一拳的地方,痙攣著抽痛著難受。 : !
這都半年時間過去了。

你怎麼這麼狠的下心呢。 , :

: ?
蘇理 ! :

第一百九十九封

閔翟你講道理
你家老子幹出那樣的事還有理了是麼,我爸我媽呢,他們連命都沒有了,我讓你老子去他該去的地方,我有錯嗎?
好就算是我有錯了,你不爽我,你可以罵我,甚至揍我啊,你跑什麼跑,你還跑的那麼遠,跑到一個我知都不知道的地方去!
老子任勞任怨地給你媽的睡了八九年!
你他媽說跑就跑什麼玩意!
跑啊,你他媽跑遠點,這輩子都他媽別給我回來了!

快點滾!
馬不停蹄的滾! ,
我操你全家的你個垃圾畜生。
不僅你老子是畜生,你也是個畜生。

你們全家都是畜生! ,
有本事這輩子你都別出現在我眼前!
這輩子你他媽都別搭理我一下!

滾! : !

—————— !

第二百封

我錯了。
你回來吧。

——————
:
第二百零一封

小碧池:
你家蘇理胃出血躺進醫院了。
沒人照顧。
你自己看著辦。

沒空搭理你們兩個賤男人的胡曉蕭
——————
?
第二百零二封

賤男人:
哎我說你們真能折騰,幹什麼呢這是,非得折騰到一個死了,另一個才準備回來哭喪啊。
真是氣死老娘了。

再過個十幾天老娘結婚,就算你斷腿了爬也要給我爬到我婚禮現場來。 : ?
聽到沒有。
不然講真,快三十年的階級友誼就這麼結束了,我現在沒空跟你開玩笑。
你男人現在躺在醫院不吃飯等死著,我還得去哄他吃飯呢。
臥槽我真的煩死了。
小時候被你煩,長大了還要被你煩。
什麼事情講開了不行,就得弄到這個樣子是吧?
真行的。

哎呀我現在都懶得跟你打字真的。
我限你在今天晚上之前一定得給我回個電話,不然我真的是要斷絕朋友關係了真的。

十分嚴肅認真的胡曉蕭


第二百零九封

閔翟:
,我前幾天喝多了酒呢。
都是老高的錯,跟我狀似抱怨婚後老婆管的太多,實則是秀恩愛的事實。
把我給氣的啊。
當時就在酒吧喝多了。
:
被老高送回家的時候,腦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打開手機就給你發了條那樣的消息。
如果你沒看的,就十天前發的那封,你可以刪掉,不用看了。
沒什麼好看的。

啊,胡曉蕭說你給他打電話了呢。 !
對,她過兩天就結婚了,我準備明天再去她老家那邊呢。
她結婚你不會不來吧?
你們可認識快三十年了啊。 ?
如果你真不來的話,份子錢我可以先幫你頂上。
不過你得還我啊。 ?
!
我想叫胡曉蕭問問你那邊生活怎麼樣,還沒問出個滋味來呢,回頭就被她攮了一頓,叫我有事自己問。
可笑死了。 :
我能問還找她問麼。

所以,!
你在那邊怎麼樣?

呆著不舒服的話就回來吧。 ,

蘇理 : :

——————

第二百一十封 !

畜生:
別以為你給我包了個天大的紅包,老娘就會原諒你。
講真,我看著蘇理怪心疼的。
平時可沒覺得他能有多喜歡你,沒覺得他能有多離不開你。

起先你剛走,他老人家吃穿用一切照舊,我看著就想哢哢上去給他兩巴掌,讓他嘚瑟,讓他跟你在一起目的不純。
你走了我也開心,離開一個賤人,是一件多麼有勇氣,多麼值得歡欣鼓舞的事情。
哎呀我去,我今天結婚呢,還百忙之中抽空給你發資訊的。
要不是你是啊,講真,我們真是天作之合。 ?
琴瑟和鳴。 ,

我看著他跟在我後面巴巴地跟我要你的聯繫方式,我心疼啊。
看著他躺醫院,瘦的都快跟原來成兩人了你知道麼。
你不心疼啊,我都怪替你心疼的。 !

要不是你個畜生用公共電話給我打電話,這哎呀我去我真的要從電話線這頭爬過去揍你。
怎麼你跟個男人分個手你就跟姐妹我來這一出啊。
哎呀氣死我了,我今天結婚快被你跟蘇理氣死了。
,
我看著他那副幹喝酒不吃菜不要命的架勢哦,要不是把人從酒席上拎下來會看上去特別有損我形象,我真他媽的要呼他兩錘子。
要死死別地兒去,老娘這不歡迎。 !

如果我有兒子了你還不回來,真的,那你別回來了。
這輩子我都不想看見你了。

今天新婚不是很想罵你的新娘胡曉蕭


第三百零三封! ,
! !
閔翟:
我天,老高太逗了這。 :
鹹吃蘿蔔淡操心的竟然給我幹起了紅娘的勾當。

今天是哪個哪個大學的大學生,明天是哪裡哪裡的朋友。
哈哈哈哈,我快笑死了。
結婚了有了小孩的男人是不是都這樣?

想到了原來我們說過要弄一個小孩養養的事情了。 :
現在想想算了吧,做起爸爸來變得跟老高一樣雞婆了怎麼辦。 ,
想想就挺可怕的。

不過,講真我看老高那一心也給我介紹物件的架勢。
是看著我一個人呆著特別形單影隻孤苦伶仃還是怎樣,回頭我得問問他去。: !
不過,講真的,昨天晚上被老高糊弄著去吃了頓晚飯,他給我介紹那人,乍一看還讓我以為是你回來了。
等坐下來了才回神來,是有點像你。

好一會兒自己回家的時候,坐床上琢磨著我是不是真的很缺那什麼? :
要不要回頭網上買點東西放家裡用用?
我回頭用的時候拍下來給你看好不好? !

你想看的話回我一個資訊唄。

——————
!
第三百二十二封

閔翟: :
…………
………… ,

你是不是那邊有對象了?

蘇理
!
——————

第三百二十三封

閔翟:
那些男人能有我耐操?
!
蘇理

——————
:
第三百四十三封

閔翟:, : ?
前些天我買了些東西,今天傍晚的時候給我寄家裡來了。
嗯,那些東西沒你好用。

我連擼管的心思都還沒來得及提起來就蔫下去了。
真怕自己是不是性冷淡了。

哦,對了,你想不想看?
我拍了幾張照,發給你好不好?
! ?,
算了,萬一做成騷擾資訊給我遮罩了怎麼辦。
想看的話你回來吧。
我給你操。 :

蘇理

第五百五十二封 !
: ,
閔翟:
公司這次危機總算過去了。: ?
我都怕萬一你回來了,我公司都沒了,還得求著上門讓你養著。 :
那得多沒臉沒皮啊。
萬一你把自己一點小資產一個消耗光了,就這麼幹拒絕我了,那我就太慘了。 ,

我掐指一算感覺自己禁欲挺長時間了。
都有點無欲無求了,現在都開始吃起素來了,少油少鹽,保持身體健康。 ,
哎老高這孫子真夠行的,現在又給自己媳婦肚裡種了一個種。 !
真行啊。 ?
我琢磨著問下小劉,我以後若是孤苦無依沒子沒孫的,能不能過繼個過來喊我叫爹。 ? :
! : :
不過胡曉蕭肚子倒是這麼些日子都沒動靜呢。 :
會不會是小時候幹壞事太多了這。
啊,哈哈。
開玩笑,哪能了,我還希望她能早些懷上呢。 :
: :
那樣你是不是可以回來一趟了?

蘇理

—————— :

第六百二十二封

閔翟: !
我都快給你寫了兩年了,你真的不能回我一封麼。
就當是回朋友也行啊。

你怎麼能狠成這個樣子。 ? ,
就他媽對一隻貓一隻狗,你要把它丟了,至少別人回來撓你門你都得開門瞄一眼吧。
我他媽這算什麼啊?

怪我把你爸送你監獄是吧?
我跟你說我這六百多天,從來沒有後悔過!,
他自己做錯事,自己罪有應得!
你用這個來懲罰我,你到底有沒有心?
一走就是兩年就算了,你他媽連回個字給我都不行麼?
至少讓我知道你還活著好不好啊! :

算了。 :
早知道你能狠成這個樣子,我十來年前就不該招惹你。 ,

我等不下去了,
你會傷心麼。

蘇理


還有一章就完結,真的是個小短篇
:
第八百八十八封

大碧池: ?
我草你媽的你瞎折騰個啥呢。
你祖宗我懷孕了,希望你能在你乾兒子出生之前,立刻馬上給我滾回國內。
蘇理都他媽快被你折騰的不成人樣了。 !

我他媽這次絕壁不站你這邊,我得給我肚子裡的兒子積德呢。
他爸媽生他養他呢,被叔叔一個破工程弄的命都沒了,初中呢,一放學爸媽都沒了,他能不傷心,不氣憤麼。
沒氣到父債子償拿刀捅你,還跟你他媽談戀愛談了那麼些日子,最後忍住捅死你爹的心,按正常的法律程式走了,你他媽還矯情個 啥。: :
我一個女的都看不下去了。
確實是叔叔錯了,快他媽別矯情了。
,
折騰的真夠死人的這,我看著都難受。! !
前些日子從公司出來,出車禍了,我挺著個肚子照顧他哦? , ,
你覺得呢?
他活在這世上基本沒親人了,你還這樣作踐他,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不會去管這個事的。

你非得等著人死了,你才知道什麼叫後悔是不是?

已經當媽給孩子積德的胡曉蕭,
——————
, :
第九百五十五封

閔翟: !
感覺是不是有好些日子沒聯繫了啊。
那天晚上在公司開了個會,散會後我自己坐了會兒,想著外面天氣還不錯,像咱這樣的人可不得環保麼,準備坐個公共交通工具回家來著。
跨上街沒走個兩步,不知道那孫子是酒駕了還是嗑藥了,把我撞的當時就意識不清了。

有些可笑。 :
我當時模模糊糊還準備掏手機給你打電話呢。
我想著不行啊,如果我不行了,我都還沒來得及給你說上一句話呢,那不得成為我這輩子的憾事麼。!
還沒來得及給你煽煽情,攛掇著你回來看看我什麼的呢。
回頭過了奈何橋都不得安寧。
!
這電話一掏,老號碼一打,我都快吐血了我。 ?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
我怎麼忘記你孫子這麼狠的早他媽走了快三年了呢。
我他媽真是犯賤。 , ? !
蘇理 : ! :

——————!

第九百九十封 : ,

閔翟: , ?
昨天晚上,胡曉蕭給我打電話說我在急診室躺著的時候你給她打電話問了我的情況麼……

嗯。
我很不好。
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躺在病床上就想著一死了之,反正人生也沒什麼牽掛了。
?
我真的很不好。
沒有你我特別特別不好,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煎熬。
離開你一秒鐘我都快活不下去了。 :
行屍走肉活了三年,
你聽到這樣的話開心了麼

要不要我跪在地上求你回來,你才肯回來? :
, , !
——————
? :
第一千封
!
三年了,一千多了日日夜夜了,回來吧,閔翟。
算我我求。 ,
!
!
——————
?
第一封
?
蘇理:

唔。
:
閔翟
完,
(✿◡‿◡ )


應有人要求寫個後續啦 !
不知道寫多長,把能解釋的努力都解釋清楚鞠躬
,
————



【番外】
! :
時隔三年多的時間,我沒想到自己還會回來這個地方。! "
我走的時候真的是帶著一種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的決心的。
! " : ,
下機的時候看見胡曉蕭挺著個大肚子站在出口,旁邊還真站著一個人高馬大的男人,一臉嚴肅的樣子。
實在讓我嘖嘖稱奇。 ?
胡曉蕭這個接機的人倒一點喜悅也不跟我擺出來,黑著一張臉,到我走近了給了我一聲:“混蛋。”
:
我天,我何其無辜,為什麼要一回故土就受到這樣的對待。
但是看了看他身邊站著的男人,不好出言回嘴,沖男人男人笑了笑:“謝謝你們來接我啊,你老婆應該給你介紹過我了吧?”
伸出手,握手以示友好。 , : ,
男人伸手跟我碰了碰,喊了頷首,還是個沉默寡言的性子呢。 , ?
我笑著瞥了眼胡曉蕭。
! ! "
胡曉蕭真不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懷孕脾氣大了,瞪了我一眼,怒道:“看什麼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來。”" : :
真把我嚇得個瑟瑟發抖,沒忍住回了句嘴:“哎精怪你怎麼回事呢,能不能給我乾兒子做出一個好的為人母的樣子來?”
胡曉蕭張嘴便噴毒汁:“誰特麼要你做我兒子乾爹了,一口氣跑那麼遠挺行的啊,連你姑奶奶我也不聯繫。” !
話說出來她自己眼睛倒先紅了。 ,

我便不敢說話了,大概懷孕真的讓人心情起伏挺大的,我看了眼他老公,努力表現出一種很無奈很誠惶誠恐的表情來。
她老公伸手直接攬過了胡曉蕭,溫著聲音說:“站著做什麼呢,先去吃飯吧,還有人等呢。”
說著兩人轉身就朝外走去。
像我這種單身狗,真的是看不下眼。
!
他們兩開車拉著我就進了一家酒店,胡曉蕭大概仍是在我生我氣的,全程對我保持了一種無視的態度。
還是他老公引著我進了酒店,開了包廂。
跟著這兩人進去看見裡面一人的時候,我突然不是滋味起來。: ,
: ,
想也是真想,但更多的是想直接抬步走。
雖然過了三年,我覺得自己這股氣還是沒緩過來。
照顧孕婦的脾氣坐下了,還在斟酌著怎麼開口,斜對面已經坐的好好的人對我笑了下:“回來了?”頓了一會兒,大概是自己都覺得自己說的話挺白癡的,繼續說道,“我點了糖醋魚和紅燒排骨,可以麼?”
,
奇了,我認識他蘇理這麼多年了,就沒看他這麼軟著說話過。
" : ?
就上到我們最後一次見面那時候,我整個人是氣的直哆嗦的質問他的時候,他也能跟我大吵起來,理直氣壯的不行。
最後兩個人還動手打了一架。
他真的特別理直氣壯,別說解釋了,連句抱歉都沒跟我提過一句。
咬著牙說他不後悔,咬著牙說活這麼大就為了送我爸去他該去的地方。

我去他媽的。
老子跟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了,就做了這樣的一個跳板。
他還不跟我道歉,動手打起來的時候我狠,他能比我更狠。 : ,
摔門離開的時候,我都差點一個腳步不穩順勢滾下樓梯了。 : , ?
:
去機場過安檢的時候還被攔下來好一通盤問。
他不後悔。:
好一個他不後悔。
呵呵。



本來重回故土的時候我還帶著點時過境遷的惆悵,現在看到這人泰然自若地坐在這,我氣一下又上來了。
我叩了叩自己面前的桌子,努力保持冷靜:“我現在暫時還不想看見你,蘇理。”胡曉蕭在座位底下懟了我一下,想了一下,我繼續道,“彼此冷靜一下好麼?”
胡曉蕭在桌子底下又踹了我一腳,我扭頭瞪她,什麼情況,短短三年時間我不在身邊,這是被策反了麼!
辣雞青梅竹馬!

我這邊生氣,胡曉蕭那邊氣,沒料蘇理也氣上來了,他錘了下桌子,怒道:“你他媽冷靜了三年多還沒冷靜夠麼!你他媽還要冷靜多久你說”, ?, ?
全場唯一一個冷靜的人大概也就是胡曉蕭老公了,是個人才。
蘇理生起氣來了,嗯,挺行。
這才是他的樣子嘛,一言不合就要操誰媽的樣子。
我沒說話。
蘇理在那邊沉默了許久,說:“你還要氣多久,你說,我等。”
! "
我還在考慮這話是個什麼意思呢,那邊全場唯一一個冷靜的人帶著大肚子的胡曉蕭就出門了。 :
一副留我們兩人單獨相處機會的樣子。
臨關包廂門的時候胡曉蕭還扯著嗓子吼了聲:“你們他媽的別打起來了啊。”
門被關上,她的聲音就斷在了外面。

這樣兩個人相處一室,還真有些尷尬,我還在想要不要自己起個頭,說點什麼。
額,最近生活怎麼樣?
身體還行麼。 !
, !
這樣的話如果問出來感覺完全是徒增笑料,半響後,仍是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 !
誰知道我跟蘇理也能走到這步田地來呢。
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兩個人默默無言了好一會兒,我看見蘇理耷拉個腦袋,看著桌子開口道:“我還以為你回來是因為我呢?”, "
他抬起頭看向我:“還是我理解錯了?” ,

他沒理解錯,胡曉蕭跟我說蘇理在重症病房躺著的時候,我一下懵了,如果真有點什麼事情我簡直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 " ! !
回來了,見到人了。 ,
挺好的。
便怎麼也過不去心裡那道坎了。

難怪說人都犯賤。! ! ,
真賤的慌。! : !
: !
隔了一會兒,我看見他兩個放在桌上的拳頭都死死地捏了起來。
他以前發狠想揍人的時候也這個樣子,我冷不丁覺得有些好笑,沒忍住笑了出來。
他看著卻松了自己的手,表情卻突然變得有些惶恐起來。 ! , ,
我從來沒見過他這樣的表情。" :
我看見他兩手撐著自己的腦袋,聲音都哽了起來:“你別這樣閔翟。”他抬起眼看我,眼內佈滿了紅色的血絲,聲音卻突然惡狠狠地了起來,“你折騰了我這麼久你還不夠麼你還要我怎麼做,你說要不要我死給你看?”
我站起身一腳踹翻了身邊的凳子,真的是氣的難以自持,撐在桌子上看著他一字一句地怒道:“我折騰你蘇理!你搞清楚了” ,
沒忍住,把自己身後的凳子也一腳踹翻了。
猛的一聲巨響。 " ! ,
!
包廂門被猛地打開,胡曉蕭罵罵咧咧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操了你們了,有事真的是不能好好說是麼,這麼久沒見面,是不是一定得打一架才爽啊”
我推了一把凳子,扭身就想走。 :
真的一點都克制不住自己,看見他就生氣。
看見他永遠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更是氣的沒地方撒。

胡曉蕭喊了我一聲,然後聽到一陣哐哐的響,聽到胡曉蕭喊了聲蘇理的名字,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回頭瞥了一眼。
看見蘇理坐著個輪椅從桌子那邊急忙繞出來。
我整個人都有些呆了,茫然地看向胡曉蕭:“你不是跟我說他沒事了麼?” " , "
? ,
怎麼,就坐上輪椅了?

: :
胡曉蕭納悶了一下,冷哼一聲,話還沒說,蘇理坐著輪椅就到我跟前了,我低頭看他。 , !
他還得仰頭看我。 ? : ?

我呼吸窒了窒,實在憋不住,低著聲音問了他一句:“你腿怎麼了?”
他仰頭看著我:“你心疼麼?” ! "
我呼吸哽住,半響都擠不出一句話來。,
看見他伸手拉我垂在一旁的手,放在手心仔細把玩著一般,好一會兒,我看見他似乎低頭苦下了笑,輕聲道:“沒事呢,前段時間我下樓梯不當心,腳骨折了下。”說著他拉起蓋在他腿上的毯子,抬頭看向我。
我瞥了眼,沒忍住伸手往下觸了觸。 , ?
確實還在,抽回了自己被他捏在手心的手,聽見他輕笑了一聲,抬手就把我給抱住了,腦袋埋在了我的小腹處,鼻息似乎都能透過我一件薄薄的襯衫傳達到肌膚上面。
我聽見他的聲音悶在我身上,小心翼翼地:“我真的錯了閔翟,你還要我怎麼認錯你才原諒我。”
我頓了頓,沒忍住伸手也摟了過去,隔著他一件外套感覺那衣服下面骨頭都突了起來,好像,真的,真的,瘦了不少啊。
突然有些生氣,幹嘛這樣折騰自己。

還在生悶氣的當頭瞥見胡曉蕭給我曖昧地眨了眨眼睛,扯著他老公就從旁邊出門了,關門的聲音還靜悄悄的,顯得特別猥瑣。
我伸手揉了揉這個腦袋埋在我身上人的後背,看見他這幅誠惶誠恐小心翼翼地樣子有些難以明說的感覺,半響了憋出一聲:“你千萬不要哭啊。”
像你這樣的人哭出來,大概都能把我給嚇不舉了。

蘇理咳咳兩聲,悶了個笑出來:“哭不出來的。”
還叫我放心。
我就這麼靜站了一會兒,感受到這個人的呼吸沉在我的小腹處,頓了頓問他:“蘇理,你會後悔麼?”
這個人沒說話。
我沒忍住笑:“我就知道,你會後悔個屁。”
他大概是怕我生氣又砸東西又打人的,一雙手摟的我幾乎不能動彈。 "
算了,我索性就這個姿勢,看著他後腦勺好笑道:“你跟我說你錯了是麼,你真的覺得你錯了麼,你錯在哪了?”
他沒說話。
! : :
我就知道他根本不會覺得自己錯了。
運籌帷幄、老謀深算的蘇理能錯?全天下的人都錯了,他都不可能錯的。

好一會兒,我聽見沉聲說著:“我不想騙你,如果我說我錯了,錯在不該把你爸送進去,你大概心理也能好受一點,但是。”他頓了一下,仰頭似乎在端詳我的表情,“我不想騙你,我必須讓你爸把這個責任擔下去。”
他說:“不然,我怎麼對得起那麼多出事的人,怎麼對得起生養我的父母。” , :

呵,他懂,他一副很懂我的樣子,他懂個屁。 ?
我伸手推他,他抱的太緊,費了半天勁也沒推開他,兩個人像是拉鋸戰一般地,他死死地圈著我,我死死地試圖撇開他的雙手,弄到他手上都青紫一塊。
真不讓人省心。
他抱著我還在試圖給我講道理,大聲道:“你看你看,這樣你就會生氣,你總是這樣一下就生氣,是不是非要讓我騙你才好?” " !
"
他說的真是理直氣壯的,很有道理。
這麼多年時間了,他根本不懂,他根本什麼都不懂,好像我是為了這個事情生氣一樣。
他怎麼這麼可笑。


既然推不開他,我索性便任他摟著我了,瘦了這麼多,連腿都給骨折了,力氣還這麼大呢,真行。
我抬頭看了看頂上的燈,實在好笑地問了他一聲:“你倒挺可笑的,怎麼說來,我爸也算是你一個仇人了,怎麼,喜歡上自己仇人的兒子,是不是挺不孝的?” , !
蘇理仰頭看我,似乎有些著急地替自己辯解道:“這是我家跟你爸的事情,你又不知情,跟你無關啊。” "
好一個跟我無關,我實在沒忍住,下狠力推開了他,一個巴掌甩在了他臉上。
他大概被我一時打蒙,輪椅都後移著撞到了桌子上,差點翻了車。 , !

我氣的牙齒都快咬碎了,哆哆嗦嗦著抬手指著他一張臉,恨的頭都有些昏脹:“好一個跟我無關好一個跟我無關你他媽知道跟我無關是不是你他媽這麼多年黏著我就為了整死我爸是不是你他媽還有臉在這理直氣壯地跟我說話?老子幾年感情都草泥馬的喂狗了”
他一張臉上腫出了一個手掌印,表情還有些怔忪。, "
我瞪著他瞪著他,一雙眼睛瞪得都酸脹不已,感覺有水就這麼滾下眼眶,我伸手狠揉了一下,尤不解氣,上前揪住了他的衣領,一字一句道:“搞清楚誰是受害者好麼!老子才他媽是無辜的!你算計到我頭上,還想怎樣,要老子跪下來感謝你蘇理蘇大爺恩賜的感情麼!我操你媽的。”我實在有些無力,松了揪他衣領的手,“你給我發郵件賣什麼慘,最慘的難道不應該是我麼?”
我轉過身,只覺的淚意翻湧。 : !
我他媽,怎麼就喜歡上這樣一個傻逼了呢。

步子邁開兩步感受到後面一陣動作,實在無力再回身去看他情況,拉了幾個大步子就去扭包房的門。
聽到身後一聲倒地的聲音,接著是聲沉悶的哼聲,聽到蘇理在身後期期艾艾的聲音:“閔翟。”
我轉過頭,看他摔倒在地,正急切地爬起來,單腳跳著到我身邊,整個人都摔進我懷裡,死死地捏著我的衣服。
“別走了,別走了。”
還一會兒,突然像崩潰了一般:“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他抬頭望著我,一雙眼睛裡也是淚意翻湧著,勾的我眼眶也不由得濕了。 ,
我問他:“你真的錯了麼?。”問完自己倒先笑出來了,“你估計現在心裡正在罵我傻逼呢,一走就走三年,薄情呢,是不是,你怎麼會錯啊。” !
我看見蘇理抖了抖唇,摟著我的胳膊都抖了抖,我伸手抬了抬他的臉,告訴他:“就算你真的有錯,也錯在了你十幾年前招惹我的時候了。”兩根手指磨搓了一下他的下巴,“你跟我在一起幾千個日日夜夜,八九年的時光,有沒有哪一刻聽到我說我愛你的時候會覺得慚愧呢?”! :
他仰臉看我,一隻腳撐著自己的身子,大概讓他有些無力,身子有些軟倒在我的懷裡,他搖了搖頭,有些無措地開口說:“不、不要。”
, :
也不知道不要些什麼。 : ?
不要說了?:

我抬手擦了擦他滑下眼角的淚水,看著這張那麼多個早晨一睜眼就能看見的臉,笑死了:“不要什麼?你是不是這麼多年都不知道我在氣些什麼啊?”我真的要笑死了,看著他又滾下來的眼淚,伸手給他擦了擦,“別哭了。” : ,
你蘇理不是能麼,天塌下來砸到地球毀滅,人類都滅絕都不能哭的。
“以為我因為你把我爸送進去生你氣呢?氣到你胃出血躺醫院都不給你打個電話,氣到你車禍在重症病房都不火急火燎地來看你的,氣到你死了我都不會來看你一眼呢。”
“說我薄情呢,沒心呢,哈哈,我真的要笑死了蘇理。”

自己說到這個份上,倒真的沒忍住笑出來了,卻看他伸手扯下了我在他眼角抹淚的手,他自己揚手在我眼角撫了撫,啞著嗓子默然地對我說聲:“對不起。”" ,
聲音嘶啞地像是沙漠裡久不見水源的旅人。
, :
對不起,哈哈。 , ,
我他媽等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他一聲對不起麼。 ? "
真是他媽的賤。


! "
等胡曉蕭領著服務員端著菜進屋的時候,我已經把輪椅給蘇理推了過來,他坐在輪椅上,手還扯著我的衣服,一副怎麼都不讓我離開他的樣子。 " ,
索性坐在他身邊了,沒有胃口,也不怎麼想說話。
" !
倒是胡曉蕭落座之後,眯著眼睛看了我倆半響:“還是打了一頓啊,氣消了麼,氣消了就好好過日子唄,瞎折騰個什麼啊。”說著伸手指了指桌上的菜,“拿筷子啊,吃吃,趕緊都他媽給老娘吃飯,一個個瘦的跟什麼樣的。”
蘇理手透過椅子搭在我的大腿上,低垂著眼睛,突然苦笑一下:“沒,我欠揍呢。”
我拿了筷子拍在他面前,喊了聲:“賣什麼慘,要吃就吃,不吃就回家!” !
胡曉蕭瞪了我一眼:“什麼態度啊小閔同志,別嚇到我肚子裡的寶寶。”
我實在憋屈,默默無語地拿了筷子挑桌上的排骨吃,排骨砸吧著沒吃個味來,倒是被旁邊蘇理一雙狗看骨頭的眼神給弄得如鯁在喉。! !
瞥了他一眼,看見他正眼巴巴地看著我,接收到我望過去的目光,問了聲:“好吃麼?” ? ,
我沒說話,一筷子夾了塊不大不小的排骨,塞進他嘴巴裡去了,小聲道:“閉嘴。” :
他嘴巴含著塊排骨,眯眼笑了下。

鼓著嘴巴嚼了半響後,他把骨頭吐了出來,整個人都往我身上湊了過來,一副要黏在我身上的樣子,貼在我身上小聲告訴我:“我喜歡你的時候,根本不知道你是你爸的兒子。” : "
我聞言倒是整個人楞住了。
低頭笑了下,我真他媽是傻逼。
蘇理也他媽是傻逼。 !
, , ,
我揀了一筷子排骨再次塞進他的嘴裡,沒說話。
倒是被胡曉蕭瞥見,冷嘲熱諷著:“啊喲,這剛剛打架著現在就在孕婦面前秀恩愛呢,有你們這樣的麼,辣眼睛。” ,
蘇理笑了下,沒反駁,一隻手死活要往我手裡塞,我煩的要死,但也任他把手塞進我手裡,跟我十指相扣起來了。

吃完了這頓飯,胡曉蕭拎著自己老公就走了,說著兩個人要去約會,沒空管我和蘇理,沒等我張嘴罵一聲,開著車子就走了。
我看蘇理坐著輪椅著,肯定是沒法開車來的。
推著他的輪椅在街上走了好一會兒,我問:“去哪兒呢?”
他仰著腦袋看著我:“你不生氣了?”這麼個姿勢看了好一會兒我,遲疑著開口道,“你要還生氣,你揍我吧,我絕對不還手了。”他低下了頭,搓了搓自己的手指,聲音慢騰騰地悶了出來,“但是你別走了。”
“千萬別走了。”
!
我推著他走在路上,抬手摸了下他垂著的後腦勺,問:“現在去哪兒呢,回家麼,還是你已經搬家了?” ,
他仰頭看我說:“沒,我一直等你回來呢。”

我沒說話,推著他又走了一會兒,停下來,走到他面前直接蹲了下來,問他:“你愛不愛我?”
他說:“愛,怎麼可能不愛。”

怎麼可以不愛。

我伸手拉住他放在膝蓋上的手,告訴他:“我也愛你。”

誰叫我犯賤,他做出這樣的事情,我覺得,我還愛他。
好像只要他愛我,這樣就行了。
他承認他愛我,還有什麼事情過不去的呢。

蘇理扣緊了我的手指,低笑著說:“我都不想告訴你,你走的時候,我後悔死了,想著管他媽的那麼多呢,我要你就夠了啊。”
他笑了下:“賤的要死呢,一邊想著自己沒做錯,一邊巴不得跪在你面前叫你回來。”
? !
我抬起他的手,放在唇邊吻了下。
有些無奈:“算了,不想等到真的發生什麼了再後悔,就你這折騰自己的樣子,我再不回來,真的大概要後悔死了。”

感情什麼的,或許就是兩個人狼狽為奸,爛鍋配爛蓋什麼的,雙賤合併又怎麼樣,哪裡有外人說話的空間。
? !
我愛你。
我也是。 ,

算了,這就夠了。"

【番外完】

Comments

Private comment

Re: ...

> ???人家寫了一千多封信,對你愛了十年,你一走就三年呢?你爸不是自己做的工程?

很噁心對吧x_x

...

???人家寫了一千多封信,對你愛了十年,你一走就三年呢?你爸不是自己做的工程?

我去……

真心想吐槽……這文×^×不如不寫